清妾

第八百三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绾心 书名:清妾

    第八百三十章

    相比于外面的阳光明媚,暖里的光线暗了不少,落地罩前,还特地摆着一扇镂空的花鸟屏风,四爷就这样身上带着被子,坐在屏风后面,招呼着小七上前,却并不肯让她绕过屏风来,他倒不是怕将天花传染给小七,而是怕他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吓坏了年幼的小七,听苏培盛说,小七的精神状况很差,好似已经好些日子都没有睡好了。  .

    “府里头可有人亏待了你?”心疼小七的四爷不等小七坐稳,便急急问道,如果事为了保护好尔芙就害得孩子受了委屈,他怕是会后悔死,虽然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很低,毕竟府中主持中馈的人是德妃娘娘身边的毓秀姑姑。

    小七闻言,立马就哭了出来。

    她不顾苏培盛阻拦地冲到了屏风后面,扑到了四爷的腿上,哽咽着问道:“阿玛,没有人欺负小七,只是小七担心您、想额娘,您身体可还好,额娘是不是真的如琥珀说的活着?”

    说着话,小七抬起脸,伸手摸了摸四爷红肿的脸颊。

    她并不害怕容貌如鬼的阿玛,因为阿玛的眸子没有变化。

    只是四爷却往后躲了躲,同时命苏培盛取来泡过药水的帕子给小七擦手,低声数落道:“这么大的孩子,怎么还是这么爱哭,当真和你额娘一个样子,其实你额娘早就想要告诉你,也一直惦记着你,反倒是阿玛对不住你,不肯让她将她还活着的事情告诉你,怕别人现她还活着,又使出各种各样的阴谋手段害她……

    这些日子苦了你了,吓坏了你了,你别怪你额娘。”

    说了这场一段话,四爷忍不住咳了两声,他现在的身体很差,要不是收到张保的飞鸽传书,知道李氏竟然将小七带出府来,他早就喝过药睡下了,不过他也高兴着自己没睡过去,不然要是小七哭着走,他得是多么心疼……

    这般想着,他用帕子裹着手,不让自己碰到小七的肌肤,轻轻拭去小七脸颊的眼泪,扯着嘴角笑了笑道:“你额娘没事,她还好好活着,再过一阵就要给你生小弟弟了,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到家和小七在一块了。

    只是在此之前,还是要委屈小七一段时间……

    不过咱们小七是大姑娘了,应该不会哭着找额娘了,对吧!”

    四爷默默脸红着,他是真不适应这种说话方式,不过为了安抚情绪激动的小七,完成他做一个好阿玛的想法,他要只好学着往常尔芙哄孩子的语调说话了。

    只是他太过突兀的转变,弄得小七很是茫然。

    小七满眼懵懂地点了点头,吞着口水,低声说道:“阿玛,您还是不要这样说话吧,小七有点不适应,而且您看苏公公忍笑忍得那么辛苦,您就别继续折磨他了吧!”

    被祸水东引倒了霉的苏培盛,登时就红了脸,连连摆手。

    很不高兴的四爷,瞪着他哼了哼,冷声吩咐道:“你也别在这愣神了,去让她们都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爷这不需要她们伺候,留下小七在行宫陪爷说说话就行了!”

    可怜苏培盛被轰出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推到旁边去了。

    李氏哪里肯让小七在前面刷好感度,她见苏培盛领着小七进了暖,便找了个由头,避开了伊尔根觉罗氏,领着茉雅琦守在门边,她知道四爷的性子,兴许连见都不见她们就赶她们回去。

    为了不空跑一趟,她一直盯着暖里的动静。

    四爷吩咐苏培盛出来赶人,并没有特地压低声音,明知道苏培盛一说话,她就没机会留在行宫里找瓜尔佳氏,她自然不能给苏培盛说话的机会了,她拉扯着不大情愿这么丢脸的茉雅琦急吼吼地冲进门,揉着眼睛就哭开了,那副模样就好似死了爹娘般的伤心,口口声声都是心疼四爷,硬是堵得四爷说不出赶人的话,只好任她住了下来。

    好在还有小七这个可人疼的孩子陪着自己个儿……

    四爷略显宽心地安慰着自己个儿,只是他的精力不济,没有留小七说什么话,便倦倦地打了个哈欠睡下了。

    小心替四爷掖好被角的苏培盛,找到了在廊下等着的伊尔根觉罗氏,相比于张保和陈福两位能独当一面的大太监,苏培盛只是个很称职的执行者,眼瞧着李氏说话就要去小乌拉那拉氏,他全无主意的看着伊尔根觉罗福晋,略显慌张的问道:“老福晋,您看这事该怎么办呢,这李侧福晋过去和小乌拉那拉氏格格一说话,咱们瓜尔佳福晋还活着的事情,可就瞒不住了!”

    “怎么办?那还不容易!

    天花是什么病,那可是疫症的一种,小乌拉那拉氏格格一来就热昏倒,连带着和她一块过来的那些个仆妇,自然是要被挪到旁边院子去避疾,谁要是敢进去,那你就放她们进去好了,只是再想出来,那除非是大夫们说她们病愈了……”伊尔根觉罗氏拂了拂袖子,笑着瞟了眼在偏殿那边偷摸瞧着这边动静的琥珀,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冷声说道。

    这还真是个简单粗暴的主意!

    苏培盛顾不得去同情被染疾的小乌拉那拉氏,打了个寒颤,忙下去准备了,也亏得尔芙临走的时候,给苏培盛留下不少银钱打点,他这边大棒加甜枣的攻势,刚说动了行宫护卫守住院门,李氏就领着琥珀和其他两个宫女,拎着个朱漆食盒,笑吟吟地过来了。

    而就在苏培盛和李氏说话的工夫,另外一侧的院墙外,两个头花白的小老头鬼鬼祟祟地点燃了一小撮药末,眨眼的工夫,一抹青烟就顺着微风,徐徐吹进了院子里,别当秦大夫和韩大夫两个人是吃素的,他们虽说未必看得懂深宅大院里的那些勾心斗角,却不妨碍他们都是护短的性子,将瓜尔佳氏当成了自己人,眼瞧着瓜尔佳氏被逼躲出去,又听见伊尔根觉罗氏给苏培盛出的损招,他们俩眨巴眨巴眼睛,自动自地补全了缺口。

    别看这小撮药末不起眼,但是却是价值千金。

    这一点点烟尘吹进去,只要是碰见的人就会起疹子、高烧,病状和感染了天花的病人没什么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对身体无害,而且不需要吃任何药剂,三两天内就会康复,但是有这两个小老头天天下药,估计小乌拉那拉氏在四爷离开行宫前是好不了了。

    两个小老头瞧着风向变了,忙熄了火种,又将灰烬收拾干净,这才拍了拍手,秦大夫揣着罪证从后面的小路离开,韩大夫则迈着四方步出现在了苏培盛和李氏跟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清妾第八百三十章》,方便以后阅读清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