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88章 天龙(17)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天龙(17)

    林雨桐没有向众人解释,她其实心里也是没有底气的。况且,这怎么解释,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不管行不行,但这都值得尝试。一方面她派人收购羊毛,另一方面,又派人往南边去,采购日常消耗品。同时,她又让人在山下,建造羊毛处理厂。灵鹫宫的地盘,最不缺少的就是女人,只要将羊毛纺成线,染了色,那就是保暖的好东西。

    想要将这计划执行下去,肯定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只有尝试着去做。即便最后什么也改变不了,她也问心无愧了。

    这灵鹫宫,虚竹只住了三天就回了少林寺。实际上,林雨桐一掌门的身份,也能掌控灵鹫宫。等将事情安排下去,林雨桐就进了灵鹫宫的书房,开始整理有用的药方。有些药材,在现代已经没有了,就算将药方传回去,也没有什么用处。这一部分,肯定是要去掉的。更有一些是害人的□□,林雨桐一点都不敢传回去。这东西一旦流出去,害人可不浅。还有一些,比如给阿紫换眼睛的手段,是需要配合内力功法才能做到的。这一部分,也是无用的。

    但对人体有好处的丹药,林雨桐也要仔细甄别。有些是给习武的人服用的,对于普通人却未必有好处。

    药物跟其他的东西不一样,要慎之又慎。这些药方的甄别,不是三五个月能完成的。就是三五年也未必。也不急于一时。

    在书房耗费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余婆婆就道:“掌门,距离九九重阳节不远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启程,无少林了。”

    差点忘了这事。

    林雨桐点点头道:“正好,咱们这次也将你们主子给接回来。”

    余婆婆知道林雨桐说的是虚竹,就笑道:“梅剑和竹剑护着主子,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林雨桐一笑,就算他不愿意回来,人家少林也不愿意要他了。

    “我先走,你带着人慢行就好。”林雨桐想用空间,所以,不愿意与人同行。

    余婆婆以为林雨桐有私事要办,就应了下来。掌门的事情,还是少打听为好。

    下了缥缈峰,一路不疾不徐的往少林寺而去。路上也三不五时的有些小帮派,急匆匆的往少林赶去。

    “听说,丐帮出了一位新帮主,也不是知道,比起萧峰,如何?”

    “听说此人跟聚贤庄有些瓜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谁知道呢?反正是个年纪不大的后生。以前倒是没见过。”

    林雨桐心里松了一口气,阿紫没对游坦之做出过分的事情就好。如今,想必她跟在游坦之身边。这次,她的心里没有住进去萧峰,也不知道跟游坦之之间怎么样了。

    原本以为,在路上能碰上几个熟人,谁知道一直到山脚下,都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

    她也就不在路上耽搁,一路往少林寺而去。对于外面这些没有悬念的争斗,林雨桐对少林寺藏经阁的扫地僧更有兴趣。

    之前,她一心想要少林的易筋经。当然了,现在也想要。但以前是为了自己练,如今则是为了收藏的。

    逍遥派的武功,属于道家功夫。但少林功夫,却是佛家功夫。

    鸠摩智好似就练了易筋经,但他本身是会小无相功的。两厢冲突,差点走火入魔。

    不想刚走了几步,身后就有人喊道:“彤儿……”

    她没意识到这是喊自己的。只扭头看见阮星竹泪眼蒙蒙的时候,才知道她口里的彤儿是谁。

    林雨桐拧了拧眉,微微点头,就作罢了。继续往前走自己的路。

    远远的还能听见阮星竹道:“这孩子,还是不肯原谅我这当娘的。”

    林雨桐就想冷笑。整天陪着男人,哪里还记得自己有几个孩子。

    段正淳就道:“彤儿如今是一派的掌门了,在人前可不要如此了。”

    再说什么,林雨桐就懒得听了。

    突听得人群中谁喊了一声,“星宿派的丁老怪跟丐帮的帮主打了起来。快去看啊!”

    谁不想看这样的热闹,况且,大家对丐帮的帮主都听好奇的。

    林雨桐心里一跳,这八成又是为了阿紫。于是她飞身跃起,朝声音传过来的地方而去。

    “这是谁啊?轻功这里厉害……”

    众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人就不见了踪影。

    跟在段正淳身后的朱丹臣就道:“林姑娘比上次属下见到她的时候,功夫又进益了。”

    段正淳脸上露出喜意,就道:“如今,只怕我也不是她的对手了。”

    林雨桐往山上又奔了五里,就听见敲锣打鼓鼓吹丁春秋的声音。

    “小阿紫,你是自己乖乖的过来,还是为师我请你过来?”丁春秋的声音透着威严和不悦。

    阿紫道:“什么师傅?我早不认你做师傅了!”

    “你敢欺师灭祖!”丁春秋就道。

    “什么欺师灭祖。这不是跟师父你学的吗?师父不就是欺师灭祖第一人吗?”阿紫伶牙俐齿的嘲讽道。

    丁春秋呵呵冷笑,“好好好!你还知道的不少。你这是逼得为师要清理门户了。”

    说着,伸出手掌,一股内力就朝阿紫而去。

    “我倒要看看,今儿是谁来清理门户。”林雨桐笑着接过话。

    阿紫眼睛一亮,“姐姐救我!”

    林雨桐同样使出内力,将阿紫吸了过来。

    丁春秋心里一惊,此人是谁,内力怎如此深厚。再一看,可不正是在天聋地哑谷拍了自己一掌的人吗?但当时是她跟一个小和尚合力,没想到这才半年的功夫,内力就如此精进。

    林雨桐伸出带着七宝戒指的手,“我今天就先清理门户。”

    此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看着两人打斗。招招凶险,都取对方的命门。可偏偏姿态又如同舞蹈一般,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这也算是将暴力发展成了美学吧。

    林雨桐缺少经验,刚开始还有些吃力。但越打,内力的优势越是明显。再加上林雨桐慢慢的熟悉了对方的招数,也越发的得心应手起来。

    她不敢太碰触这老家伙的身上,毕竟,毒这东西,叫人防不胜防。伸手捞了一把石子,灌注了全部的内力朝丁春秋射去,几次三番之后,终于有一枚棋子,穿过了他的喉咙,丁春秋顿时就向后倒去,抽搐了两下,就咽气了。

    周围‘哄’的一声,就沸腾了起来。这姑娘年纪轻轻,好厉害的手段啊。丁春秋可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今日就这样命丧此地。

    众人难免就起了敬畏之心。星宿派众人,更是向后溜去。

    少林方丈玄慈就走了过来,道:“阿弥陀佛。”

    林雨桐就道:“清理本门逆徒,脏了少林的地方,实在叫人过意不去。”

    玄慈还没有说话,段正淳就扬声道:“这丁春秋乃是武林的祸患,林掌门替中原武林除了这一害,正是大家求之不得的好事。”

    话音一落,就想起一阵应和之声。林雨桐朝周围拱拱手,谢了众人的声援之意。

    对于玄慈,林雨桐一样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一件事情是他既然跟叶二娘生了孩子,而且产婆都是他找的。他怎么就不能还俗好好的照顾女人和孩子呢。那时候他还年轻,肯定还不是方丈,也无所谓影响不影响少林寺的名声。第二件事,就是叶二娘杀害婴孩的事。他作为少林的方丈,怎么不知道叶二娘的恶行。既然知道,他可曾阻止过。相信只要他阻止,以叶二娘对他的感情,肯定是愿意听从他的话的。他嘴里唱着佛号,口里说着慈悲,但是哪一点有慈悲之心了。三一个就是原著了那些为了维护带头大哥而死的人。别人因为维护他而死了,他为什么不早点站出来。承认自己的失误,就那么艰难吗?艰难到间接的害死了好些人命。这样的慈悲,真是讽刺。

    有时候越想,越觉得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人,都有黑与白的两面。

    “姐姐,姐姐!”阿紫扑过来,一把抱住林雨桐的胳膊,“姐姐,我打不过他,你替我去打他。”

    林雨桐顺着阿紫的手看过去,原来是站在丐帮前面的游坦之。

    丐帮众人对林雨桐可谓是熟悉的。谁也没想到当年被骂作妖女的她,手段这般的犀利。

    当全冠清跟林雨桐的视线装上,全冠清本能的向后一躲。林雨桐觉得这个人还真是了得,到现在,丐帮的众人非但没将他治罪,仿佛人家还混的更好了。

    游坦之其实长得还算是清秀,见林雨桐看他,他还有些小紧张。“在下……在下……绝对没有欺负阿紫姑娘。”

    “游帮主客气。我这妹妹我自己知道,最是顽劣不堪。最近一段日子,只怕没少给你添麻烦。”林雨桐客气了一句。

    游坦之看了阿紫一眼,就道:“阿紫姑娘很好,是在下……”

    阿紫‘哼’了一声,拉着林雨桐就朝一边去,“姐姐你不疼我了,也不来找我。还不替我报仇。”

    “你不是自己走的吗?”林雨桐瞪了她一眼,“没出事算你命大。”

    正说着话,就听阮星竹喊道:“阿紫!”

    阿紫早就看到段正淳和阮星竹了。她只往林雨桐身后一躲,不愿意过去。

    “你先去,要不然一会再动起手来,姐姐顾不上你。”林雨桐就道。

    阿紫这才一步一回头的往那边去了。

    “你姐姐怎么不过来?”阮星竹问道。

    阿紫翻了个白眼,道:“你也没叫姐姐过来啊。再说了,她忙着呢。”

    阮星竹回头一看,才见林雨桐跟一对持剑的女子说话。这大概就是逍遥派的人吧。

    这事一出,林雨桐就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了。想去藏经阁,只怕是不能了。

    等她问了余婆婆灵鹫宫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回过头来,才发现,游坦之和鸠摩智打了起来。

    “……没想到,堂堂的丐帮帮主,却不用丐帮本门的武功。在下还想见识见识降龙十八掌呢。”鸠摩智十分可惜的道。

    话音才落,就听见远远的有声音传来,“是谁想见识降龙十八掌!”这声音伴着马蹄声而来,平白多了几分金戈铁马的肃杀之气。

    众人不由的望去,就见马上一道人影,伴随着龙吟声,迎面而来。

    掌风一到,鸠摩智面色一白,捂着胸口,连推几步。

    “乔帮主!”

    “乔帮主!”

    ……

    丐帮众人,连同几位极有分量的长老,都朝萧峰喊道。

    萧峰抬手,丐帮的声音顿时就停了。

    围观的众人心里就明白了,萧峰在丐帮中的地位,不会因为他不是帮主,他变成了契丹人就有所改变。

    “在下是契丹人萧峰,不再是丐帮的帮主。”萧峰拱手道。

    众人还是没有一言,只看着萧峰。

    萧峰的心里正不是滋味,就见一道人影闪电过的扑了过来,“大哥,咱们兄弟又见面了。”原来是段誉。

    萧峰哈哈一笑,“原来二弟也在啊。等今天的事情一了,咱们兄弟好好的畅饮一番。”

    “好啊!大哥。”段誉应了一声,就小声的问道:“大哥跟林姑娘到底怎么了。林姑娘也在,大哥该去瞧瞧。”

    萧峰没抬头,就道:“今儿是为了了解一件家事,不好牵扯旁人。二弟只管一边看着就好。”

    “大哥这说的是什么话。咱们是兄弟,哪里能扔下哥哥不管。”段誉语气焦急诚恳。

    林雨桐自然也看见萧峰了,不过也看见被契丹武士保护在中间的阿朱了。

    她没有上前,只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就见全冠清站出来道:“萧峰以前是丐帮的帮主,但现在确实辽国的南院大王,掌管着辽国半数以上的兵马。咱们顾念着旧情,敬重他是英雄,是汉子。可等到辽国南下的时候,不知道这位南院大王会不会顾念旧情,眷顾咱们大宋的百姓。”

    “不错!”从人群站出来一个人来,“在下聚贤庄庄主,敬佩昔日里英雄了得的乔峰,但却不能放辽国的南院大王萧峰。”

    聚贤庄平日里就聚集不少武林人士,此时有人说话自然响应者云集。

    林雨桐估计,是不是萧峰在丐帮帮众的地位实在是太特殊了,严重影响了游坦之这个新帮主。所以,聚贤庄才出来说话的。

    这眼下的形式,倒是对萧峰人人得而诛之。

    林雨桐觉得十分的可笑。一个辽国的南院大王,那是需要大宋朝廷礼遇的。你一群武人,就敢挑起争端。不要说要了萧峰的性命,就是今儿只要敢有人对萧峰动手,这就是战争的借口。

    什么口口声声的维护大宋的百姓,就这脑子。林雨桐对这些人真是失望透顶了。

    林雨桐轻声对余婆婆吩咐了一声,逍遥宫的众人就将萧峰带来的人全都围在了里面,意思十分的明显。

    萧峰本来跟段誉在说话,对全冠清的话只当是放屁,半点不放在心上。他背对着林雨桐他们,还是段誉提醒,他才回头,就见一群女子将自己带的人护在了里面。

    “那是逍遥派的人。林姑娘是逍遥派的掌门了。”段誉解释道。

    萧峰这才朝远远的站着的林雨桐看去,一身白衣,裙摆上是一只只火红的蔷薇。

    他轻轻的朝她点头,什么感谢的话都不说,也不用说了。

    慕容复看着周围,被煽动起来的人,就微微一笑,站出来道:“萧大侠,在下素来仰慕兄台。可如今大义当前,我却也只能来领教兄台的高招了。”

    “慕容公子,我大哥与你齐名,如今,你不觉得你在乘人之危吗?”段誉皱眉道。

    这就是姑苏慕容复了。

    萧峰一笑,道:“你不找我,我还正要找你呢。咱们还有许多恩怨,今儿索性就说清楚。”

    段誉回头又看了一眼萧峰,他就闭上嘴了。今儿这事,看来还有许多,都是他不知道的。

    阿朱从马上下来,她再是没有想到,这两人之间的见面是这样的场景。

    慕容复十分的不解萧峰的意思,正要说话,就听鸠摩智道:“我也是慕容博老先生的故人,今儿要是有人跟他的公子为难,那在下,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全冠清道:“我丐帮自是以大义为先。”说着,就推了一把游坦之。

    慕容复心道:“自己的武功跟萧峰该是在伯仲之间,又有两人助阵,拿下萧峰,统领中原武林,未尝不可能。”

    全冠清又站出来道:“大理段王爷,今儿您这是帮谁呢。”

    “我大理只是边陲小国,无心,也没有能力参与宋辽之争。但我儿与萧峰是八拜之交,在下两不相帮。”段正淳看了一眼段誉道。

    全冠清又看向林雨桐,道:“逍遥派不是我中原门派,也该不会插手我中原之事吧。”

    林雨桐笑道:“中原之事,我不掺和。”她的话音一落,众人刚要松一口气,就听她又道:“但我掺和的是我大哥的事,这该与你们无关。”

    全冠清一噎,就看向少林的方向,道:“少林寺一直是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该是与咱们共进退才是。方丈大师,在下说的可对。”

    林雨桐一笑,这是想叫方林来牵制自己,叫慕容复他们放心的对付萧峰。这个人的智谋,总是有些值得称道的地方的。

    玄慈闭上眼睛,“阿弥陀佛,这个自然。”

    萧峰朗声一笑,对段誉道:“看来,哥哥今日生死只在顷刻之间了。”说着,拉了段誉,朝契丹武士的方向,喊了一声,“拿酒来!”

    就见那水囊抛起,萧峰一把抓住,“兄弟,咱们喝个痛快,再大杀一场。”说着,又对段正淳喊道:“大理段王爷,令嫒千金在此,请带回去吧。”

    这说的是阿朱!怕动起手来,伤到了阿朱。

    “大哥!”阿朱面色一变,咬着嘴唇,摇摇头。

    阮星竹就喊道:“阿朱!回来!”

    萧峰一把托住阿朱,将她送到段正淳的身边。这足以叫她在这乱糟糟的情形下,不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段誉拿着酒囊,灌了一口,又递给萧峰。正喝的痛快,虚竹就跑了出来,“大哥,三弟,喝酒怎么不叫我。”

    慕容复当即就变了脸色。这小和尚的手段,他也是见识过的。

    萧峰连虚竹是谁都不知道,段誉就道:“大哥,我们结拜的时候讲您给结拜进去了。”

    这事办得……

    萧峰一笑,就道:“今儿我萧峰,性命就在顷刻之间。还有兄弟并肩……”又转头看向林雨桐,“知己相伴,就是死,也死而无憾了。”

    段誉拉了虚竹,“咱们拜见大哥吧。重新给大哥行礼。”

    说着,两人就跪了下去。

    萧峰跟着往下一跪,“今日我萧峰……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虚竹……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段誉……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林雨桐跟众人一起,见证了这么一场特殊的仪式。说心里话,她挺感动于这样的生死之情的。

    “大哥,和鸠摩智,几次三番上少林挑衅,今儿我就只用少林的功夫,教训教训这和尚。”说着,就冲了出去。

    “二弟,你不是他的对……”萧峰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虚竹与鸠摩智已经过了几招。“二弟的功夫不错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88章 天龙(17)》,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