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75章 天龙(5)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天龙(5)

    看着几个起落,就消失在眼前的两个恶人。林雨桐有了强烈的紧迫感。就自己身上的这点武功,真跟高手打起来,都不是人家的一盘菜。

    大石上孩子的哭声惊醒了林雨桐,她赶紧过来,将孩子抱起来。这孩子生的白嫩可爱,也不知道是哪里偷来的。哭成这样,想必是饿了。这两人在,她倒是不好动用空间的东西。

    “姑娘,可要去找寻这孩子的父母。”段誉见她能出手救孩子,说话又有一股子磊落的侠义之气,就先生了三分好感,不由的上前问道。

    林雨桐叹了一声:“哪里都不及父母身边好,我自是要寻一寻的。这孩子的父母,总归在这无量山附近。”

    “可这无量山分布极为松散,找到怕是也不容易。”段誉说着,就将手里的扇子递给林雨桐,“姑娘不妨先去找找,若是找不到,就放出消息,只说孩子在天龙寺。姑娘带着孩子不方便,不如将孩子放在天龙寺养着。或许有一日他的父母就寻来也未可知。姑娘拿着我的折扇,自有人会收下这个孩子。天龙寺的高僧们慈悲为怀。定是会好好照顾这孩子的。”

    林雨桐挑挑眉,段誉的这个办法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她接过折扇,道:“那就多谢这位公子了。”

    “不过举手之劳罢了。不比姑娘能从‘无恶不作’叶二娘的手里救人。姑娘不光是救了这个孩子,至少三个月,她不会再杀孩子了。这就是九十条人命,姑娘功德无量。”段誉不好意思的道。

    林雨桐笑了笑,怀里的孩子哭得声嘶力竭,她也不好多呆,起身告辞。

    “在下段誉,这位是木婉清木姑娘。后会有期。”段誉拱手道。

    林雨桐带着孩子,也欠了欠身,“告辞。”说着,就全力施展轻功,离开了二人的视线。

    “还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珠子。”木婉清哼了一声。

    段誉摇头道:“这位林雨桐姑娘,看那礼仪,全不是江湖人。倒像是哪家的闺阁小姐。定是出身大家。”

    尤其是跟木婉清身上的野性一比,更显得仪态不同。

    却说林雨桐想将孩子带进空间,却发现带不进去。林雨桐也有些无奈。看来这空间还是限制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进入啊。

    她只能从空间里拿了牛奶热好,才拿出来。用勺子喂了这孩子。有找了棉布,裁了几个尿片。随身带着,给孩子替换。看来真的得先找找孩子家人了。自己带着他终归不是办法。

    只是在这附近找了十多天,也没有任何下消息。有那丢了孩子的,说的胎记又对不上。林雨桐只得放出消息,希望这孩子自己的父母能去天龙寺找寻。

    这才将孩子绑在身前,骑上马,一路往天龙寺而去。

    天龙寺是大理的皇家寺院,自有一番肃穆威严。林雨桐将折扇奉上,不一时,那迎客僧就去而复返,说是方丈大师有请。

    林雨桐心道:只怕是段誉的扇子起了作用了。

    天龙寺的方丈是本因大师,为枯荣大师的师侄。端是法相庄严。

    “不知道女施主在哪里见到这把扇子的主人。”本因请林雨桐坐下,才问道。

    “这位段公子跟一位姓木的姑娘的姑娘一处。该是去无量剑派附近救他的一位朋友去了。无量剑派跟神农帮起了冲突,又有四大恶人在里面掺和。具体因由我却也不清楚。因着这十几日都在找寻这孩子的亲人,故而,也不知段公子如今身在哪里。”林雨桐只能简单的将段誉的处境告诉他们。详细的她不是不说,是真的不知道。

    “多谢姑娘告知。不知姑娘来本寺,所谓何事。”本因大师皱皱眉,才看着林雨桐道。

    林雨桐将绑在身前的孩子接下来,“这是从叶二娘手里救下的孩子。实在惭愧,只能麻烦贵寺代为照看。我没寻到孩子的父母,只看着孩子以后的父母缘了。若能找来,请贵寺核实后,将孩子交还他们。”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本因打了一个稽首礼,“姑娘只管放心,这孩子在寺里,本寺定会妥当照看。”说着就招手叫来了一个僧人,“将孩子抱下去吧。”

    林雨桐有些不舍的将怀里的小家伙交托出去,“祝你好运吧,孩子。”

    看着孩子被抱下去,林雨桐见是本因脸上有愁容,她心里按着时间一酸,大概是段誉该是被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给抓去了。将他跟木婉清关在了一起。

    不过说来也十分的好笑,这木婉清明知道段誉是她的哥哥,还相信人家说的要将她们变成夫妻的话。好好的姑娘家,全叫当娘的给教坏了。

    当初看天龙八部的时候,林雨桐十分的不解,这段誉是延庆太子跟刀白凤的儿子。而段延庆跟段正明,段正淳的关系应该不远,大约该是堂兄弟的关系。要不然皇位轮不到他们。照这么算,段誉跟木婉清都是段家的人,两人的父亲是堂兄弟。说起来血缘该是极为亲近的。怎么到了最后,刀白凤反说可以结为夫妻呢。

    同姓血亲,哪怕出了五服。结为夫妻都是有些忌讳的。

    这么想了一遭,见本因大师没有告诉自己这里面缘故的打算,她也不问。问了也帮不上忙。再说了,人家是主角嘛。

    林雨桐不好多呆,就起身告辞。人家也没有挽留,打发了小沙弥将她送了出来。

    翻身上马,林雨桐不敢耽搁,就往前两天顺路打探到的神农帮的驻地而去。神农帮帮主司空玄攻占剑湖宫,被段誉所阻。因着办事不利,又承受不住‘生死符’的苦楚,已经跳崖自杀了。而神农帮自身也死的七七八八。这个时候,可不正是能趁虚而入的时候。

    别人不把这小帮派放在眼里,她却觉得还是有走一趟的价值的。

    神农帮也在无量山脉上,他们以采药制药为生。屋舍看着不及无量剑派,但也算是体面。

    林雨桐一直等到晚上,才瞧瞧的潜了进去。整个山庄,竟是不见半点灯火。林雨桐在里面转悠了半天,才朝第二进的正院走去。这里该是整个神农帮的核心。才进了院子,就听得正房里有动静。

    悄悄的凑过去,就听见是两个神农帮的弟子起了冲突。

    “……想一个人独吞,门也没有。”一个人哑着嗓子道。

    另一个人冷哼一声:“自是谁先得到是谁的。”

    林雨桐心下好奇,捅破了窗户纸往里面一瞧,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个方形的盒子。

    “这是咱们的立帮之本,你想据为己有,也要问问大家的意思。”压着嗓子的人又道。

    “大家,笑话!如今哪里还有大家。”手持匣子的人道。

    林雨桐心道:这该不会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吧。

    一时心中大喜。看两人的功夫一般,想着神农帮更善于用毒。倒不好大意。从空间里摸出一双皮手套出来,套在手上。才用面纱遮住脸。

    她猛地推开窗户,用麻醉、枪、击中其中一个同时,也跳了进去,双手搭在另一人的肩头,对方的内力瞬间就传到了身上。这人只比之前遇到的两个婆子的武功稍微弱上一些。倒叫林雨桐心道一声侥幸。那人身体的内力流失,手脚动弹不得,想要推来也不能。只眼睁睁看着眼前的女子抽干了身体的力气,然后眼睛一闭,就晕了过去。林雨桐将另一人手里的匣子先捡了起来,扔进空间里。才又吸干了这人的内力。倒是比刚才那个人的又强了一份。

    她也不杀人,只赶紧将这屋里的瓶瓶罐罐都收进了空间里。这都是好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林雨桐不敢耽搁,快速出了神农帮,闪身进了林子里。怕明儿这山上有人发现了她的踪迹,不好脱身。于是尽了全力,往山下狂奔。

    正奔的疾,突然身上的汗毛就竖了起来。这是被人盯上了。林雨桐十分相信这身体的直觉。在山林中,这个身体直觉的预警比空间的预警系统可可靠多了。那预警系统只在最危机的关头,才会发出警报声。可这直觉,却能告诉林雨桐,可能要遭受的危险。

    自己动作极快,不可能是动物。那只能是人了。

    被人盯上,倒不好马山闪身进空间了。她停下脚步,道:“哪位英雄,何必装神弄鬼。”

    突的不远处出现一个轻飘飘,恍若轻烟漂浮的身影。

    林雨桐马上撒丫子往密林里钻。这手功夫,除了穷凶极恶云中鹤,再不做他想。都说他的轻功数一数二,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但只要找个隐蔽的地方挡住视线,进了空间就好了。这货色,好色之极。她可惹不起。

    原来这云中鹤原本是抢了钟灵,谁知被钟万仇和岳老三给联手抢了回去。本是十分的郁闷,不想会碰上一个轻功不错的女娃子。只看那身形,就是美人。所以这才追了过来。。

    林雨桐想躲,但无奈这云中鹤的轻功着实厉害,跟她跟的格外的紧。自己的内力又比不得他,想来这般的耗下去,自己就先力竭了。

    甩又甩不开,躲又躲不了,打又打不过。

    林雨桐心思电转,突然转了方向,朝一处悬崖边上而去。

    实在不行就跳崖,反正自己跳着跳着已经习惯了。

    “美人,你可跑不了的。”

    林雨桐大惊,这声音怎的就如在耳边一般。

    顿时提了一口气,向前狂奔。眼前就是悬崖,林雨桐纵身一跳。可身体并没有下降,反而是被那云中鹤一把给揪住了。

    “美人,哪里就这般的想不开呢。”云中鹤哈哈一笑,手就要掀开林雨桐的面纱。

    林雨桐出于本能,一把抓住伸过来的手。却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内力朝自己的身体涌了进来。

    她一时大惊,这家伙的内力不是自己能吃得下的。可这内力完全不由自己控制啊。

    云中鹤同样大惊,这不是星宿老怪的化功*吗?

    他到底武功更高深一些,一掌朝林雨桐拍过去。空间系统滴滴滴的响了起来,林雨桐却无法动弹。云中鹤的手掌拍了过来,不过还没碰到林雨桐的身体,就被一股子强横的力量给震开了。

    林雨桐知道这是空间的防御系统。上次为自己挡开了李秋水在蒲团里设下的暗器。这回,却竟然能将云中鹤的掌力给挡住。

    而且不光挡住了,更是将云中鹤给震了出去。眼看他跌倒在地上,这可是大好机会。林雨桐的麻、醉枪瞬间就射了过去。

    良久,都没见云中鹤起来。林雨桐心里一狠,这家伙不知道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今儿就收拾了他又如何。

    这般想着,就从空间里拿出从神农帮顺出来的一瓶药。这药叫做千日醉。吃了它的人,十天半月都清醒不了。自己正好慢慢的炼化他的内力。

    给云中鹤喂了药,就将她拖进了一处不大的山洞里。然后自己就赶紧刚才吸收的内力炼化了。又再次出来,控制着吸收一部分,再次进去炼化。如此反复了数次,只觉得内力如奔涌湍急的河水一般。

    林雨桐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几日,这一日从空间里出来,却不见了山洞里的云中鹤。

    这让林雨桐大惊失色。这家伙的内力被自己吸收的差不多了。没想到还有本事逃跑。

    还是太小看这些江湖人的手段了。自己在经验上差得还太远。不过好在,这家伙一直没看到自己的正脸。又加上他的内力尽失,短时间内不敢在江湖上露面了。要不然,找他报仇的人能将他给活撕了。

    就算将来认出自己的身形和武功,也不怕他。如今,以自己的内力加轻功,就算是遇上段延庆,也未必没有从她手中逃脱的机会。

    这北冥神功好是好,可却不能光明正大的用。唯一能用的凌波微步,却没有攻击性。看来,还得想办法再找秘籍才成。

    下了山,就把黑旋风收了起来。这家伙太打眼。平白招了别人眼馋。

    心里想着要找武功秘籍,又想找灵鹫宫,看来,是得离开大理了。临离开前,林雨桐想去天龙寺,看看那个孩子。

    到了天龙寺,在门口就遇见了一伙子人抬着段誉要进门。

    看段誉面色都肿了起来。林雨桐心中一动,这家伙明显是吸收的内力多而杂,没有进行炼化而已。她知道自己所说的炼化,只要靠着精妙的内功心法,马上就能气引丹田。不需要像自己这般,方法笨拙,费时又费力。但这有什么办法呢。那内功心法,是各门派的不传之秘。能上哪里找呢。不过,她确实有点眼馋段誉身上的内力,就忙出声道:“段公子,你怎的如此莽撞。”

    众人扭头,这才看见一个一身杏色衣衫的貌美的姑娘。就都不由的看向段誉。这世子爷跟王爷一样,也是个四处留情的。这不是,又遇上一个。

    段誉听着这声音耳熟,睁着眼睛一看,是林雨桐,忙笑道:“林姑娘,一向可好啊。”

    林雨桐就皱眉道:“你强行纳入如此多的内力,如今可是遭罪了吧。”

    段誉眼睛一亮,想起林雨桐的运起轻功的身影,可不正是凌波微步。就说自己当初练成的时候,觉得在哪里见过呢。那么眼前的林姑娘,应该跟自己有师承上的渊源,也该是知道神仙姐姐的。

    另一边的保定帝段正明和镇南王段正淳听了这话,就眼睛一亮。莫不是这姑娘知道誉儿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一中年美男子就道:“敢问姑娘可有办法医治。”

    林雨桐还没有答话,另一人就先一步说道:“里面说话。这里多有不便。”

    林雨桐欠身示意,礼仪周到。

    本因大师听说了来意,忙将人引进了禅房。

    林雨桐一看座次,大概就猜出了,做主位的八成是段正明,陪坐的事段正淳。

    就听段正明问道:“姑娘可有办法医治。”

    “我需看看才能确定。”林雨桐起身道。

    段正淳马上就站起身来,“姑娘请便。”刚才听儿子和这姑娘说话,该是旧识。又有自己等人在一边看着,该是无碍的。

    林雨桐将手搭在段誉的胳膊上,才一运功,就赶紧撤回来。这货到底吸了别人多少内力啊。

    “如何?”段正淳问道。

    林雨桐朝段正淳点点头,“看来我跟段公子在师门传承上有一些渊源。我试试看。”

    只要将内力分一部分出来,不说一半吧。只要一小部分,自己都在内力上都能上一个台阶。。

    “扶他起来。”林雨桐说道。

    段誉睁开眼:“林姑娘,该……”

    “不要说话,控制内力。”林雨桐盘腿跟段誉面对面坐下,“释放少商穴……”

    才一说完,段誉眼睛就一亮。不知道北冥神功心法的人,断断说不出这话。

    两人手掌一接触,段誉体内的内力就喷薄的涌了过来。比林雨桐想想的还要强大。林雨桐控制着内力,一点一点的过度,即便这样,才短短时间,额上就已经见汗了。

    段正明在一边看出了端倪,请了几位高僧护法。将手背搭在两人的背上。

    林雨桐只觉得一股子暖洋洋的感觉顺着周身的经脉游走,然后归于丹田。一时心中大喜,这是引气的法门,也就是一种高深的内功心法。她心里欢喜,但也不敢多想,只不停的将顺着这条路线运转内力,等纯属之后,才觉得以前的方法有多危险。自己将内力存于四肢百骸中,只有一小部分引入了丹田。要不是今儿阴差阳错的被段正明引上了正途,只怕真要爆体而亡了。

    这个人情可不小啊。

    她收敛心神,慢慢的如定了。等再次睁开眼。只觉得气血充沛,浑身轻盈。她本就吸收了不少内力,又有云中鹤二十年的内力。只是不会存储不会用罢了。她起身,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是已经被汗湿透了。林雨桐去了内室,闪身进了空间,冲了澡。找了一身跟身上这件一样的换上。毕竟自己没带包裹,贸然换了衣服,岂不奇怪。

    整个天龙寺看不到僧人,这让林雨桐十分的奇怪。听着前面传来声响,她赶紧跑过去。

    看着异族打扮的大和尚,林雨桐心里一跳,这该不是鸠摩智吧。

    突然,火光大亮,原来是枯荣大师将六脉神剑的剑谱给烧了。林雨桐心道:这鸠摩智想去燕子坞,为的是慕容家的还施水阁里的藏书。而曼陀山庄,又有王夫人从无量山搬过去的‘琅嬛玉洞’。自己内力不错,但却没有攻击的招数,显然是不行的。这两处可汇集了天下的武学典籍。哪怕得上一本,也行啊。

    虽然觊觎别人的东西实在算不上光明。但他们这些藏书难道就是别人双手奉上的不成。还不是偷来的抢来的。自己虽然不是君子,但谁又比谁好多少呢。顶多是黑吃黑罢了。

    但这两个地方都是水路,哪里是那般好进的。就算是秦红棉和木婉清,不也没找到曼陀山庄在哪吗?

    没有鸠摩智领路,只怕还真不行。

    还真得想个办法跟上这个大和尚才行。

    这边她一个人思量的挺热闹。猛地听见鸠摩智哈哈大笑:“……请陛下屈驾,赴吐蕃国一叙。”

    这番变故,不光将下面的众人吓住了。也唬了林雨桐一跳。段正明之前还传了自己内功心法,这个恩情可大了。断不能叫一国皇帝受被俘虏的屈辱。

    就听段誉道:“放开我伯父。”然后人影一飘,就朝鸠摩智而去。

    段誉的六脉神剑用出来,果然威力无边。林雨桐用麻、醉枪瞄准鸠摩智,射了过去。却只射中了左臂。

    这里都是高手,哪里看不出来有人偷袭了鸠摩智。鸠摩智也确实不是一般的厉害,只在左臂两个穴位上一点,就制止了麻醉剂向别处扩散。然后猛地跃起,朝林雨桐而来。林雨桐如今的内力深厚,运起轻功就躲,但还是被鸠摩智扯住了衣袖,一截袖子就被拽了下来。

    这让林雨桐好不懊恼。这大和尚和忒得厉害。

    就听鸠摩智笑道:“大理镇南王果然风流多情,只怕这也是一位沧海遗珠吧。”

    林雨桐低头一看,原来是胳膊上的伤疤漏了出来,白生生的胳膊上,那个‘段’字显得尤其的狰狞。

    奶奶的!绝对是意外。林雨桐没法子,想起裙子是三层,光是裙衬就有两层。她干脆将裙摆撕下来一片,围在胳膊上绑定了,才不那么尴尬。

    段正明已经被人挡在了后面,此时也不由的拨开人群。段正淳也盯着林雨桐的脸瞧。他的女人多了,哪里记得都有谁。见这姑娘浑身带着英气,容貌也极为姣好。就先肯定了几分。

    林雨桐笑道:“众位别误会。我身上这个是仇人的姓氏。如今仇人已经被杀了。这个仇人跟大理皇家没有丝毫关系。”

    可是谁信呢。

    林雨桐顿时就像是被狗血淋了一头一样。

    正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觉得身体一股子大力传来,跟着就双脚离地,飞了出去。

    耳边还有段誉喊救命的声音。

    接着就听见鸠摩智朗声道:“请镇南世子和郡主跟在下走一趟。”

    靠!奶奶个郡主!当事人都没人认,这货倒给了自己一个头衔。这空间的系统太坑爹,不危及性命就不提醒。自己是想跟着鸠摩智,去还施水阁看看。但也不想要这个方式啊。

    另一边的枯荣大师阻止了要追赶的人,“少年人受点磨难未尝不是好事。”

    段正明应了一声,才看向段正淳道:“那姑娘姓林,你可知道来历了。”

    段正淳苦笑道:“实在是想不起来。但是应该是……错不了的。”

    段正明一叹道:“本是看着她跟誉儿是同门的份上,传了内功心法。不想还真是没传错人。这姑娘礼仪规矩都是上乘的,人也知道感恩。听说还从叶二娘手里救了个孩子出来。性情人品本事都没话说。”

    这还是皇兄第一次用肯定的语气评价他的私生女。

    “可人家不认啊。”段正淳就道。

    段正明却没有说话,转身去了禅房。

    却说林雨桐被鸠摩智这个和尚,给点了穴道,内力一点也使不上来。如今又被绑在马背上,差点没把五脏六腑给颠出来。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啊。

    大意了!实在是大意了。晚上好容易到了客栈,却被他点了身上的几处穴道,顿时身上就一阵钻心的疼。

    就r听鸠摩智对段誉道:“只要你将六脉神剑的剑谱写下来,我就解了这姑娘身上的穴道。你忍心看着人家姑娘受这样的苦楚吗?”

    林雨桐将空间里的止疼药,拿了出来,悄悄的塞到嘴里。然后对段誉摇摇头。

    段誉见林雨桐只是起初有点痛苦之色,如今已经全然不见。心里一安。鸠摩智见林雨桐面无异色,心里就有点忌惮,他看不出来她的门道。

    就比如那暗器,速度之快,是绝无仅有的。依照自己的身手竟然躲不过。这实在是不可以常人猜度。自己虽然封了她的穴道,但暗器这种东西可是让人防不胜防。他心里对这种暗器的门道还是有些向往的。只等着逼迫了段誉,就来逼她交出暗器。没想到她身上的门道不止这一桩。可见这世上的武学之精妙,之浩瀚,远不是自己能见识完的。

    这一路走,一路拷问。林雨桐又一次被带到了姑苏,

    离开姑苏都有六年了。

    突的想起在姑苏城外,乔峰送别的场景,不由的会心一笑。等这边的事情了解之后,不如去寻了乔峰如何。

    鸠摩智笑道:“这位林姑娘可真是乐天之人,都到如今了,还能笑的出来。”

    林雨桐看着碧波荡漾的湖面,就笑道:“如此美景,我如何不笑呢。”

    段誉当林雨桐是自家姐妹。只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又因着两人师承一脉,自是比别人亲近几分,就接话道:“正是,正是。江南美景,比之大理,又是不同。”

    话音才落,就听湖面上传来歌声。端是优美动听。远远的望去,一条小船从湖面上驶来。林雨桐只觉得,这幅画面真是难以描摹的美。

    小船近了,一绿衣姑娘笑着从船头站起了身。才要问什么,可看着林雨桐的脸就顿住了。眼神十分的奇怪。

    “姑娘可知道参合庄怎么走?”鸠摩智问道。

    那姑娘看了鸠摩智一眼,才笑道:“外人可不知道参合庄的。”边说,边用眼角瞄向林雨桐。连段誉都看出了端倪,也不由的看了林雨桐一眼。

    林雨桐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等坐在船上,林雨桐实在受不了她的视线,就问道:“姑娘叫什么。”

    “我叫阿碧。”阿碧又看着林雨桐,不住的打量。

    果然。林雨桐笑了一下。就不言语了。放眼望去,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湖面。这叫林雨桐嫉妒极了。这慕容家还真是会选地方。易守难攻,住在这里真是安全无虞啊。

    再往前走,水面上荷花盛开,接天莲叶铺排开来。风吹过,更是犹如舞蹈一般。不由让人心情大畅。

    这该是太湖吧。水路如同棋盘一般,经横交错。处处又都相差不多。根本就记不住路径。

    在船上晃悠了两个时辰,才到了一处小岛上。岛上只有小巧的几处房舍。林雨桐自然知道这不是给慕容复住的。而是阿碧阿朱这些丫头临时的居所。不过,这慕容家的待遇着实不错啊。

    才上了岸,林雨桐就觉得又多了一道视线盯着自己。她心里暗晒,看来怕什么来什么。

    许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阿朱并没有起了戏弄鸠摩智的心思,而是迎了出来。这一站在对面,林雨桐就知道自己又猜对了。这阿朱的脸,跟自己有七八分相似。只阿朱看着柔和,而林雨桐看着凌厉。因此,不会叫人认错。猛一瞧,也只有五六分相似。

    但要说两人不是姐妹,都没人相信。

    段誉瞧瞧这个,又瞧瞧那个。突然对阿朱道:“不知姐姐臂膀上是否也有一个‘段’字。”

    “公子如何得知。”阿朱说完,然后看向林雨桐。又看向林雨桐被布条裹着的胳膊。“难道……”

    段誉看着林雨桐道:“这下没法否认了吧。”

    鸠摩智顿时就戒备了起来,这可真是没想到碰见了人家自己人。就冷笑道:“看来我还真是做了一件好事,叫人家姐妹团聚了。”

    林雨桐嘴角都僵硬了。她现在的情绪实在说不上好。只扭头道:“那照你说,我还得谢谢你了。”

    阿朱看出这两方的敌对之态来,就稳下心神,道:“远来是客,里面请。”

    几人进了水榭,阿碧就端着茶点出来。

    这总算遇到一顿正常的饭菜了。林雨桐自然是不客气,端起茶就喝,拿起点心就吃。段誉在一边吃的也兀自香甜。只鸠摩智却不敢面前的东西。

    林雨桐就笑道:“要是你不放心,咱俩换换。我还指着你解开身上的穴位呢。”

    鸠摩智是看着林雨桐吃的,自然更放心她吃剩下的一份。

    阿碧起身笑着给两人换过了。鸠摩智这才拿起吃了。见林雨桐一点异色都没有吃着换过之后的东西,才松了一口气。可一边的阿朱却看见林雨桐拿点心的时候,袖口快速的动了一下。

    果不然,鸠摩智猛地顿住了。林雨桐拉了段誉一把,同时向后飘去。

    别的药不好用,只有这个是上辈子苏大夫无意间做出来的。无色无味,服用之后奇痒难耐。

    “大和尚,解了我们的穴道,我给你解药。要不然,你非抓破了你身上所有皮肤,放在辣椒水里浸泡两天不可。”林雨桐威胁道。

    鸠摩智一掌下去,桌子被拍的四分五裂。

    “解药拿来……”鸠摩智说着,突的就顿住了。这痒痒仿若是从心里钻出来,就算怎么抓也不管用。

    对于他这样的人,疼痛是不怕的。但是痒痒的滋味可不好受。

    鸠摩智伸出两只手,运功一震,林雨桐觉得身上一松,如同枷锁被解。看了一眼段誉。段誉点点头。

    “这边。”阿朱在水榭的外面喊道。

    原来早已经有船等着了。

    两人跳上船后,林雨桐才喊道:“跳进水里,药性自解。”

    马上就听到水里‘噗通’一声响。

    段誉就笑道:“阿朱姐姐怎么想到准备船。”

    “要是这位……姑娘有办法,只怕在路上就对大和尚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可见那药性必然不是姑娘说的那般。”阿朱说着话,就朝林雨桐看来。

    果然聪明。林雨桐点头道:“药性只能持续一刻钟,就会消失了。我要是在路上下手,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咱们跑不掉的。”关键是没人带着自己到燕子坞来了。

    “那怎么说是泡在水里就解了。”阿碧问道。

    段誉一笑,就道:“那大和尚是旱鸭子。如今只怕还在水里扑腾呢。哪里还能追咱们。”

    说的几人就笑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75章 天龙(5)》,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