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799章 民国旧影(86)三合一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民国旧影(86)

    从小院里出来,林雨桐顺手给门口的青石板下塞了一根金条, 这才跟着四爷离开。可以转过巷子口, 四爷就拉着林雨桐,朝巷子里指了指。

    林雨桐悄悄的探出头去, 就见林德海从家里出来, 伸手从青石板下摸了摸,然后才起身,嘟嘟囔囔的又回去了,她还能听见上门栓的声音。

    这老爷子!

    四爷就笑:“准是把金条拿回去藏了, 放在外面能安心吗?”

    林德海关了门,掂量着手里的金条, 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屋里又传来刘寡妇的声音,“人走了,你就回来。我听见关门声了,你少偷偷摸摸的给我闹鬼。”

    “我闹什么鬼?”林德海将金条往袖子里一揣,“我去上个茅房去, 嚷嚷什么?”

    从正院绕到后院, 将金条塞到厕所顶棚和梁柱的缝隙里,这才提着马灯看了看, 没有任何破绽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 拍了拍手上的土,“都说这夫妻还是原配的好。好是没觉出来。但这半路上遇上的女人,这心跟咱肯定不齐。”好吃好喝,那就千好万好。一遇到事, 咱也信不过她。“当然了,她也信不过咱。谁也不赖谁啊。”

    兀自感叹的一声,这才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提着马灯去了前院。等将门打开,吹了灯进了屋子,刘寡妇坐在炕上瞪着俩眼睛气鼓鼓的。

    林德海顺便就脱了裤子,“你看你那样。你又不是孩子的亲妈,跟着掺和什么。再叫孩子知道了,心里不痛快。这心里不痛快,给钱就不痛快,这点道理都不懂?远香近臭,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本本分分的,还能少的了你的吃的?”

    “光是吃的顶个什么用?”刘寡妇抹了一把眼泪,“这要是哪天你走了,剩下我,那就是等死呢。我跟你的时候,还年轻着呢。这么黑不黑白不白的过了这么些年,连个名分都没有。膝下更是没有一儿半女的。我将来指靠谁去。”这些年把这老东西伺候的好好的,不就是他活着,按月都有人给送钱送粮吗?他多活一天,自己的日子就多一天保障。

    林德海嘴里啧啧了两声:“这就哭上了?哭个屁。”他顺手将衣兜里自家闺女塞进来的大洋给递过去,“给!收着吧。”

    刘寡妇一件大洋,眼睛蹭一下就亮了,“如今这东西可不多了。出去买东西好些店都不收法币了。我就说,还是咱们老祖宗的钱更顶用。你瞧瞧,啥时候都能当钱用,就没过时的时候。”她一手抓过钱,另一个胳膊抬起来用袖子抹了一把脸,这才喜滋滋的数了数,“二十块!你儿子发财了。”说着话,就拿起大洋吹了一口气,然后放在耳朵边听声。

    这幅作态林德海看在眼里,他往被窝里一钻,翻了个身不去看她,心里却觉得自己提防的可真对。真叫这女人手里攥根金条,她敢拿着钱撇下自己跑了。不过,自家那倒霉婆娘跟那野郎中的事,这女人也知道。怎么才能一劳永逸呢?这事还得费心的思量思量。

    郑东留下来的名单,牵扯的人还真不少。不过四爷将东西交上去,剩下的事情就不由他管了。而眼下的局势一天好像紧似一天。不少地方出现了摩擦。

    林雨桐每天早上起来,都先将不用的东西放进行李里,随时准备走。

    可这要走也走不了,后来连出门也办不到了。就是从墙上出去也不行,这院子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围的水泄不通。

    “就这么一直等下去?”林雨桐有些焦躁,孩子在在家等着呢,当初说好的一个月,如今这日子早就到了。

    四爷拿着报纸翻了个面,“急什么?跟咱们一样没有撤出去的人多了去了。老家能不想办法吗?等着就是了。”

    这一等,就又是小半个月。这天一早,四爷顺手翻开报纸,然后猛地做起来,“看看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准备走吧。”

    林雨桐凑过去,“报纸上说什么了?”

    四爷指着一条报道点了点,林雨桐一看,马上就明白了。报纸上说工党代表团ZEL等一行五人抵达重青,两党将针对停战达成协议。这肯定是谈不拢的,但这个谈判期,可不就是争取来的撤退的时间吗?

    林雨桐回身将屋里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门外就响起脚步声,紧跟着白元敲门进来,“……杨团长刚接到命令,咱们得马上启程……”

    四爷这才将大衣给林雨桐递过去,“走吧。”

    从院子里出去,外面驻守的人员已经撤了。被围的事情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门外照样停着接待用的汽车,上了车,一路安然的将他们送到了机场。直到上了飞机坐好,看着下面的城市越变越小,林雨桐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这就走了?”她又有些怅然。

    “两年后就能回来了。”四爷瞟了一眼窗外,“很快的……”

    “走了?”林德海拿着手里的报纸,坐在酒馆里抿了一口小酒,低低的嘟囔了一句。

    小伙计过来端了一碗的开水,将林德海桌子上的酒壶拿起来放在开水碗里,“给您把酒在温上。”他呵呵一笑,“老爷子,您什么时候添了看报纸的习惯了?”

    “爷我认字。”林德海将报纸翻了个面往桌子上一拍,刚好不叫人看见他看的那一页是工党代表团离京的报道。

    “哎呦!老爷子,没人说您不认字。”小伙计跟着赔笑,“我是说您可还看的见,眼睛不花?”

    能不花吗?

    “近处的看不清了,远处的还行。”林德海夹了油炸的花生米塞到嘴里,又抿了一口酒,滋溜一声,听的人都觉得香。

    小伙计就笑:“您说您成天就这两样,也不腻得慌。今儿店里还留了一条猪舌头,要不叫人切了给您下酒?林家的卤肉,味道香着呢。”

    林德海刚想推辞,猛地反应过来,“林家的卤肉?哪个林家?”

    “哎呦!”小伙计忙打嘴,“您瞧我,胡说了不是。这卤肉跟以前那林家做出来的事一个味道。不过这家姓陈,听说也是祖传的方子。这林家的卤肉在咱们这一代,那是有名号的。不过没处买去了。如今咱们打着林家的招牌,那也是为了生意好做不是。”他说着,一抬头,就见掌柜的在柜台后面挤眉弄眼的使眼色,他脑门上的汗就下来了,这是哪里说的不合适了?

    林德海又喝了一口酒,冷笑了一声,“那什么……不是有卤出来的猪舌吗?去!切了来,我尝尝。看看哪个陈家能做出跟林家一样的味道来。”妈的!要是那混账婆娘干出来的事,看这次饶不饶她。这方子攥在手里,是能养活子孙后代的。她倒是好,敢这么拿出来养活野男人?

    这幅杀气腾腾的样子可把小伙计吓坏了,他嘴上应着,却第一时间凑到柜台边上,擦了一把汗问掌柜的,“您叫我要说什么?”

    掌柜的在下面踢了这伙计一脚,“在这里干了半年了,一点机灵劲都没学会。你知道哪位老爷子姓什么吗?你就跟他说林家卤肉。再说了,林家的卤肉你小子知道多少?他们卖的火的时候你小子还穿开裆裤呢。满打满算这都是十年前的事了。我跟你提了一嘴你就往外秃噜,往外说就说吧,你小子还不看人。”

    小伙计挨了一脚,也不敢有不满。出来混口饭吃,挨打挨骂这不是应当应分的吗?他咧着嘴,“您是说着老爷子姓林?林家卤肉是他家的?”

    掌柜的瞪了一眼:“别废话了,赶紧去后厨。这事横竖跟咱们不相干。”

    小伙计应了一声,又朝林德海坐在那里的背影看了一眼。这老爷子几乎是天天来的,每次都是二两二锅头,一碟花生米。这一坐就是半天,掌柜的也不撵人。这老爷子本身是没什么本事,可这上到警察局,下到街上的混混三教九流的,不知道什么原因,都给这老爷子几分面子。见掌柜的对他也毕恭毕敬的,他也愿意捧着,上茶热酒,殷勤着呢。谁想今儿就上赶着巴结了一句,倒是落了埋怨了。

    等切好的卤肉端上来,掌柜的亲自从小伙计手里接过来,笑着送到林德海的桌子上,“林叔,您尝尝。”

    “甭客气。”林德海拿起筷子,不阴不阳的道,“咱们也算是老关系了,要不是那小伙子说漏了嘴,你这是不是还得瞒着我啊?”

    掌柜的呵呵就笑:“看您说的,我这跟槐子也是老关系了。我能干这事吗?您说,一边是我婶子,一边是老叔你,我能怎么办?这事您不知道,就不添堵是不是?”

    林德海将肉放在嘴里,味道蔓延开来,就什么都知道了,还真是那臭婆娘做的。他将筷子放下,“你老实说,她现在人在哪?”

    掌柜的一叹:“您看,您和我婶子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还闹的是什么?将来槐子回来,也太难看了。”

    林德海招手,示意掌柜的坐下,“你是个知道内情的,我也不瞒着你。你说有这么当娘的吗?这方子万一叫人家学去了,这家里的损失得多大。将来不拘是槐子还是杨子,你说,这一个方子能不能养家活口?”

    那这肯定能?一天就是卖上三五十斤的肉,也够一家温饱不愁了。

    掌柜的就低声道:“到底是要留点脸面的。这中间夹着槐子呢。再说了,杨子在您跟前长大……这里面有杨子他爹的事呢。在槐子哪里,杨子到底跟他是兄弟,您得多想一步。”

    “放屁!”林德海面色一变:“什么夹着杨子的爹……”他伸出手拍在他自己的脸上,“这事我是不好意思说。你婶子哪里是跟着杨子的爹跑了?那混蛋就是你婶子前些年病了的时候新认识的。她是怕人说她……我也是不想叫人看笑话……”

    这掌柜的一愣,不由的‘啊’了一声。不过转脸一想也是。这跟着杨子他爹跑了,这说说起来也不是很丢人的事。这事在很多年钱都丢过一次人了。但要是年纪一大把了,还跟着一个陌生人跑了,连儿女都不顾,这也确实是够丢人的。

    林德海闷了一口酒,“你当槐子杨子为什么不回家?还不是丢不起这人?”

    也对!要是杨子的亲爹,这事槐子都适应了很多年了,没什么经受不住的。就算经受不住,他跑了,可杨子没道理也跑了。十年前也时兴离婚的,这老两口登报一离婚,他亲爹亲妈在一块,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那您要是为这个生气,那真是也没错。”掌柜的亲自给斟酒,“老叔!那陈继仁前些年当了个维持会长,可是弄了不少钱。跟着小鬼子,也没少干缺德事。在城外的十里堡,名声差的很。谁说起来不是恨的牙痒痒?强占人家家产,欺负小媳妇,糟蹋了人家的大姑娘,这事没少干。”

    “那如今呢?”林德海眉头一皱,“如今怎么样了?不是抓汉奸吗?”

    “抓是抓了,可又放了。”掌柜的面色有些难看,“听说是婶子找了以前槐子在警察署的老部下,把钱全都送上去了,这才把人保住来。如今两人就靠着……”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卤肉,“靠着婶子的手艺过活呢。”

    林德海握着酒杯的手都有些抖了,“都到这份上了,她还动用槐子的关系?”更要紧的事去保一个汉奸。这将来要是闹出来,这怎么整?槐子这些年卖命挣的前程是不是都得搭进去?

    桌上的酒肉瞬间就失去了滋味,他颤巍巍的站起来,抬脚就往外走。不能再由着这女人这么下去了,这事得尽快了结了才行。

    冬日的乡下,走动的人不多。尤其是大雪之后,外面能冻掉人的耳朵。十里堡的村口,一进村子,就能闻见诱人的肉香味。顺着香味找去,就会发现那味道是从村口一个破败的院子里,两间快要坍塌的茅草屋里传出来的。院子看起来很破败,院墙都倒了两处,门也摇摇晃晃,似乎要倒了一样。院子里到处是积雪,那积雪棚在枯草上,不难想象,等雪化了,满院子都是枯草的样子。整个院子,也就只有一条窄窄的,供一个人走的刚踩出来的小道。这院子在村口,不时的总有人路过,路过的人无一例外的,远远的冲着这院子吐一口唾沫,不屑的骂几句。

    林母拖着一捆柴,从后院绕出来,对路过的人的表现没有半点反应。一直低着头,将柴火往屋里拖。

    屋里的烟出不去,有点呛人。陈继仁靠在炕头上,腿上盖着被子,炕沿上放着一碟子切好的猪头肉,一壶好酒,他嘴里嚼的香,见林母进来了,嫌弃的瞥了一眼,“我叫你在外面搭个灶眼卤肉,你非不听。你瞅瞅你把这屋子给我弄的,呛成这样还能住人吗?”

    林母将柴火往地上一扔,伸出手去:“你看看,你看看我这手,冻成这样了你看不见是不是?还叫我去外面,你到底有心没心?”

    陈继仁看了那青中带紫,生满冻疮的手,一阵厌烦,“收起来,看见你那爪子,我就恶心的慌……”他将卤肉一把推开,“做出来的东西都没法吃了。”

    这话叫林母气的浑身都打颤:“你说什么?”

    “我说恶心。”陈继仁往下一躺,心里烦躁。好容易过了几年好日子,谁见了都怕,谁见了都得点头哈腰,在这一片,自己好歹也混出了点名头来。吃喝不尽,住了大房子,大姑娘小媳妇的也没少睡。如今呢?落魄到受一个婆子的气,惯的她!

    林母看着捂着被子不长时间就打起呼噜的男人,心里一片冰凉。这些年他出息了,在外面有女人她知道。不过这男人有权又能弄来钱,这养个女人也不是什么事。何况自己不是年轻的时候了,什么情啊爱啊,终究不是年轻的时候那么浓烈了。再是浓情蜜意,终是抵不过钱和权来的实在。因此,她也慢慢看开了。毕竟这样的事情,这要放在以前,家里养个姨娘小妾那都是正常的。她跟着这男人,到底没没白跟,好歹也过了几天人过的日子,人人都叫她太太。她恍惚又回到了当初跟槐子她爹刚成亲的日子,呼奴唤婢,谁见了都得叫一声少奶奶。可自己的命实在是不好,当初嫁了林德海,算是高门了,可惜没过两年好日子,就败了。后来找了男人,想着哪怕无权无势,好歹对自己好也行啊。可是结果呢?瞪了这么些年,终于等到这人了,还以为能有好结果。他前两年风光的时候,她也确实觉得,这样下去真是能有个好结果。钱她也攒下不少,这将来都是给杨子的,还有一部分,得给杏子留在。他爹挣得再多,将来都是这俩苦命的孩子的。她常想着,等着俩孩子回来的那一天,一家人团圆。日子过的富足体面,家里父母双全,给杏子找个好人家,给杨子说个媳妇,一家人守在一起,闭眼的时候也能子孙满堂。可谁能想到,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样。这男人成了人人喊打的汉奸。自己能怎么办?

    那些抓人的人,她基本都见过。这些人跟槐子熟悉。因此他们抓人,但是没动家里的任何东西。钱财给她留下了,那大院子也给她留下来。她知道,这都是得了大儿子的济了。没有槐子当年行下的春风,就没有如今的秋雨。可自己能怎么办呢?能看着这男人送死吗?不能啊!这是杨子和杏子的亲爹。于是,她把家里这里年攒下的钱全都拿出来了,把那大院子和上百亩地的地契也都找出来了。辞退了家里的下人,找到了跟槐子关系好的人,拿着钱财搭上槐子的面子才将人给保出来了。又把家里这些年置办下的好衣裳当了,这才弄了这么一个院子,买了粮食,留了做卤肉的本钱,勉强的算是活下来了。

    这些日子,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总想着,人这一辈子,总得有个沟啊坎的,谁还没有跌倒的时候。做人嘛,不能这么势力。只要人在,总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这都是说不准的事。她真是任劳任怨的,见他心烦,半点事都不用他沾手。可结果呢?自己这番苦心换来什么了?

    她颓然的坐在灶前,锅里的肉咕嘟嘟响个不停,好半天她才抬起头来,用袖子擦了一把脸。只觉得浑身疲惫。她什么时候这么累过?没有!从来没有!早些年孩子小的时候,确实是辛苦过两年,可那时候年轻啊。跟着这男人东奔西跑的时候,也不觉得辛苦,那时候心里觉得甜啊。桐桐丢了的时候,靠着一股子劲撑着,大概是心里疼,也从来没觉得累过。后来……后来,生下杨子和杏子,就一直在炕上躺着,能下床的时候不多。那时候累吗?躺着要再说累,就该遭雷劈了。她的脑子里不由的想起了槐子,那时候槐子多大?他每天拖着柴火回家,然后做饭,熬了米汤喂了两个小的,再捞了稠的喂自己这个当娘的,最后他自己吃的是什么?稠的还是稀的,这会子再想,好像总也想不起来了。他那时候应该也很累吧。

    林母捂住胸口,眼泪就下来了。男人不是依靠,真正能靠的住的,还是孩子。哪怕他再小,也没叫自己这个当娘的累着饿着。

    后悔吗?后悔啊!怎么会不后悔?

    这两年,这男人在外面鬼混,她一个人在家里当太太的时候,夜半三惊睡不着也会常想,这日子就是好日子吗?不是!那时候才发现,最好的日子就是桐桐回来以后,孩子们都在身边,日子过的不说富足,但也吃喝不愁。那才是这辈子自己过的最顺心的一段日子了。是不是没有当初的贪念,自己就不会从家里搬出去。不搬出去,就遇不上这个男人。要是自己这个娘还在家里,槐子会走吗?不会!肯定不会!只要自己这个当娘的还在,这孩子就会守在家里的。

    如今这样,孩子不知道都去了哪?是死了还是活着?一想到孩子可能再也回不了,她的心就不由的恨了起来,看着躺在炕上的男人眼里就跟淬了毒一样。要是时间能倒回去,要是时间等倒回去……

    正想的出神,院子里有了动静,“陈爷在吗?”

    林母抬手擦了脸上的泪,起身撩开帘子,“在呢?谁啊?”这一抬眼,就看到一个明显伙计打扮的人站在院子里,嫌弃的看着破败的院子,然后皮笑肉不笑的道:“在啊?那就请陈爷……”

    还没说话,门帘一下子就撩起来了,陈继仁披着棉袄从里面出来,“谁啊?”

    这伙计脸上马上堆上笑:“陈爷,您可有日子不去我们那里。小桃可等着您呢。”

    林母的脸一下子就撂下了,这小桃是外城一个窑姐。不比城里那些大窑子,她们是半开门的。以前这男人就常去,没想到如今又来请了。这小桃的年纪,十年前都二十七八了,如今也都奔四十的人了。这是接不到别的客人了吧,才找这个冤大头。

    陈继仁当然是想去,但兜里没钱啊。他转脸看向林母,拉着她进屋:“今儿卖肉的钱呢?”

    林母愕然:“你把这钱花了,明儿吃什么?”粮食如今多难买啊?

    “你懂什么?”陈继仁呵斥了一声,说完好似觉得话说的不妥当,脸色缓和下来才道:“我去是正事。你也不想我以后继续这么窝囊吧。我跟你说,以前的侦缉队如今也都改头换面了,这都是老关系了。我这不出去走动,怎么可能再爬起来。你也不想将来儿子回来,家里就是这样吧?咱们好歹要给儿子攒点家底你说是不是?我就是再混蛋,对儿子的心,这可是半点不假。要不然,这些年弄的那些钱,我也不能放在你手里,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话即便不是全都是真话,但是总有一半不假。尤其是对杨子这事上,这男人还不算真是不上心。到了这个年纪,有个成年儿子的诱惑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替代的。

    她将衣襟撩起来,拿出一个荷包来,“就这些了,你省着点花。”

    陈继仁一把接过来,抓住林母的手,“回来我给你买冻疮膏。刚才的事情,你别往心里去。我是心里烦闷,又灌了点猫尿,咱们老夫老妻了,你体谅体谅。我保证,以后再不说混账话了。”说着,抬手将林母头上沾上的柴草摘下来,轻声嘱咐,“晚上把门关好,我估计不能按时回来。别等我了。不过,明儿一早我准回来。好不好?”

    林母无所谓的点点头,“去吧。”她也得一个人想想,这以后该怎么办?跟这个男人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陈继仁抱了抱林母:“娇娘,还是你好。”

    林母维持着笑脸看着他出去,等脚步声远去了,脸才放下了,“他这是把我当傻子了吧?”

    “你还知道啊!”

    林母蹭一下转过身:“谁?”

    门帘子掀开,从屋外进来一个人来,林母面色一变:“怎么是你?”

    林德海将屋里看了一遍,耻笑一声,“不是我还能是谁?”

    林母绕过林德海赶紧出了屋子,前后看了看,没有人瞧见才转身进屋。

    林德海站在屋里,“看什么?怕人瞧见?你别忘了,咱们俩还是合法的夫妻。就是有人看见又如何?”

    林母皱眉:“我没怕什么?你怎么来了?”

    “你当我愿意来?”林德海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了。

    林母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伙计是你安排来的?”

    林德海往炕沿上一坐,“还不算太蠢。要不是为了几个孩子,你以为我愿意插手你的事情。”

    “孩子?”林母的气息一下子就乱了,“哪个孩子?在哪呢?都好吗?”

    林德海耻笑一声:“现在想起孩子了?早干什么去了?你还记得你是个当娘的吗?”

    “林德海!”林母咬牙切齿,“咱们俩半斤八两,我是做的不好,你以为你就是个好的?”

    这事上,林德海还真有亏欠。他不在这上面纠缠,只道:“孩子们都好,包括你生的那两个孽障,如今也都出息了。你别问老子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就是知道了。你爱信不信?”

    “都好?那就好!那就好!”林母浑身的力气像是掏空了,“只要好就好。”她擦了一把泪,不想叫林德海看见她狼狈的一面,“对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林德海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这女人,“你也是大家子出身,这些年真是越活越傻气了。你找的那个野男人是汉奸!汉奸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不知道严重程度是不是?那戏上唱的那白脸的秦桧潘仁美,这个你总知道吧?你那野男人就是这号人。你想叫杨子有个秦桧一样的爹?你想叫槐子和桐桐有个秦桧婆子一样的娘?还问我孩子为什么不回来,你告诉我,你叫他们怎么回来?回来干什么?叫人家一口唾沫唾在脸上?然后呢?儿子娶不到媳妇,闺女嫁不出去,桐桐得被夫家给休了。这你就满意了!还问我为什么来?我要是不来,你这婆娘就不知道就干了什么蠢事?不把你骂醒了,你还得继续错下去。你错下去,孩子就永远不敢回来。我就是死了,连个给我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

    “不能……”林母的脸都白了,“不能……他没秦桧的本事……”

    “还想要秦桧的本事?”林德海呵呵两声,“远的不说,你没听人都是怎么骂汪的?他那老婆如今可都抓起来,是第二号汉奸啊。哦!大汉奸是汉奸,这小汉奸就不是汉奸了?你不看看外面有多少人朝你们这破院子吐唾沫呢?”

    “我都已经花钱打点了……”林母一下子全给慌了,“我都打点了,放出来了应该就没事了……”

    “什么叫公道自在人心?”林德海咬牙道,“用钱买的公道叫公道吗?再说了,你动用了槐子的关系把他保出来,你这不是把槐子往死了坑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槐跟这个汉奸是一起的……你说说你,对槐子……你除了把他生下来,还为他做什么了?就算养过他几年,他养了你那两个野崽子也还清楚了。你待孩子没半点好的地方,这会子却把孩子往死了害,你说你怎么还有脸……”

    林母只觉得天旋地转,她往后退了两步,靠着墙才能站住,“你说的都是真的?有这么严重?”

    林德海不屑的一笑:“咱们都糊弄的过了这么年了,你以为要不是真到了这份上,我会费心思过来找你?”说着,他的情绪颓然了下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吧,大概是真的老了。这人一老,就常想年轻时候的事。想起来吧……”他伸手一巴掌就扇在他自己的脸上,“想起来就后悔。这他妈的可真不是玩意。那时候就没管过孩子……槐子还能好点,到底是个儿子,到了桐桐的时候,那真是没抱过一天,后来孩子就丢了,再找回来都嫁人了。可这自打回来,这闺女那是没嫌弃我这当爹啊。到如今……”他想起那孩子给他塞的钱,给他偷藏的金条,“我是没养过孩子小,如今孩子却养我老。说起来,我这辈子其实也没怎么遭罪,年轻的时候靠爹,没爹了靠家产,没家产了儿子能靠上了……槐子他额娘啊,咱也叫孩子依靠一回,行不行?”

    林母一下子就坐下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林德海抹了一把脸,这婆娘总算是说动了,他的声音更加轻柔起来,“你知道不,桐桐给咱生了个外孙,据说跟槐子长了一张脸。这外甥像舅,你也别心里老提着,担心当初把闺女认错了。安心吧,没认错!这血缘是天生,只要是亲的……还有你那野丫头,杏子,也嫁人了,还生了个闺女,据说过的也还好,不缺吃不缺穿的……”

    林母抬眼看向林德海:“有外孙、外孙女了?”

    林德海点头,“是啊!有孙辈了。不能叫孩子回来也背上骂名吧?要不然,咱们这当姥姥姥爷的也就太不是东西了……”

    林母哭着哭着就咧嘴笑了起来,她呵了一声,“咱们也是做了半辈子夫妻的人,谁不清楚谁的底细?你找我来,肯定是有主意了,说吧!我听着,你说的对,不能太不是东西了。坑了儿子闺女没事,可凭什么还坑孙辈?”

    林德海这才收了脸上的情绪,眼里一下子就冷了起来,“你过来,咱们合计合计……”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799章 民国旧影(86)三合一》,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