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170章 清穿故事(79)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清穿故事(79)

    九爷看着十四,简直恨不能堵上他的嘴。皇上借着这事,处置了佟国维,就算将八哥摘了出去。可十四这般往前推八哥,皇上想不处置八哥都难了。

    就见皇上将跟在他身后的侍卫的佩刀一把抽了出来,就要朝十四砍过去。这可真是将人吓了一跳,十四自己都懵了。

    十三扑过去,一把将十四推开。四爷伸手,就用手抓住了刀刃上。鲜血顺着刀往下流。八爷跪着过去,一把抱住皇上的腿,“皇阿玛,饶恕了十四弟吧,千错万错,都是儿子的错。”

    “八哥!不用求请。不就是一死吗?”十四喊道,“什么罪责,我都担着。现在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张廷玉本就是跟着皇上来的,见皇上脸色都白了,连忙对十四喊道:“十四爷,你倒是赶紧走啊。大杖走,小杖受。万一皇上失手,你这不是陷皇上于不义吗?”

    “畜生!逆子啊。”皇上看着刀上的血,见老四的手上都是血,就顺手撒了手里的刀。

    他虽然暴怒,但刚才的情形可都看见了。十三毫不犹豫的扑过去推开了十四,老四更是用手挡了刀刃。可老八呢?老八是等到老四拦住了刀,才过来的,却抱住了他的腿。嘴上叫着自己要替十四,可是什么实质的事都没干。老四一句没喊,可干的事,全都是实实在在的。

    “好好好!”皇上一脚踹开抱着他腿的老八,“一个辛者库贱妇之子,揉奸成性,罔蓄大志……”

    四爷一愣,这话叫他都跟着心颤啊。

    老十四的脸都白了。良妃是辛者库贱妇,那自己的额娘又是什么呢?包衣奴才难道就高贵?

    这些皇子阿哥们都忘了反应了。

    “皇阿玛,儿子不敢。”八爷整个人都像是瘫软了一般。

    皇上却好似没听见一样,指着十四,嘴唇抖的越发的厉害了。

    四爷害怕皇上说出难听的,赶紧喊道:“宣太医,宣太医……”

    说着,背着皇上就走。

    李德全跟在身后,“四爷,您可千万稳着点。”

    四爷感觉到皇上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抖的厉害,看来,说皇上病了,也不完全作假。

    将皇上安置妥当,太医就来了。

    外面的大殿上,跪着一串皇子阿哥。四爷出去,跪在自己的位置上。

    三爷兀自擦着头上的汗,低声问:“怎样了?”

    四爷摇摇头,“还得看太医怎么说?”

    那就是真的气病了。

    一扭头,才发现十四被捆着,跪在后面。不用问,都知道这是想负荆请罪。

    他也不想搭理。

    一会子见太医出来,倒是马齐和张廷玉上去先问了情况。

    黄升叹道:“有了年岁的人了,少生点气,比什么都强。”

    说着话,就又打开药箱,“四爷,奴才给您上药。”

    众人一看,老四的手还在留血,显然是伤的不轻。

    四爷点点头,“简单先包着吧。”

    不一时,就传来里面的旨意,皇上叫阿哥们都散了。既没有追究十四,也没有再说八爷其他。

    四爷起身,随着众人一道,出了宫。

    “四哥,还好吗?”十三问道。

    四爷抬起手掌看了一眼,“没事,皮外伤。倒是你,今儿受委屈了。”

    十三摇头一笑,“十四弟年轻气盛,没受过挫折,以后就好了。”

    四爷摇摇头,“你先回府,其他的事情有我呢。”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两人在宫门口分开,各自回府。

    林雨桐在家里跟几个孩子吃了饭。知道四爷去的久了,也没心情留孩子们说闲话,就都打发回去歇着了。

    弘昭天一黑就睡了。只她在灯下剥了一堆栗子。

    “这是做什么?明儿吃栗子鸡?”四爷掀开帘子看见就问道。

    林雨桐赶紧站起来,“没有,做栗子糕吃。”说完,就走了过去,才要给他脱外面的大衣裳,就见手上带着纱布。

    她马上就变了脸色,“怎么了这是?怎么就伤着了?”

    四爷躲了躲,“没事,一点皮外伤。”

    林雨桐不理他,先给他将外面的大衣服换下来,又给他脱了鞋子,叫在炕上坐了。才解开纱布看,“不重?这还不重?”

    见伤药不错,她又原模原样的给包扎好。端了一杯泉水,化了一点止疼药放进去,先叫他喝了。“先吃饭吧。”

    伤的是左手,还不影响吃饭写字。

    拌好的面条,没有什么汤汤水水的。一盘子麻辣牛舌,一盘子蒜泥白肉,一盘子韭黄炒鸡蛋,一盘子椒盐蘑菇。汤就是山珍排骨汤。

    “已经叫厨房炖上补血的汤了,晚上睡前就能喝了。”林雨桐自己也要了半碗面,“现在少吃点也没事。”

    四爷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连菜都是林雨桐给他夹在碗里,他才想的起来吃。

    这次的事,怎么想都透着邪性。

    皇上是不想留下佟半朝,但处理这事是需要一个契机的。怎么会贸然的用立太子这事发难呢?一旦控制不住,是要出事的。皇上不会冒这样的风险,所以,这事,肯定不是皇上做的。皇上唯一做的,可能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那会是佟国维吗?如果是佟国维,隆科多不敢在这事上对自己撒谎。他之前说不是,那就一定不是。

    更不会是老八。老八积蓄了这么大的力气,不会毫无准备的亮出这样的牌。这不是想进一步,这根本就是想自杀。

    那这会是谁的手笔?废了佟国维,就相当于砍掉了老八的翅膀。

    皇上从头到尾,借着这事对准的都是佟国维,如果没有最后老十四那一手,皇上不会那么斥责老八的。更是连良妃也带上了。

    老十四这一手是凶险,但却也示人以直。他一直跟老八走的近,如此维护老八,也想显得忠。

    忠直就是他想在这事上展现出来的东西。

    如果老八不倒,那么靠着这份忠,他希望得到老八的支持。

    如果老八倒了,那么,更能靠着这份忠,叫老八手下的人偏着他。

    但他没想到的事,他的作为,其实就是推了老八一把,送了老八一程。

    老八就算恨他恨的要死,明面上还不能恨这个对他‘忠’的无以复加的弟弟。

    如今的局势,压下老八,对自己会有什么影响?以后的路又该怎么走?

    正想的出神,嘴里就吃到了一口菜,抬头一看,见林雨桐正看着他,他就先笑了,“是我的不对。只顾着想事情,冷落了你。”

    林雨桐啐了他一口,“老夫老妻的,什么冷落不冷落的。吃饭就吃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四爷从善如流,“今儿的饭爷觉得特别香。吃着怎么是香椿味的臊子。如今香椿没下来吧。”

    “暖棚里撒了点香椿种子,发出来的嫩芽,味道还不错。”林雨桐见他喜欢,又将一小碗臊子往前推了推,“要不再加两勺。”

    四爷赏脸的加了两勺,尝了尝,味道还真是不错。

    “这东西,家里还有吗?”四爷问道。

    林雨桐知道四爷只怕有用,就点点头,“还能摘一茬下来。有个大半斤的。弘时想吃香椿饼,这个拿旧年腌制的就行,这个新鲜的要是爷用,我叫人好好的照料着。”

    “皇上这两天胃口只怕好不了,娘娘也一样。爷想明儿进宫带上些。”四爷说着,就沉吟道:“如今不多,先紧着皇上吧。娘娘那里,再想想办法。”

    “棚子里的草莓,好几盆都红了。”林雨桐就笑道,“这个给娘娘,不管是摘了吃果子,还是留着摆在屋里看景,都是好的。”

    四爷就点点头,将碗里的面都吃了。又添了两碗,将桌上的菜全都干掉了。

    “这个蒜泥白肉也好。以前就是个份例菜,摆着看的,如今吃了,这滋味却又不一样。”四爷赞道。

    “也要进上吗?”林雨桐问道。

    四爷随即就一愣。林雨桐就知道两人又说差。如今是越来越没有默契了。

    “怪爷,爷心里有事。”四爷连忙拉了林雨桐,小声跟他说了今天的事,“爷心里……”

    有点物伤其类吧。

    林雨桐理解的点点头,“回头我就去瞧瞧娘娘。”

    “暂时别去。不去娘娘不尴尬,去了娘娘就尴尬了。这不是摆明了你多想了吗?”四爷摇摇头,“东西递进去就行了。娘娘心里估计为十四的事情烦心呢。”

    “八爷现在只怕恨死十四了。”林雨桐低声道。

    四爷点点头,“老八这人,面上能藏事,真要算计十四,他还真没办法。”

    “是啊。”林雨桐认同的点点头,“他想挖八爷的墙角自立。就算八爷不得已给他了,他就真能掌控了?到时候算计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林雨桐的话音一落,四爷眼睛一眯,心里猛地一阵。

    老十四想撬了老八,老八就恨十四。同样的道理,老八撬了直郡王,直郡王难道不恨老八?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次的事只怕是直郡王在暗处出的手。

    四爷不由的站起了身。

    如果是这样,那似乎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170章 清穿故事(79)》,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