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806章 奇爸怪妈(2)三合一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奇爸怪妈(2)

    这个晚上对普通人来说, 就是最普通的一个晚上,非要说有什么不同, 就是这天晚上比前几天晚上都热。可对某个人来说, 天气再热, 他也觉得是透心凉。哇凉哇凉的!

    林博睡在办公室的套间卧室里,失眠了。他把那一串身份证号码看了又看, 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认回来?一想到突然冒出来这个大的闺女引起的那种轰动,他就恨不能将头塞在沙子里当鸵鸟。没办法面对啊!他连结婚的事情都没想过, 更没想过要当爸爸。

    可是不认行吗?自己还真就过不了良心这一关。而且这不光是良心的事,打从差不多确定这世上自己还有一闺女, 这心里还就放不下了。这不是当做没有这个人就真的没有这个人的。血脉这东西,他|妈|的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本来不知道的时候也没事, 一旦知道了,这心里好像总有一块地方是提着的, 踏实不下来。再说了, 就算是自己不想认,但以大哥那一是一,二是二的性子,他铁定会查个底掉的。

    越想越是纠结,不由的将拇指塞到嘴里, 啃了半晚上的指甲, 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孟助理一上班,就看到老板憔悴的带着黑眼圈的脸, 他愣了一下,“老板知道了?我还以为会给您惊喜呢?”

    只有惊,暂时还没察觉出这有闺女之后的喜来。

    这么一想,然后警惕的看孟助理,“什么……什么惊喜?”没道理一晚上就人尽皆知了。

    “您不知道啊?”孟助理含笑低声道:“安宁小姐昨晚的飞机,凌晨三点到机场,是我去接的。如今正在酒店休息。您看这晚饭是安排在哪里。”

    白天安宁小姐是要补眠的,晚上老板肯定是要请人家吃饭的。这约会的地方得提前预定吧。孟助理想的很周到。

    林博心里一松,原来是说这个啊。还以为是什么呢。他的心思暂时放不到安宁身上,顺嘴问了一句:“住酒店啊?”然后猛地想起什么似得道,“这酒店都是要身份证的,要是有身份证号码,能不能查到这人在哪个酒店?”他后知后觉的发现,查的这些信息还是没用,即便是知道这孩子的身份证号码,但也无法确定她如今人在哪里。来了京城,八成是要住酒店的。查一查酒店,或许是能查到的吧。

    孟助理失笑道:“安宁小姐是我给安排住宿的,老板不用查,酒店连同房间号码我都知道。”

    林博这才回过神来,这说的整个就不是一件事,“我说你打什么岔,我就是问你有身份证号码能不能查而已,哪里惹来你那么多话,你接了安宁,你安排了安宁,安宁一直不就是住万海旗下的酒店吗?我还用你查?”

    孟助理一愣,这态度不对啊。难怪娱乐八卦都在说安宁拍戏男友不见探班,疑似情变呢。这还真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这是谁的魅力比安宁的魅力还大。他马上收敛了邀功的洋洋得意,他的喜好必须跟老板一致,于是赶紧正色道:“查倒是能查,就是这京市的酒店多了,这查起来恐怕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

    林博将记着身份证号码的便签纸递过去,“那就赶紧给我查啊。”

    孟助理接过来连看都没看,赶紧应了,转身就要出去。今儿这风向不对,还是赶紧撤吧。

    “等等!”林博指着他手里的便签纸,“别叫其他人知道,要是消息露出去一点……”

    “我马上辞职回家带孩子。”孟助理利索的回了一句,这态度总算是端正了吧。

    可这一句带孩子戳到了林博的点上,他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我记得你们家的孩子是女孩?”

    孟助理应了一声,“对!是个女儿。”

    “你女儿平时都喜欢什么?”林博不自在的将脸撇向一边,问了一句后又道,“那个……我就是随便问问。”

    老板关心员工,这叫人有点受宠若惊啊。

    孟助理一提起女儿脸上马上露出宠溺的笑容,本来不大的眼睛眯缝成一条线了,他的语气有点小嫌弃的样子,“我们家那臭丫头,喜欢臭美,看见什么好的都想买,昨儿还跟我说别人有一套新的芭比娃娃,她就没有。我还跟我老婆说,等周末的时候,一定带她去买。”

    林博算了算孟助理的年纪,他好像今年四十二了,他老婆也是原配,刚大学毕业两人就结婚了。按照这个算,他家的孩子也得有十七八了吧。跟自家闺女……一说闺女叫人还有点不好意思,脸上也有了几分不自在,但这确实是跟……那孩子的年龄相仿。如今这么大的姑娘还喜欢芭比娃娃吗?好吧!这个要记住了。

    还有爱臭美……臭美没关系,不就是要好看的衣服鞋子包包嘛,这个容易,买就是了!什么好东西都想要?这个是当然了!难道我还给不了她最好的?这么一想,好像当爸爸也是那么难嘛。他心里有数了,马上对孟助理摆摆手,“那你去忙吧。记着别叫人知道。”

    孟助理莫名其妙的被留下,又莫名其妙的被赶出去,“这是到了更年期了吧。”

    门外在秘书台的陈秘书悄悄的招手叫孟助理,“孟哥,老板这是怎么了?”

    孟助理将便签纸不动声色的塞到衣服兜里,然后才笑道:“不清楚。”

    “孟哥,你这可不地道。”嘴也太紧了。陈秘书往里一指,“今儿这刮的是什么风啊?”

    我要是清楚就好了。

    孟助理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笑道:“真没什么,猛地就问起我家妞妞的事了。你说这……”

    哦!显然是无聊了呗!

    “上次你还问我实验小学的事,怎么?给妞妞的学校选好了?”陈秘书趁机套近乎,赶紧关心了一句。

    “没有呢。”孟助理挠了挠差不多已经快秃了的脑门,“今年九月开学都要上大班了,明年整六岁可就要上一年级了,学校还没找好,可愁死我了,你说这没有京市的户口孩子上学怎么就那么难呢。”

    陈秘书心有戚戚,这也是她不敢结婚的原因。像是孟助理这样,早早的结婚,都不敢要孩子,因为在京市没有自己的房子。等到过了三十六了,好容易攒够了首付买了房子了,生了孩子,可是孩子的就学就成了问题。要供房子,供车子,供孩子,还得供妻子,因为妻子不能工作要照看孩子。一想起这些,谁都得头大。

    两人相对叹了半天的气,这才分开各自去忙了。

    而林博此刻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带着水珠的脸,然后又伸手摸了摸,“这就当爸爸了?”他觉得自己生个人都在飘着呢,不怎么真实啊。

    林雨桐起的早,甚至还去跑了一圈,回来梳洗了下楼,才见朱珠穿着性感的睡裙斜靠在沙发背上,一手拿着报纸,一手端着牛奶。

    这样子自己这一声‘妈’还真叫不出口。

    朱珠眼睛一亮,“出去跑步了?这习惯好。王嫂,摆早饭。”说着就放下报纸,将牛奶递给林雨桐,“趁热喝了。”

    可是几辈子了,我都不爱喝这玩意。

    端到手里,想了半天还是没喝,“我早上习惯喝豆浆。”

    朱珠眼睛一转,嫂子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说桐桐每天早晚都得一大杯牛奶。这是不跟自己见外呢,还是故意找自己的不自在呢。她果断的相信是前者,肯定是不跟自己见外呢。这么一想,就越发觉得这孩子可怜了。就是她舅妈对她再好,到底也知道不是亲妈,不能给人家添麻烦。于是她很高兴的麻溜的将牛奶又接过去,一口气就喝了,“行!不爱喝咱就不喝,爱吃什么吃什么,爱喝什么喝什么。妈一会再给你转点钱过去,别省着花。妈挣的都是你的。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这还真叫林雨桐不习惯。

    母女俩坐在餐桌前,几样小菜一样粥,朱珠马上看向王嫂,“怎么就这点东西?我的生活费给的不够了?”

    林雨桐接话道:“太浪费了。吃多少做多少就行。”说着,她就看了一眼对方碗里的粥,“吃多少舀多少,不能剩饭……”

    这语气!谁是谁的妈?

    朱珠看了自家闺女半天,竟然发现她是说真的?!“可是女人一过三十,这身材……”语气很有些幽怨。

    小福在边上补了一句,“我妈说了,都当妈的人了,还讲究什么?”

    朱珠扭头瞪眼:“……”我当妈了怎么了?我当妈了就不能美了?我才三十三岁,不是五十三岁!就是五十三岁,你还不让我美了?所以,你能不能麻溜的给我闭嘴!

    林雨桐瞥了缩在王婶身后的小福:“……”这小福看着正常,其实脑子还是有些不灵性?

    小福妈王嫂呵呵干笑两人,轻声呵斥道:“……胡说什么呢?去把电视打开,听听节目。”省的这母女俩尴尬。

    电视打开了,小福连着换了几个台,终于选到她满意的节目了,然后心满意足的放下遥控板。

    “……欢迎大家收看娱乐早间报,我们看一下今天的第一条娱乐新闻是关于谁的……哦……安宁……不是在江北拍戏吗……那你就不知道了,人家昨晚低调的回京了……回京了?杀青了?……不是,还不兴人家跟男友团聚了……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咱们这些吃瓜群众又被打脸了,说什么人家情变了,变了吗?人家感情好着呢……”

    电视里传来主持人八卦十足的声音,林雨桐喝完了一碗粥,结果这一抬头,就见朱珠一脸的咬牙切齿,手里拿着勺子在粥碗了使劲的鼓捣。可能是林雨桐的目光太明显,朱珠马上收了脸上的表情,转脸看小福,“转财经频道,一天天的就知道盯着小明星,哼!他们给这社会创造什么价值了?肤浅!”

    肤浅的小福磨蹭着拿遥控器转台去了。

    林雨桐在小福转台之前,看了一眼电视,屏幕上闪过一个温柔带笑的脸,这就是安宁吧?看来得先查查你了。

    等朱珠吃完饭,林雨桐才起身,“要去上班吗?”

    朱珠马上点头,“今儿上午我还要去见个合作伙伴,下午我叫人来接你,你去公司玩一会儿,晚上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到底是亲妈,总得试着相处吧。林雨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关键是她有点不习惯现在的处境。受虐惯了,碰到了不叫自己吃苦的还不安心。像是有被害妄想症一样,总觉得不知道什么地方会有个大坑等着自己呢。去公司也是想去看看,一切是不是都在正轨上。

    亲自送朱珠出门,然后返回房间,床头上的电话就闪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易付宝有入账提示,她点开看了一眼,然后就睁大了眼睛,这是多少钱啊!将一后面的零数了一遍,后面是七个零,八位数?千万!

    “嗬!”林雨桐收起手机,刚想着给四爷打个电话,结果又一声提示音,还是入账提示,这次的转账账号叫江枫,数目还是一千万。她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怕是四爷转过来的钱。正想着了,电话就响了,四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钱收到了?”

    林雨桐应了一声,“我这边不缺钱。”

    “我不在你别随意往出拿东西。”四爷叮咛了一句,处处都是摄像头,一个不小心就是大乱子。

    嗐!压根就不是一码事。

    隔着电话林雨桐也不解释了,跟四爷实在没必要客气。她转脸问起名字:“怎么叫江枫了?”

    “叫江枫也行,叫金思烨也行。”四爷语气很随意,“随父亲在江家叫江枫,随母亲在金家,就叫金思烨。”

    听起来好像更麻烦了。

    两人没往深了说,扯了几句无关紧要的闲话,林雨桐就叫他睡觉去,“一听就知道睡眠不足。”

    挂了电话,无所事事的林雨桐将笔记本电脑打开,搜‘安宁’两个字。

    结果蹦出来一堆新闻来。

    安宁,三十岁,毕业于京市传媒大学音乐系,后签约于海纳传媒。前年合约到期,没有续约,但是据传跟海纳的老板关系十分亲密,疑似有恋情。

    林雨桐眨眨眼睛,这履历基本跟朱珠没有交集的地方。她抓住里面的一个关键,海纳传媒。然后又继续搜,网上不光有海纳传媒的大致资料,还有其老板林博的照片。

    这张照片好像是林博在一个颁奖典礼上的照片,格外的有型,可是这张脸……想到某种可能,林雨桐蹭一下就站了起来,转身进了卫生间将头发撩开露出整张脸来。对着镜子站了半天,她这才面无表情的放在留海,然后飘回去查林博的资料。出生年月这不是什么秘密,掰着手指算了两遍,他还是三十三岁。

    果然,只有更狗血的没有最狗血的。

    她只得安慰自己,还好,是两个少年人少不更事的产品,不是什么小三私生子。

    这么一想,她竟然奇迹觉得好似还不错。

    朱珠今儿觉得心里挺美,到底是自己生的呢,昨晚亲自照顾自己还不算,今儿上班竟然还是闺女亲自送出家门来的。当然了,她完全忘了被命令不许剩饭的纠结了。

    上午见的伙伴也是自己的闺蜜,当然了公是公私是私,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跟她借用一下她家的度假酒店,秋装的广告得在酒店的户外拍摄。租用别人的场地倒不如直接借闺蜜的用。这也是为他们酒店做宣传嘛。

    石樱冷哼一声,“你就抠死算了。”

    朱珠摆了个妖娆姿势歪在沙发上,“帮帮忙嘛,你知道的,我是有闺女要养的。闺女大了,还要攒嫁妆呢。”

    给闺女攒嫁妆?再说看我不打死你!老娘三十三可也还单着呢,连个王八蛋男朋友都没有。但想起闺蜜的闺女,那孩子也可怜,她的语气软了下来,“接来了?没吵起来?”

    “说什么呢?”朱珠的妖娆之气顿时没了,眼睛一瞪,带着几分凌厉之气,像是要跟人干架一般,“我闺女乖着呢。才十六就考上大学了,京市传媒大学……”

    你都吹了八百遍了。

    “这一点随我。”朱珠脸上带着几分光晕,“孩子争气,大人就省心。你说人家的孩子都去国外旅游,我要不要让人带着她出去转转……也不行,这孩子有点宅,我也不好胡乱安排……你说现在这么大的女孩子都喜欢什么?”

    才正儿八经的当了几天妈,说的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似得。

    石樱眉头一挑,嘿笑一声,“你也是打十六岁过来的,你那个时候喜欢什么?照方抓药就是了。”

    我那时候喜欢什么?当然是漂亮的男孩纸!

    “不……不好吧?”朱珠看向石樱,“你可别胡乱出主意……”

    石樱白了她一眼,不愿意看她显摆,瞧着就闹心,“走走走,你赶紧麻溜的从我眼前消失……”

    从石樱那出来,朱珠还在琢磨这事,介绍男孩子?不靠谱吧。

    刚进公司,见高涵正往外走,她赶紧拦住叮嘱了一通,“……在外面吃了午饭,把桐桐带来,你开车小心点。”

    高涵赶紧应了。她是老板的生活助理。就是既当司机又当保镖,偶尔也充当保姆。当然了工资也是别人的三倍。总的来说,这老板很好伺候。平时老板一上班自己就歇着了,如今多了个小老板伺候,她倒是一点都不嫌弃麻烦。老板心里有数,奖金是不会亏待自己的。

    公司里进进出出的,都是来面试的模特,朱珠看了两眼,就直接去了办公室。乔影拿着几张照片进来,“老板,你看看,这是昨天到现在选出来的……”

    朱珠往老板椅上一坐,扫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模特这东西,看照片有什么用。就算看了五官长相,也不知道真人的气质是不是适合咱们的衣服。就算照片上看身材还可以……”她翻看照片的背面,上面写着年龄身高三围,“哪怕都标注上数据了,不见真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在镜头前的感觉……下午吧,下午第二轮面试。你通知一下你们第一轮选出来的人,我看看再定。”

    乔影将照片收起来,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出去。朱珠赶紧叫住,“乔姐,留一下,我问你个事。”

    乔影严肃着一张脸看着朱珠,“你说。”

    “我记得小小十二了吧?”小小是乔影的女儿,是她二十六岁生下的。如今她三十八岁了,小小也得有十二了。

    乔影点点头,“怎么了?叫小小试童装?”

    朱珠眨巴了一下眼睛,她家小小长的好像一点也不小,那是个胖丫头吧。这真是亲妈的眼神才觉得她家闺女比那些小童星长的还好看。“那个……那个……我回头给这丫头一个大红包吧……”

    乔影嗬了一声,似乎还有点不爽。

    朱珠赶紧转移话题,“我就是问问,像是小小平时都喜欢什么?”

    “喜欢什么?”乔影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追星啊。这孩子,能叫人操碎了心。最近有一个什么BOY的组合,小屁丫头迷的五迷三道的……”

    十二岁的小丫头都开始喜欢漂亮的男孩纸了?

    那这十六岁的大姑娘应该更喜欢才是。

    她心里不是滋味,但是理解的点点头,咬牙道:“那你把十**岁,二十岁左右的男模特挑那些五官长的好的,多留两个……”

    这是什么鬼逻辑?这话说的前后根本就搭不到一块。要不是你的工资开的叫我很满意,我才不伺候你这想起一出是一出的神经病。

    不到午饭时间高涵就来接了,林雨桐正想出去修一下头发,于是换了衣服跟高涵一起出门。被高涵带到朱珠常去的美容院,顺便做了造型。长头发剪成层次利落又不失妩媚的短发,刚好能遮住脖子,耳边的拢一拢别在耳朵后面也十分自然。尤其是跟身上的衣服很搭。白色的无袖衬衫,将胸口小肚子都勾勒的曲线玲珑,只有最下面一点像是荷叶一般的摆起来,这白底黑边摆动起来,多了几分时尚感。裤子是配套的阔腿裤,外侧的裤缝一样是黑色的,显得腿更加笔直修长。再加上七厘米高的细高跟凉鞋,林雨桐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才发现不少人对偷着朝这边看。高涵看的很紧,这里的服务也还不错,两个客人想拍照被高涵给拦住了。

    “怎么了?”林雨桐低声问高涵。

    高涵看林雨桐的脸,“昨儿还没发现,今儿这一收拾才发现,你这脸长的有点眼熟。”

    林雨桐垂下眼睑,长的相像我能怎么办?还能去整容啊?日子总得过吧,“我就是大众脸。”

    大众脸?

    高涵将手里的娱乐杂志悄悄的卷成圆筒状,一定不能给告诉她,娱乐杂志这一期的封面人物林博跟她撞脸了。

    吃饭的地方楼下是商场,林雨桐转身进去,找到卖墨镜的铺位,顺手拿起来戴着试试看,在外面还是遮挡一点吧。总被人盯着也挺烦的。

    就是这会子试个墨镜,对面好像也有人往这边看。她从镜子里映出来的影像里发现了,对面那家玩具店里,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戴着墨镜侧着身子往这边瞄呢。

    林博这会子手心都出汗了。自己就是出来吃个午饭,见这里有商场就顺便进来看看孟助理说的芭比娃娃。想着买了不定什么时候找到……那孩子了……可是谁能想到这人就是这么经不起念叨。她就这么突如其来的闯进了视线。

    这绝对是自己的闺女啊。这脸蛋,这气势,这身材,这……是吧?别人也生不出这样的闺女来吧!

    有点小骄傲,有点小得意,还有点小忐忑。

    眼睛往对面瞄着,顺手拿了最新款的芭比娃娃,将信用卡递过去,“结账。”

    林雨桐挑了墨镜,不是很贵,一千来块的样子,她也不常戴,就是不想叫人看自己的脸而已,所以,瞧着顺眼就买了。刚把钱付了,一转身,就见一个店员微笑着举着一套芭比递过来,“小姐,您的朋友已经付账了,这是东西,请您查收。”

    “我朋友?”林雨桐先把东西接过来,什么朋友送自己芭比。自己十六不是六岁!“我朋友在哪呢?”

    店员朝对面另一边的女装店一指,“去了那边。”

    林雨桐朝那边一看,一个脑袋蹭一下就缩回去了。这是谁啊?自己认识还是原身认识?她拿着玩具追过去,总不能莫名其妙收人家的东西吧。这芭比她可是看了,那王冠上的宝石和脚上的水晶鞋材质都真玩意。这已经不是玩具了,这是奢侈品。

    林博却在心里能把那店员给骂死,这个死心眼,送个东西都不会,怎么还把自己给供出来了?他低着头正想着从边上溜了,谁知一转身就撞到一个人身上。林雨桐一笑,心道:你这两下子能比间谍还强?间谍从我眼皮子底下都跑不了,你能跑了?

    她直接伸手将对方的墨镜摘下来,“先生,礼物太贵重我要不起。有什么当面说不是更好,何必藏头露尾……”

    话还没说完,对方这一抬头,她就愣住了。不可置信的伸手摘下她自己脸上的墨镜,于是两张相似的脸面对面的对上了。

    我靠!

    靠!

    林博:“……”她肯定知道我是他爸爸,要不然不会那副见鬼的样子。

    林雨桐:“……”他怎么会知道有自己这个一个闺女呢?这不合常理。而且你一个当爹的你跑什么啊。

    她正想着这该怎么打招呼才能避免尴尬,林博却心慌意乱,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了。真是闺女,这么大的闺女。真人比照片更有冲击力。该怎么办呢?说什么呢?说我是你爸爸!没这道理啊!孩子要问,这些年你都去哪了?我怎么回答?没脸说啊。左思右想,前思后想,拐着弯的想了又想,他终于行动比脑子快,也不要墨镜了,转身撒丫子就跑。

    跑了?

    林雨桐愕然!

    “哈!”林雨桐一手拿着一副墨镜,这种感觉真是哔了狗了。

    幸好大中午的商场没什么人,而且这又多是奢侈品店,本来人就不多。要不然被人围观可就真热闹了。

    也好吧。就这样吧。

    谁叫自己遇上这样的爹妈了呢。

    午饭跟高涵随便吃了点,对于高涵时不时的瞟过来的目光,她假装没看见。这套芭比实在是太扎眼了。别人想看不见也难。

    吃完饭,跟着高涵去了栖凰集团的总部。栖凰是朱珠创办的服装品牌,中高端服侍做的还不错。

    下车的时候,林雨桐将芭比留下车上,高涵赶紧拿下去递过去,“这玩意比我开的这辆车都贵。您还是饶了我,要是丢了,我打半辈子工也赔不起。”

    于是林雨桐抱着一个一看就很贵,非常贵,特别贵的芭比进了公司。

    公司里等着二次面试的模特都已经等着了。人数还不少。

    几个女模特一瞧又来了这么一个,齐齐的翻了个白眼,你拿着六位数的芭比在路上玩,跑过来跟我们抢什么饭碗。

    林雨桐面无表情提溜着这玩意在高涵的引领下直接进了朱珠的办公室。

    “有冰镇的鲜果汁,叫秘书给你拿来……”说着就看向林雨桐手里的芭比,“去买玩具了,喜欢就买。”话说的很硬气,但是一天百万的消费,这个她确实是……得更努力的挣钱了。果然,闺女这种生物也不是好养活的。

    林雨桐将芭比往她办公桌上一放,“这个……不是我买的。”

    “啊?”朱珠先是一愣,接着面色就变了,“谁敢打你的主意?砸钱是吧?老娘也有!咱不要别人的东西,妈买的起,妈以后给你买。这个还给人家!闺女啊,不能被那三瓜两枣给骗了……”

    这奇葩的思路!

    “这芭比……”林雨桐深吸一口气,那个称呼在嘴里转了几圈,她才闭眼道:“这个芭比应该……大概……可能……也许……是我……爸爸买的。”

    “不管谁买的……”朱珠刚要反驳,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林雨桐都说了些什么。

    她爸爸?

    哦买噶的!

    “这个……那个……”朱珠脸色白了红红了又白,来回的交替着,“就是那个什么,这个不就是个芭比吗?小玩意……不管是谁送的,你喜欢就拿着好了。对了,我还有点忙,要去面试模特,你自己先玩……晚上妈妈带你吃好吃的……”

    边说边往出走,一出门就马上优雅的跑起来,瞬间就从林雨桐眼前消失了。

    那个跑了!这个也跑了!

    当爹的是理亏,跑了也就跑了。可这当妈的跑什么?不是受害者吗?这样子好像也不像啊。

    朱珠一气跑到会议室,将门给关严实了。我的老天爷啊,报应来了!就怕闺女有一天问她爸爸的事,结果这一天就这么来了。

    小心肝砰砰砰的直跳,跳完了猛地反应过来,林博怎么知道闺女的事?自己回来可是一直躲着他的。

    颤巍巍的掏出手机,找出那个早就存在手机里的电话号码,犹豫了半天还是拨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三声,深觉做了没出息的事的林博才抹了一把脸接了这个陌生的电话,“喂……”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朱珠拉了凳子坐下,“是我……”

    “谁?”林博从床上蹦了起来,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声。

    “我!”朱珠的声音带上几分不耐烦,“怎么?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虽说过去十七年了,但是你也不该就真的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这个痞里痞气的女流氓!

    林博咬牙切齿,“你还敢打电话来?”

    “我有什么不敢的?”朱珠像是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整个人一下子就变的眉飞色舞。

    “呵呵……”林博气急反笑,“你个女骗子!女土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来。”

    “找我算账?算什么帐啊!”朱珠满不在乎,“没有我,天上能给你掉下这么一个聪明漂亮闺女来?生孩子得受什么罪你知道吗?当时我可还没成年呢。遭的罪就更大了……”

    林博一下子就气虚起来,“那也是你自找的,我说不要……”话一说出口,他就恨不能拍死自己。这黑历史,根本不能提。

    朱珠就嘎嘎嘎的笑起来,“小可怜样的……我不要……我不要……你不要这样……”她嗲声嗲气的叫着,将林博的记忆带回了那个懵懂又青涩的夜晚……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第一更可能会在下午更新。到时候见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806章 奇爸怪妈(2)三合一》,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