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830章 奇爸怪妈(26)三合一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奇爸怪妈(26)

    对于林雨桐的询问, 俩警察对视一眼,然后摇摇头, “抱歉, 林小姐。我们没到现场,现在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林雨桐点点头,这个回答在情理之中, 但她还是道:“我同学已经通知她伙伴的家长了,应该很快就会赶到。如果两位要处理的事情跟这个姑娘无关,那么就只当是我报警了, 有人在酒店失踪了。”

    “好的。”高个的警察朝林雨桐笑了笑, “我们知道了。”

    在电梯里, 也就只有这么点功夫说话。等电梯到了顶层, 林雨桐谦让的退了两步,没急着出去,等到经理带着两警察先走了, 她才迈步走了出去。

    走廊里有探出头的人,另外三部电梯里陆陆续续有人走了出来。林雨桐蹲下将鞋带解开又重新系上,见走廊的顶头房间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她这才起身赶过去。

    慢慢走近了,能听到里面的抽噎声。

    林雨桐站在外围,听着周围的议论声。这些人大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再加上他们带着随行人员,越发显得杂乱。

    “是文武的粉丝?”

    “谁知道呢?反正是个女孩子。”

    “不过这粉丝是怎么混进来的?”

    “是啊!保镖是干什么吃的?不过这半夜房间里发现一个外人,是挺吓人的。”

    “这还算是好的吧。去年那谁谁谁的粉丝, 不就在演唱会的时候吞安眠药自杀了吗?”

    “对对对!还有那谁谁谁的粉丝,站在几十层楼高的楼顶上威胁她父母,见不到偶像就自杀。你说现在这孩子都怎么了?”

    ……

    叽叽喳喳的说什么的都有。

    林雨桐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声音,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女孩的抽噎声中断断续续的传来:“……文武先生就住在里间,外面的客厅有个保镖在的……两人都睡的比较早,大约十一点就上床休息了……睡着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大约三点多的时候,文先生觉得有点冷,被冻醒了,谁知道一睁眼……就看见窗户边上趴着一个黑影,不知道是要进来还是要出去……不过我估计是要出去,因为屋里的温度已经很低了,显然是窗户已经开了不少时间了……文先生睡觉有个习惯,这个他的粉丝都知道,那就是他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论冬夏,窗口都要留一个点空隙叫空气流通,要不然就觉得屋里憋闷……这姑娘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从上面爬下来直接到了文先生的窗户口上将窗户轻轻拉开……大概怕动静太大,所以没有急着把窗户关上,这是为了走的时候方便一点……不过这也太危险了,这顶层可是二十四楼……她肯定是从上面下来的,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这要掉下去,出了事谁说的清楚?”

    “你们认识这个姑娘吗?”这个是那个高个警察的声音。

    “不认识,不过文先生说,在健身房见过这个姑娘,跟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小姑娘,这两人都是海纳林博先生的女儿林小姐的介绍认识的……”

    话没说完,林雨桐就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直接进了里面。

    “是林大小姐。”

    “怎么会跟她有关呢?”

    身后什么议论都有,林雨桐没搭理,就这么走了进去。

    屋里的人对于林雨桐的到来显然吃了一惊,这位正跟警察在一起说话的中年男人明显慌乱了一瞬。

    对于这种故意将话题往这边引的人,林雨桐只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向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文武:“文先生,听说你遇到这样的事,我特意过来看看。”

    文武愣了一下就赶紧站起来,“林小姐,只是虚惊一场,没想到惊动您了。实在很抱歉。”

    林雨桐指了指刚才说话的中年人,“那位先生是?”

    “是我的经纪人。”文武说了一句,然后抬眼瞥了对方一眼,眼里带着几分警告。

    林雨桐这才走向那个中年人,“你说这个姑娘是我介绍给文先生的,请问当时你在场吗?”

    “没……没有。”这人忙笑道,“是我口误。”

    “我要是没记错,我只介绍了一个姑娘,但不是这个。”林雨桐说着,就朝文武笑笑,“你说是吗?文先生。”

    “是的!”文武忙道,“这个姑娘是跟着过去的,我以为是一起的,这是误会。”

    老板千叮咛万嘱咐对这位海纳的大小姐客气些,他怎么会因为这事攀扯呢?何况这事真是跟人家没什么大的关系。

    林雨桐笑了笑,朝那姑娘瞥了一眼,这才跟文武告辞,“……万幸没有出大事,要不然真是……”

    文武后怕的很,他发现有人的时候不免惊叫了一声,差点把这姑娘吓的从窗户口掉下去。真要是出了人命,那才真是大麻烦呢。心有余悸的跟林雨桐客气了几句,又送到门口,两人握手告别,叫周围围着的人看看,他们之间并没有那些猜测中的不能说的阴谋。

    林雨桐从门口的人群中挤出去,这才发现杨天已经在门外了。

    “小姐。”杨天皱眉往里面看了一眼,“要我去处理吗?”

    林雨桐摇头,“说起来也不怪人家。走吧,就这样吧。他不会乱说的。”

    杨天护着林雨桐回房,在电梯门口碰上了缩在一边的开颜,她带着几分后怕:“怎么样了?”

    “谁叫你上来的?怕自己上不了头条吗?”林雨桐拎着她就走,进了电梯直接塞给杨天,“将她带回她的房间,等她父母过来你再回来。”

    杨天对开颜可没什么好脾气,惹了多大的麻烦。

    开爸和开妈到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半,并没有耽搁多长时间。杨天直接道:“……两位都是明理的人,应该知道这事不好处理。不是我们大小姐不帮忙,实在是对方是彩凤的艺人,这一点两位都明白的吧。”

    对外,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认为彩凤跟海纳是冤家对头,那么彩凤的艺人能叫海纳的老板去求情吗?不能!只能越参与越糟糕。

    开爸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明白!已经给你们添麻烦了。”

    等杨天走了,开妈将门一关,直接一巴掌就扇在开颜的脸上:“……你出门的时候怎么跟我说的?不是说出来旅游吗?不是说要做什么社会调查吗?这就是你的社会调查!半夜跑到男人的卧房去调查了?”

    开颜都被打愣了,从小到大没挨过打,她捂住脸,“……去的又不是我……我根本就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开妈呵斥道,“白长个子不长脑子……”

    开爸一拉拉住开妈,“行了,赶紧走吧。别在这里耽搁了。”

    “陈燕怎么办?”开颜抬起脸问了一声。

    还问?

    人家怎么办关咱们什么事?再说了,想出力也得有能出力的地方吧。别在这里耽搁的连自己也陪进去。警察好歹还讲理,可那位闻着味就扑过来的娱记,才不管真相是什么,只会瞎写一通。闹不好明天自家的闺女就成了那陈燕的‘同谋’了。

    天亮的时候,酒店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都急着要第一手资料。剧组出去开拍以后,杨天留下,以防出现紧急状况,他要留下看着事态发展做公关。

    林雨桐干脆就没急着起床,半夜三更折腾到天亮,是够累的。

    一醒来苗苗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开颜那事是怎么回事?”

    什么事?

    林雨桐一时还没明白过来,“出什么事啊?”关开颜什么事?

    “你看新闻吧。”苗苗声音带着焦急,“他们说开颜花钱雇了高中同学跟拍文武的私密照片。”

    “什么?”林雨桐一下子就坐起来了,“我先挂了,容我看一下。”

    结果满屏都是骂开颜的。而那个陈燕,则成了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因为曾在高中的时候就被开颜欺负,所以惧怕她。对她的话,不敢不听。

    这是在替陈燕脱罪!毫无疑问,这个陈燕的背景肯定比开颜家里的背景深。

    四爷从外面健身回来带了早餐,见林雨桐坐在床上浏览新闻,就道:“别看了。看了也没用,我查过了。陈燕的父亲是开颜父母的上司。而陈燕的家里的其他亲属,所处的职位都不低。这事要是开家不主动站出来,谁出面澄清也没用。”至少这一拨人知道轻重,并没有拉扯桐桐进来。

    林雨桐叹了一声,接过四爷递过来的豆浆,正要喝手机就又响了,是开颜。

    “桐桐……你知道的,我不是那样的人……陈燕是胡说八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你清楚的……你说句话……”

    “可以!”林雨桐直言道,“如果你们家决定将对方告上法庭,我会出庭作证。”

    “好!”开颜破涕为笑,“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放下电话,开颜看着开爸开妈,“咱们找律师,咱们告他们……”

    “你们各执一词,咱们能胜诉吗?”开爸捂着头,“打官司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可是林雨桐说肯为我上庭作证。”开颜看向开妈,“我有人证的。”

    “可她能证明什么呢?”开妈一夜之间变的憔悴了起来,“除了能证明你半夜找她了,其他的什么也证明不了。你们俩私下说的话,谁也证明不了……”

    “证明不了不等于要这么沉默下去。”开颜脸都白了,“哪怕就是输了,我也得叫人知道他们是怎么信口雌黄的……”

    “然后呢?”开爸看向女儿,“然后就是我跟你妈都丢了工作,什么也没有了。这个家就彻底毁了。”

    开颜睁大了眼睛,“所以,你们不准备告他们。打算就这么认了……”

    “出国吧。”开妈看向女儿,“对方愿意出钱,能叫你的后半生在国外过的舒舒服服的。孩子,去吧!这事……”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这事慢慢来,爸爸妈妈总会给你讨还公道的。”

    “你……你……你们……”开颜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陌生极了,仿佛一夜之间,她的世界整个儿的颠覆了。

    林雨桐太清楚这种事情了,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不主动出声,别人那都是狗拿耗子。开家父母只怕是不得不咽下这口气的。

    这两天,林雨桐接到好些电话,都是班里的同学打来的。谁都不信开颜是这样的人。

    高中的时候欺负同学?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苗苗曾经试图找过开颜的两个高中同学,请他们给开颜做证。但是遗憾的是,谁都不敢站出来。得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她家里的人都不站出来,你凭什么?”

    文娟更是当天就买了车票往学校赶。

    但这事只能这样了。

    圆饼老师那里的消息:“她父母跟我联系,要办休学手续。”

    这样也好!先避出去再说吧。

    等林雨桐从拍摄基地返回家的时候,事情已经有了结论了,陈燕因为长期被校园暴力,导致精神状态异常,因此没有负刑事责任就直接释放了,交给家人看护。而开颜胁迫同学跟踪偷窥,因为证据不足,不予追究责任。

    这事情就这么画上了一个句号。

    “这就是交友不慎,没有判别能力的结果。”朱珠教导闺女,“你以后交朋友也该慎重一些。你看这个叫开颜的小姑娘吧,就是太不谙世事。你前后想想,她这同学追偶像,那可是费了心思了。只怕连你住在酒店的消息她也知道。要不然,为什么开颜半夜的时候能准确的摸到你的房间门口呢?我可不相信前台能把消息给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姑娘。那酒店一年四季几乎天天都住着演员明星,没有点保密意识,这生意还怎么做?人家把消息搜集的这么清楚,叫上她只怕也是为了更方便的。你前脚进健身房,后脚就碰上同学,你说巧不巧。”

    叫她这么一说,整个都阴谋论了。

    “所以啊,我就十分看不懂现在的小姑娘。明知道酒吧里什么人都有,但还是一个个的往那地方跑,非得吃亏了才知道厉害。明知道不能在外面喝醉,可为什么还跟着乱七八糟的人上酒桌,人家请了就去喝。”朱珠摸着闺女的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千万要记住了。”说着,她冷哼一声,“要是我,谁要是敢这么欺负我闺女,哪怕是玉石俱焚呢,我也不叫他们好过。”

    只要开家豁得出去,把陈家那些关系网往出一扒拉贴在网上,这事其实就算是解决了一大半了,任谁一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开家的父母他们考虑的问题也确实是大问题。现在看着是痛快了,以后呢?以后这小鞋少的了吗?家里的经济来源要是断了,又该怎么办呢?

    “所以,不能说人家是对是错。”朱珠说着,就笑问林雨桐,“你说是吧?”

    这是怕自己贸贸然傻傻的出去打抱不平。

    林雨桐能说出出庭作证的话已经是极限了。而且就算作证,也未必就能被采信。毕竟,跟开颜认识也才半年。再说了,人家背后的事情,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打抱不平这事,根本就站不住脚。

    这事办不成不说,管了闲事就意味着多得罪了很多人。得不偿失啊!

    正月十二,新的一学期开始了。宿舍里却少了一个人,开颜的东西在昨天已经被她父母全都拿回去了。正式休学了。

    “开颜打电话说,出国的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苗苗坐在开颜的椅子上,“听起来好像还是不甘心,她说她自己会讨回这个公道的。”

    林雨桐整理床铺的手一顿,“吃了这么一大大亏,也该长大了。”

    “不过那陈燕家是不是也太黑了。”文娟被这次的事情吓的够呛,“为了不叫他家的孩子坐牢,不惜毁了另一个孩子的前程。这事太缺德。”

    “少见多怪。”苗苗不以为意,“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

    “我要把这些写进小说里。”文娟抱着笔记本,噼里啪啦的一通敲打。

    林雨桐转移话题,将元宵晚会的票拿出来给两人,“一共五张,本来有开颜一家的票的。如今也用不上了,你们看着分吧。”她看向苗苗,“你爸不是来了吗?要是没走,一起去看吧。”

    这种票对林雨桐不算什么,但外面却是买不到的。苗苗将票攥在手里,眼神却有些复杂。

    文娟笑嘻嘻的拿了两张,“……我能送人吧?”

    “随你。”林雨桐不管她们怎分配,给谁都一样。

    文娟将票收起来,转脸林雨桐:“你是不是给我打赏了?”

    说的是她写的小说,读者的打赏。

    “没有啊!”林雨桐失笑,“我最近忙的,都没顾得上看。”

    苗苗噗嗤一笑,“也别看我,我俩都不傻。要真打赏直接把钱给你就行了,干嘛傻乎乎的叫网站赚一半。”

    也对!

    文娟面色很奇怪,“我跟你们说,过年在家里更新,碰上几个神豪的读者。连着好几天,一打赏就是一百万文学币。”

    一百万文学币相当于一万块钱吧。还连着几天几个读者打赏,这还真是不多见。

    尤其是在女频,很少遇见这种神豪读者的。

    苗苗马上扑过去,“我看看,我看看这是谁啊?”书真的不至于好看到这种程度的。

    “没名字。”这也是文娟纠结的地方,“这几个用户名都是用标点符号的。一个圆圈,一个圆点,一串省略号什么的。而且只有一个能关联到微博,其他的都是披着马甲的……”

    “那肯定是一个人啊。”苗苗马上八卦了起来,“你写小说的事,除了咱们宿舍你还跟谁说过?”

    “没有!”文娟摇头,“叫认识的人看了,多不好意思啊。”

    苗苗看林雨桐,“要不是咱俩,这么大手笔的打赏会是谁呢。”这打赏把文娟这几年的学费生活费都给付了。她认真的看文娟,“该不会是谁看上你了吧?”这姑娘比上学期瘦了一些,看起来虽然还是圆润,但是皮肤白皙,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子嘴巴张得也小巧。再加上人靠衣装,穿的是自己那边闲置出来的衣服,怎么看,也是个俏佳人啊。

    文娟被苗苗的话雷的外焦里嫩,又见她眼神怪异,忙道:“去!一边去!哪个男人看女频的小说?”还是这种傻白甜文风的。“要是真有这样的男人,那这得是什么性子的?”

    打赏这么大方,肯定不会是小男生。一想到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抠着脚捧着少女心……哪怕是金主也有种想吐的冲动。

    “文娟,我敢打赌,这位符号君八成真是看上你呢。”苗苗哈哈大笑,“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你写网文的。”

    “去!”文娟白了对方一眼,“我觉得这是个贴心的阿姨。你看我给这个能关联上的微博私信以后,人家回复我了……”

    “微博号是什么?”林雨桐趴在床上往下看,也看不清楚,直接问了一声。

    “还是个奇怪的符号。”文娟叹了一声,“我拿一张票,问问他地址,想给他快递过去。看他以往的微博,他该就在这座城市里。”

    说了一会子话,班级群里有消息了。上学期的成绩单下来了。

    “考的怎么样?”林博问坐在对面的圆饼,“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圆饼将手机递过去,“你自己看。”

    一串以9字打头的成绩叫林博的嘴角越翘越高,“要么说是我闺女呢。这聪明劲就是随我。”

    “不说摆个谢师宴?”圆饼挑眉道:“你丫用人用的太狠了。”

    “谢!谢!谢还不行吗?”林博哼了一声,“不过,这奖学金……想办法体面的推了,要不然说什么的都会有。”

    “你恨不能给你闺女身上按个真空罩,所有的病毒都挡在外面。”圆饼摇头,“这种教育方式不对。你就说我们班那个开颜,你闺女的舍友。那孩子不就被坑了吗?父母保护的太好,对孩子没好处。”

    “你懂个屁。”林博冷哼一声,“等你自己当爹了你就明白了。”

    “我跟你说,我之前还想着不行的话把那个诬陷人的那家人给拉出来曝光曝光,可一想,现在这个时机也不对。”圆饼冷哼一声,“这干一行就得爱一行,我当了人家的老师,这爱护学生至少得做到吧。先放放,等时机到了,看我收拾他。如今闹起来,不管结果如何,开颜那姑娘前程就都毁了。还不如放放,叫这事情冷下来了,再说吧。”

    林博觉得,这也就是圆饼身上唯一的优点了。对自己人绝对护短。正要说话,桌上的手机响了,是圆饼的手机。

    林博直接就给点开了,结果是一条微博的私信,“谁啊?问你要地址,给你寄东西。”

    圆饼蹭一下起身将手机给夺过来,“怎么看人家**呢?”

    屁的**。“谈恋爱了?”

    “没有!”圆饼一看是‘涓涓细流’的私信,心里就咯噔一下,想起林博说的‘恋爱’他就有些不自在,干脆直接起身道:“行了,我也不要你的谢师宴了。我过来就是提醒你一声,别把你闺女看的太死了,叫孩子自己有点空间,要不然长不大,这得引以为戒。”

    不管因为这话陷入沉思的林博,他直接出门,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按你的意思我可是把该说的都说了。那件麻烦事解决了吧?”

    “嗯!”四爷看了对面坐着的人一眼,觉得现在不方便跟他在电话里深入的交流,只道:“办妥了。你以后可以安心的出门了。”

    江桥看着四爷撂了电话,就狐疑的道:“电话里的声音我怎么听着耳熟呢?”

    “少有你不熟的人吧。”四爷坐在椅子上一转,侧面对着他,“说吧,到公司来什么事?不是在片场盯着呢吗?大老板走了你就偷懒了?”

    “我为什么来你不知道吗?”江桥身子前倾,“你不是有事要告诉我吗?在淮柔呆了好几天,你到底想的怎么样了?走的时候也不知道说一声,你到底什么意思?”

    “哦?”四爷一副才想起来的样子,“你说这个啊。我后来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告诉你为好。”

    什么?

    江桥蹭一下站起来指着四爷:“你……你逗我玩呢?”说完,才有几分恍然,“你丫根本就没事对不对,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明白了……你丫就是为了追……”

    “慎言。”四爷冷眼一丢,“你见我们私下在一起了?”

    江桥一噎,“这还要亲眼看见?”酒店的录像翻出来你能跑了?

    “眼见为实。”四爷轻笑一声,“拿到证据再来跟我说话。”记录早动过手脚了,你查个屁。我防媒体比防你防的严密。

    气哼哼的江桥摔了门直接出去了,办公室的门却被敲响了,秘书进来低声道:“老板,董事长请您去一趟。”

    “就说我出门了。”四爷直接起身,一点也没把江天的话当回事,“叫司机备车,去工地。”

    “衣服都带够了吗?”林雨桐在电话里问四爷。

    “够了。”四爷堵在半路上,腿上还放着施工图纸,“不够叫司机回来取就是了。我不在工地住,晚上去酒店。”又不是特别偏僻的地方,开车四十分钟也就到了条件相对还行的酒店,“你呢?干嘛?”

    刚才正在给康来回短信,这事……不值一提吧。“我正准备给之春寄点东西。”给舅妈的护肤品和瘦身膏也该寄出去了。

    又絮叨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因为康来想起了之春,林雨桐直接在网上找了快递公司,定了时间,他们会上门收快递。

    晚上的时候,快递员才过来,在宿舍楼底下。

    “我也去。”文娟拿了一包东西,还有一张票,“我给符号阿姨寄点东西。”

    “符号君回复你了?”林雨桐有点讶异,她一点都不认为这么大手笔的会是一位阿姨。

    “回复了,不过留的地址是个酒店的房间。”文娟皱眉,“大概还是不放心陌生人……”

    谁说的清呢?隔着网络呢。

    “你也别太实诚。”林雨桐提醒了文娟一句。

    “知道。”文娟保证,“不见面……”

    下楼的时候,正好碰见同班的一个女生:“你们还不知道吧,奖学金和助学金都下来了。”她复杂的看向文娟,“她可是大赢家。”

    林雨桐打开班级群,打头写着林雨桐主动放弃奖学金等等的话。可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这一码事。不用问都知道是圆饼处理的。

    然后再往下看,文娟有国家一等奖学金,学校一等奖学金,国家一等助学金,学校一等助学金,还有三台一等助学金,这是从校外拉来的赞助,三台指的是三家电视台,因为领导都是传媒大学出去的,所以给了母校一些帮助。各项累计起来,一共得有一万六千块钱。

    “这么多?”文娟自己都吓了一跳,学费一年才八千多。这可相当于自己一年的学费和一学期的生活费了。

    “你成绩好,是你该得的。”林雨桐说了一句,但还是觉得圆饼这位辅导员做事够任性的,这么多一等奖往一个人身上砸。

    两人在楼下寄了东西刚要上楼,林雨桐就瞧见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路灯下,隔得有点远,看的不是很清楚。

    “怎么了?”文娟顺着林雨桐的视线看过去,“这人……有点眼熟。”

    “给苗苗打电话叫她下来。”林雨桐低声道,“那是她爸。”

    “想起来了。”文娟赶紧摸电话,“是有点熟悉。”

    “苗叔叔。”林雨桐打了个招呼。

    “哦!”苗爸一愣,上下看了林雨桐一眼,“是苗苗的同学吧。你好你好!”

    “我们已经打电话了,她马上下来。”林雨桐朝楼上指了指,“宿舍管理有点严格,上不去。”

    “没关系!没关系。”苗爸摆摆手,“这不是开学了吗?我就是顺便过来看看。我们家苗苗看着和气,其实脾气有点硬,你们多担待点。”

    正说着话,苗苗就过来了。林雨桐和文娟不妨碍人家说话,直接上了楼。

    “其实苗苗她爸对她挺好的。”文娟叹了一声,“她就是扭不过劲。”

    “爸……你怎么来了?”苗苗的手攥紧,想起那两根送去检测的头发,心慌了一瞬。“生意谈的怎么样了?”

    “生意的事,哪里是说谈成就谈成的。”苗爸摆摆手,“我是看了最近的新闻,出事的女同学我好像有点印象,是你们宿舍的吧。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现在的社会,人云亦云的人太多了,迁怒的人也太多了……”

    “没事!”苗苗强笑了一下,“没人找我们麻烦,也没人说什么难听话。”

    苗爸忙着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他欲言又止,吞吞吐吐了半天,才又道,“苗苗,是不是钱不够花啊。怎么想起弄了个什么工作室。你现在正是学习的阶段,先好好学习。其他的不用管。爸爸已经托朋友帮忙了,肯定在京市给你找个体面的单位。是报社还是电视台,都行。大的电视台爸爸没本事把你塞进去,但是其他台,像是农业频道,戏曲频道也还都不错嘛。又清闲……要是钱不够花,你就说话……”

    苗苗的手再一次攥起来,心里突然一揪一揪的,难受的厉害,“……没事,够花,我就是喜欢赚钱……”只有手里有钱,心里才觉得安稳。这世上没有什么比金钱更叫人觉得安全了。

    苗爸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肩膀一下子就塌了一样,“那……好吧……你喜欢就好……去吧……上楼去吧,外面怪冷的。我也先回酒店了。你先走,爸爸看着你上去……”

    苗苗转过身进了宿舍楼的大门,想了想又转身出去,正好看见有些佝偻的背影,不知怎的,她鼻子猛地一酸,“爸——”

    苗爸站住,回过身来脸上带着笑:“想起有什么想要的了?”

    苗苗跑过去,把晚会的票塞到苗爸手里,“先别急着回去,咱们正月十五一起去看晚会。”

    苗爸愣了一下,忙应了一声好,“没一块过年,一起过元宵也好……”

    回到宿舍,苗苗直接上了林雨桐的床,趴在她的身边,看着她修改剧本,然后悠悠的问了一声,“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林雨桐停下手,“你不是一直等结果呢吗?也该出来了。与其心里悬着,倒不如等等看。”

    “我有些后悔了。”苗苗胳膊枕在头下面,“后天你能陪我一起去鉴定中心吗?我不敢去。”

    “好!”林雨桐一口应了,也许结果对于苗苗来说,确实是有些残忍的。

    苗苗刚要起身,边上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康来。

    “这是谁啊,电话打的这么勤?”她将电话拿起来递给林雨桐,不免问了一句。

    林雨桐打了一个嗐声,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830章 奇爸怪妈(26)三合一》,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