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837章 奇爸怪妈(33)三合一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奇爸怪妈(33)

    “站起来吧。”林渊拉她起身,“你是想腿麻了再叫我给你揉吧?美得你!”

    丁醇推他, “起开!稀罕?”

    看着她坐在灶前又去扒拉火, 林渊靠在一边:“还是抓紧收拾东西吧。我已经跟当地的教育部门说好了, 新人马上就来报道, 你在这边的事也完了。就是赖在这里, 人家也不稀罕你?”

    “从哪找的人?”丁醇抬头看他, “没有耐心的人在这里待不住。”

    “在这里呆三年,可以在一线城市换一套房,你看有人干没人干?”林渊斜眼看她,“你又不是没钱, 找个人替你上课,从你家那房租里一月多拿出两三千块钱补给人家,你自己找个舒服的地方待着不行吗?蠢!”

    你才蠢!

    她垂着头默不作声, 火映在她的脸上叫她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怅然。

    “伯父伯母……你觉得这里太远的话, 咱们选个日子迁坟吧。”林渊蹲在她边上, “你这样,伯父伯母看着也觉得心焦。”

    “回去?”丁醇深吸一口气, “我还真有些怕了。”

    回去该干什么?

    “怕什么?怕我不娶你?”林渊起身坐回炕沿上,“要不明天咱们在这里的民政局领证?”

    别逗了!

    真要这样你父母还不得吃了我?

    她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道:“不急!谁知道你这十年是怎么回事?有过几个女人,养了几个情人,我看清楚了再说。”

    扯淡!

    林渊又冷笑着瞧她,“要是有情人我还来找你?”

    “也对!除了我没人受得了你。”她把挂面下到锅里,用筷子搅了搅, 涩然的说了这么一句。

    林渊正要说话,炕桌上的电话响了,是丁醇的手机。他毫不犹豫的接起来,是政府的工作人员来做丁醇的思想工作的。林渊三两句的应付完挂了电话,这才发现屏保上是自己的照片。而且这照片是前段时间参加一个政府商务座谈会的时候拍摄的。网上一搜都有。他顺手翻了翻相册,里面全都是自己的照片,网上能找到的都在这里了,比自己的秘书搜集来的一点也不逊色。再翻到联系人,家人那一栏里,只有一个电话,也正是自己的电话号码。其他的电话全都是工作电话,除了标注着领导的一类电话,剩下的都是学生家长的。而通话记录里,更是十天半月都不见得有一个电话。至少这半年来,通话记录上只有十三个,一半还是这两天打的,应该是安排拍摄的事情,所以密集了一些。这样离群索居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到底是怎么熬下来的。

    丁醇将饭摆在炕桌上,一把拿过了手机,“吃饭去,看什么看?”

    林渊一把拉住丁醇抱在怀里,“怎么不找我?只剩下我一个亲人了为什么不找我?”

    丁醇嘴角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当初我以为你能找来?谁知道一年两年也不见你的踪影。我以为……”

    “你什么信息都没留下我怎么找?”林渊恨不能掐死她,“你家里拆迁是在你失踪后一年零两个月的时候吧?当时我查到了替你办这些手续的是张教授,可等我找到张教授家,人机出国了。这一出国,人海茫茫,我上哪找去?你的房产是没动,出租也是当年张教授谈好的。租金按时打到你的账户上,可是十年了,你的账户只有存入没有取出,我上哪儿查。就连租户自己留着的手机号码,也没有实名,根本就是个黑卡……”当然了,早几年的时候办卡很容易,也没有要求实名制,你只说是要办卡,掏钱就能办,管理相当混乱。“我说你是不是傻,你从来不露面,甚至没打过电话,那些租户为什么那么老实,该交租的时候从来都不拖欠,租金涨了几回你估计也不知道。你以为没有人替你出面,人家能那么老实?你除了长年纪了,到底长哪了?”

    丁醇靠在他身上听着他的心跳声,“我希望你找来,自己又不敢回去。我当时是真的害怕,爸妈没有了,我怎么办呢?找你?把你当成唯一的救命稻草。我知道,我回去了,不管你是不是有女朋友,都不会不管我。但是我会变成什么样呢?我爸以前跟我说过,哪怕是女人,也该有独立的人格。依赖你,会成了习惯的。万一将来出了变故,我自己觉得我肯定承受不住。我呆在这里,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后来,我发现我一个人可以。哪怕这世上没有亲人,哪怕发生再糟糕的事情,对我来说也无所谓。我能养活我自己,我能有我自己的价值。你知道吗?我都想好了,过了四十,我就去收养一个孤儿,好好的抚养他长大,等我老的动不了的时候,有人能将我送到敬老院就行。”

    “就是没想着回去找我?”林渊掐着她的腰,“到现在也没有。”

    “没等到你来,我以为你已经淡忘了。”丁醇笑了笑,“所以更不敢回去了。离得远心里还能有点幻想,等离得近了……”

    “你还是信不过我?”林渊问他,“还是觉得我身边的姑娘太多,所以有钱的男人靠不住?”

    丁醇推了他一把,冷笑一声,斜眼看他,好似要把他看穿一样。

    “不信你验验看?”林渊半点不示弱,说完就扭头到处看,“开关在哪?”

    “什么开关?”丁醇被问的莫名其妙。

    “灯的。”林渊终于在炕边找到了,伸手按了一下,灯关了。

    “关灯做什么?”面都坨了。

    “脸太黑,下不去嘴。”

    “林渊,你个王八蛋……”

    “外面那么多人,你再叫大声一点试试?”

    那你还关灯?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林博在外面坐着,时刻关注着屋里的动静,等到灯灭了,他在心里不由的啧啧两声,他哥的品味一直就是这么捉摸不定。

    关注完了这边,一扭头还是不见自家闺女回来?

    去车上睡了?

    找了一圈才发现,跟周潇两人造了十几罐啤酒,可能把车上的存货都喝干净了。

    周潇的酒量那是久经沙场的,在职场上混的,喝点就还是能应付的。可怜林雨桐是真的不知道不觉得喝多了。原本是陪着周潇喝的,也没打算作弊,可聊着聊着就忘了,有一口没一口的喝了半晚上,还真有点头重脚轻。一站起来,脚下还有点打漂。

    林博对着周潇不好发脾气,但心里却打了一个叉,怎么能叫孩子喝酒呢?幸好没成了孩子的大伯母,这人还不成熟。

    被贴了个不成熟标签的周潇反倒觉得跟跟林雨桐挺聊得来的,这姑娘心智算是成熟的。当个忘年交的朋友也不错。

    “该回去了。”林博将林雨桐手里的易拉罐拿走顺手扔了,“爸爸背你回去,好不好?”

    林雨桐打了一个酒嗝,恍恍惚惚的由着人背着走,剩下的事情还真就不记得了。

    却不知道林雨桐把她安置在帐篷,又叫节目组的一个女编导帮忙,给林雨桐擦了。闺女大了,当爸的也不方便照顾,“再帮我看看后背上有没有什么伤的地方。”

    拍了一下而已,还能伤着?

    一点印子都没有。

    林雨桐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周围乱糟糟的一片。伸手一摸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好家伙,都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换了衣服从帐篷里出来,节目组正在拍摄。她好奇林渊和丁醇昨儿到底怎么样了,在人群中一找,就睁大了眼睛,跟林渊说话的不是四爷还能有谁?

    可能感受到了林雨桐的视线,四爷回过头看了一眼,笑了笑又扭脸过去了。

    孟助理帮着打了洗脸水又拿着牙刷牙膏叫林雨桐洗漱,“早饭在车上呢。我这就给你热去。”

    “拿个面包一瓶水就够了。”林雨桐不好麻烦人家,简单的吃点就得了。

    这次有丁醇的配合,录制的很快。关于丁醇的这一部分录制完成,节目组就要往一些牧民的家里去,这次林博没跟着。几个人进了丁醇的屋子,盘腿在炕上坐了。

    “……有什么生意还需要小江总亲自跑来的?”林博才不相信这小子的话,要不是冲着我闺女来,就见了鬼了。

    林雨桐到现在都没机会和四爷说话,只帮着丁醇烧了热水沏茶端过去。

    “你坐吧。”林渊叫林雨桐,“这生意是冲着你来的。”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为了过来还得找个借口,是挺为难的吧。她端着脸坐过去,也不说话。

    四爷轻笑一声,“其实这事也不光是冲着桐桐来的。趁着两位林总都在,我不如说一下我的想法,两位参详参详。”他说起了林雨桐新近筹拍的电视剧《食医》,“……桐桐叫栖凰以服装首饰的方式投资,这给了我启发,其实这周边产品,又何止服装配饰。比如我现在正在修建的山庄,本就有集住宿饮食旅游参观休闲娱乐于一体,那么我想将一部分场馆改一下,以能够作为电视剧拍摄的场地为蓝本建造,宫殿亭台假山花园,我以这部分场地作为投资,而要求的回报不过是能在山庄里主打食医中的菜谱……”

    修建的场馆是在将来能够使用的。既能当民俗住宿用,又能当旅游景点用,要是时不时的出租给剧组也一样是利润。这所谓的投资,成本其实是相当小的。而电视剧如果拍的好,这很可能会成为短期内的一个旅游热门景点。而且打出这样的菜谱,这是细水长流型的回报。别说是一本万利了,对于他这种算是无本万利。毕竟场馆总是要建的,建成什么样花费都是那么多。可他这一改,立马就不一样了。

    四爷看了林雨桐一眼继续道:“其实不光可以和我们江河合作,朱家是做食品这一行的,就没想着参与进来。食医除了推广菜品,还有糕点。有些可以做连锁店,有些却能在食品厂大规模生产。四时八节,这些传统节日光是送礼这个市场,就是极为庞大的。”

    没错。林雨桐这一思量,不光是场馆的建造服装配饰不用花钱,就是用到最多的食材这一部分,也能省下来了,叫舅舅分一杯羹,却是个不错的主意。

    四爷说着,就又看向林渊,“这里面还有一部分,我觉得万海可以参与进来。”

    “哦?”林渊活动了一下腿,“哪一部分。”

    “海外推广。”四爷只说了这四个字,林渊就露出沉思之色。

    海纳一直在往海外扩张,这个推广能赚的多少经济上的利益还真不好说。但又一样好处却是别的项目所没有的,那就是推广本土文化,这一点给企业带来的无形的资产是难以估量的。不说作为中国人本来就存在的情怀,光是从政治投资这一点上算,怎么看都是极为划算的事。

    接着四爷又说起了其他的,“……可以跟传媒大学合作,表演专业的学生可以以实习的身份参与进来,其他专业的学生也可以安排轮换着跟组实习……”

    如此一来,连群演的费用也能省下一半。这不是一次性的合作,从长久来说,是双方获利的事情。也别觉得这些学生吃亏,他们比学校更希望得到这种跟大导演大制作合作的机会。而作为传媒大学的学生,更学校关系好了,许多事情就简单了。比如这以后忙着拍片的时候,学校必然会开绿灯的。

    “还有厨师技校……”这些人虽然不需要露正脸,但是很多特写的镜头都必须真实。这些学生娃,不光是洗菜切菜炒菜甚至是面点雕花应该都差不多哪里去。这部分的费用是不用出的,因为朱家要是开连锁或是扩大经营,都需要熟手,给这些学生提供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这事完全能谈。而且跟这么多有名的大企业合作,对于小技校来说,这就是往脸上贴金的事,为什么不干呢?

    “再有中医协会……”里面提到了医,那么这个药膳就一定得得到权威人士的肯定,这个招牌一旦竖起来可是不得了的。

    他每说一项,林雨桐眼前就跟着飘过数不清的红票票。这才发现,这不仅是电视剧带来的三五亿的利润。周边产品开发起来,这简直就是个聚宝盆。

    林渊看了林博一眼,“四大名著的挖掘和周边产品,创造了多少财富。更何况是中国的餐饮文化,一旦做出了品牌效益,这不只是一座金山,那就是聚宝盆。”可像是眼前这位将其中的利益挖掘到极致的,还真没见过。今儿也算是长了见识了。只这一个点子,给大家创造而来多少财富。尤其是用利益纽带将一家子这么整合在了一起。当然了,江河参与进来,他的目的也就昭然若揭了,人家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外人。再有就是,这么多实力雄厚的大企业参与,失败的可能性真的不高。炒也能把它给炒火了。

    林博当然明白这里面的意思,可越是明白,就越是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精明了。

    林渊瞥了林博一眼,却笑着对林雨桐道:“去帮你大伯母做饭去。”

    这是我打发去出去吧。另外,现在叫大伯母是不是有点早啊。

    丁醇拉着林雨桐去外面,“跟我来,带你找好吃的去。”

    原来是白蘑啊!

    “倒真是好东西。”林雨桐帮着采,“住在这里也有住在这里的好处,许多吃的都是纯天然的。”

    “这两年也不行了。”丁醇指了指远处,“以前是自然草场,现在都是人工种植的草场。很多野生的东西都难找了。”住了十年,要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怅然了一瞬,心里不免有些想笑,也不过十年而已,林渊已经开始给侄女相看女婿了。岁月不饶人,觉得心理年龄还不大的自己,被那一声‘大伯母’给挂在了高处,这就长辈了?

    两人回去的时候,虽然林博的脸色还不好,但林渊跟四爷却一副相谈甚欢的架势。也不知道三个人坐在一起谈什么了。

    中午吃的是清炒白蘑和米饭,简简单单但也都吃的香甜。

    下去林博去摄制组了,林渊和丁醇在家肯定是有话要说的,林雨桐发现竟然跟四爷有了独处的机会。

    走的远了,见周围没人,林雨桐才问他,“说什么了?怎么就放行了?”林博不管了?

    想的美!

    四爷不跟她解释,“正当的接触是可以的。”

    只开了这么一个不算大的口子。

    “那你真亏了。”林雨桐都可惜,“想了那么多办法,送了这么一大份礼过来,结果呢?”

    “结果就是能跟你在这里呆几天。”四爷指了指不远处的帐篷,“我叫人搭的,过去看看。”

    原来就是为了这个过来的。

    到了跟前,才觉得这帐篷有点眼熟,进了里面她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摆设跟当年的何其相似,“连屏风都有,怎么弄来的?”

    连着好几天,晚上两人会学校那边,各睡各的帐篷。白天基本就在外面晃悠,林博跟拍摄组的时候也能偷偷的骑骑马,得闲了两人什么也干,或是背靠背坐着歇一会,或是手拉着手在这里散步。

    直到拍摄组基本上拍摄完成了,接替丁醇的一个小伙子也来了,一行人才启程往回走。此时已经是八月中旬了。草原上已经有点冷了。

    丁醇的出现,给林家算是给林家扔下个大炸弹。

    带着丁醇回家,苏媛女士半天都没回过神来。高原式的黑中带红,这冲击不可谓不大。

    老爷子倒是唱的高调子,“坚守在最艰苦的地方教书育人,好啊!好!要是多一些像是小丁这样的年轻人……”

    话没说完,就被苏媛瞪了一眼缩回去了。

    丁醇倒是一点没介意,一下飞机,被另眼相看的已经习惯了。

    朱珠倒是在一边帮腔,“这个很好调理的,半年一准能恢复。只要离了那个环境……”

    苏媛不言语只看向林渊,“你……们是认真的?”

    “十年还不足以说明决心吗?”林渊这么说了之后语气又淡然下来,“您要是不同意……”

    “谁说不同意了。”苏媛知道,自己同意不同意一点都不重要。“那你们商量吧,看看什么时候办喜事。”

    这么干脆倒是出乎大家的意料。

    林雨桐觉得老太太这是被逼无奈了,儿子年龄不小了,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她是不会拦着的。丁醇好歹出身不错,父母虽然去世了,但生前却是大学教授,真正的书香门第。品行上来说,一个人耐得住清贫坚守十年,坏不到哪里去,人家也不会贪图家的什么。再加上林渊又不蠢,这女人心里要是没有他,他断然不会结婚的。有了这几点也就行了。

    倒是丁醇自己,没有那么急切,“好歹等上半年吧。”

    她指了指自己的脸,明显还是有些在意:“另外我也想把工作的事情敲定了再说。”

    这话一出口,倒是叫老太太更高看了两眼。林家向来没有把女人关在家里不叫出去工作的惯例,老太太尤其是喜欢自立自强的姑娘。

    林雨桐还以为林渊会给丁醇安排工作,谁知道人家丁醇自己去找的,可能是托了父母以前的关系,很快的进入一家出版社。现在的出版社是不太景气,但也分是什么出版社。这家出版社做的主要是中小学教辅书这一块,所以,哪家都会倒闭就这种的不会。不仅不会,效益还相当不错。

    这事按说跟林雨桐也没什么大关系,但随着大二的来临,她终于可以不用坚守在学校宿舍了,晚上回家住完全可以的。但是林博开始忙了,不说食医这么大的一摊子没有他帮着看着不行,就是跟Y视合作的节目,不跟着也不行。一个月里倒是有二十天是在外面的。朱珠就算是不出差,晚上也不可能早早的回家,常不常的过了凌晨,林雨桐早就睡了。对于两人来说,竟然对照看不了孩子了。当然了,林雨桐不用人照看,但是他们哪里放心。林博已经打算叫老两口住到小区这边来,跟着闺女陪读了。

    “叫小福陪着不就好了?”林雨桐被折腾的怕了。

    “小福能管住你吗?”林博不答应。

    林渊拍板了,“你们回来桐桐跟你们住,你们不在,就跟我们住。你嫂子的单位离你们那边近便,我在那边买了房子,给桐桐留了房间。”

    那我还不如住学校呢。

    当然了,这些对林雨桐来说都是小事。真正的大事是陈导那边杀青了,食医要正式进入筹备阶段。演员到位之后,按照林雨桐的打算,是必须培训半年的。如果演员不能做到这一点,那就不能用。

    “培训?”陈导都没想到林雨桐会要求这么严格,“现在很多人都急着挣快钱,你这一耽搁就是大半年,按你的计划,九月中旬开始培训,大约到明年三四月的时候才开始拍摄。中间除了生病,家里确实有大事,剩下的还不许请假。能做到这一点的演员……就算是把我的老脸搭上,我估计愿意的人也不是很多。”

    “咱们要做的就是精益求精。”林雨桐在这一点上丝毫也不退让,“精心不精心比较前后两版的红楼……您很长时间不做电视剧了,要做就做一个经典出来。只能被追赶,从不曾被人超越。”

    倒是最后一句话真的打动了陈导,到底是妥协了,按照林雨桐的意思来。

    陈导的名气不是盖的,一放出消息,愿意来的人几乎能打爆了电话。可是一说要培训大半年,七八成的人都打了退堂鼓。这些人几乎都是一二线的明星了,大半年下来得耽搁多少钱?陈导的电影是那种露一面的小角色都是明星级别的人物,只有抢不到的,还从来没出现过招不到人的情况。小老头的暴脾气上来了,还就不信了,没明星我还不要明星了。我保证用过的演员都能捧成明星。不就是造星吗?这些年自己造出来的明星还少吗?这一较劲,倒是开始挖掘新人了。

    林雨桐对这事根本就不怎么掺和,陈导看中名声,不会干那种砸了牌子的勾当。要论起认真,那是丝毫也不含糊的。

    大二开学以后,林雨桐悠哉悠哉的上学,得空了去一下姚老那里。姚老是个特别认真的人。林雨桐觉得剧本送过去一个月怎么也改出来了,可姚老给林雨桐的答复是一年。需要一年时间惊醒雕琢。林雨桐写了一年时间,姚老要改也需要一年时间。她自己是空余时间写的,而姚老是什么也不干,只专心的修改剧本。这叫林雨桐有些汗颜,如今很难见到如此认真踏实又执着的人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住宿舍,不是很想跟林渊和丁醇一起住。但混了两个星期,林渊的电话就打过去了,“老老实实回家,要不然我叫保镖去教室门口接你。”一个姑娘家,晚上放学先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开视频会议等等,然后在十点半以后又要往宿舍赶。折腾来折腾去的,图什么。

    林雨桐对着电话半天,放学的时候正在教学楼下看见了林渊的一个司机。

    新买的房子是跃式的,就在学校对面的小区背后。从小区穿过去从另一口入口出去穿过马路就到了。不过是多走五分钟的路罢了。

    “房间在楼上。”丁醇带着林雨桐上去,“我跟你大伯都在楼下住,轻易不上来,不用觉得不方便。”

    “没有不方便。”林雨桐不好意思,“不是不想跟您住,主要是想自由一点。但现在看来,家里人都不是这么想的。”

    “当然不行。”丁醇理所当然,“像你这么大的孩子还都读高中呢。家里父母能放心一个人在外面住宿吗?你看那些读高中的孩子,家长陪读的占了大多数。上学放学都是大人接。再说了,你这张脸很多人都认识,你自己身后代表了多少财富心里应该有数。有件事你大概不知道,你大伯生意上一个伙伴,孩子在美国被人绑架了。赎金给了,孩子还是……万一有人动了歹心,要铤而走险怎么办?小心总没大错,别叫大人跟着担心。你爷爷奶奶本来想陪读的,但俩老年纪大了,真有个什么也帮不上忙。这边的环境比不上老宅。”

    林雨桐没法说我的能力不绑架绑匪就不错了还能绑架了我?但这事谁也不能说,说了也没人信。她朝楼下指了指,“保姆还带保镖功能的?”

    “你大伯找来的。”丁醇拉来衣柜叫她看,“都是你妈叫人送来的衣服。别的不用带。”

    晚上睡前林雨桐亲自给丁醇做了面膜,“比刚回来的时候已经好多了。再有两月就不怪看了。至少能恢复成小麦色。”

    林渊回来的时候就见两人在沙发上嘀嘀咕咕的,他换了衣服出来,就拍了拍林雨桐的头,“给你找了俩保镖,出门带上。”

    不用这么草木皆兵吧?

    “听话。”林渊说话向来都不给人质疑的空间,“人心比你想的险恶。陈家的孩子在外面不知道怎么被人在水里做了手脚,放了DU品进去,喝下去就上瘾。然后被人家胁迫写下巨额的借条。赔了钱倒是小事,这DU是那么容易戒掉的?孩子一辈子都毁了。那孩子才多大?十六还是十七?跟你年纪相仿。有人盯上他,怎么会知道没人盯上你?不管什么社会,都有阳光照不到的阴暗面。小心没有大错。别叫大人跟着担心。”

    这种事新闻是不可能有的,谁还能宣扬的到处都是。但很多吸DU的本身也不是愿意吸的,就是这么无知无觉的被人给拉下水的。所以,林雨桐对那种类似于酒吧这种乱糟糟的地方一直敬谢不敏。没想到还真是有这样的实例。

    从这天气,林雨桐多了两个几乎是寸步不离的保镖,一男一女。上课的时候,这两人就在教学楼下的车里。这活也不是好活,一天一天这么枯燥的继续着,也不是谁都有这耐心的。

    “现在工作多难找啊。”苗苗倒是不以为意,“我相信他们的工资在这个数。”她伸出三根手指。

    这个林雨桐还真不知道,“是我大伯付工资,我还真没问过。”

    这天放学,刚上车要直接回去,电话响了。是董双双打来了,“有空没有?出来一趟吧,是公事。”

    该有的交际还是要有的。林雨桐不知道董双双叫自己是什么事,但面子还是得给。约了地方,跟丁醇打电话说了一声要晚回去,这才叫赵平开车直接过去。

    到地方的时候董双双已经到了,不远处也坐着两个保镖。她见了林雨桐身后的人就笑:“最近两家连着出事,把大家吓的可够呛,我爸一向都不管我的,这回破天荒的给了我俩保镖,家里的保姆都换了。”

    林雨桐应和了两句,就进入正题,“家里还等着呢,晚上在外面的时间长了,怕是该着急了。”

    董双双也不墨迹,“我是做个中间人的。听说你和陈导筹拍电视剧,有人想毛遂自荐,但苦于没有跟海纳合作过,所以一直没有门路。找到我这里了,我就是搭个线。人我约来了,行不行的你们自己谈。”

    直接去剧组的筹备组不就完了,干嘛这么费劲。

    等人来了,林雨桐这才发现,董双双介绍的演员是外籍演员。

    一个看起来中等个子,很绅士的男士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走了进来,中生涩的中国问好。看他们的礼仪,林雨桐就可以确定对方是H国人。

    “……我们很希望跟林小姐合作。”这人的汉语不好,但磕磕巴巴的说的还基本能听懂,“当然了,有了我们的演员参加,我可以跟林小姐保证。电视剧一定会在我们国家上映,我想这事符合林小姐的利益的。”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电视剧的题材。”林雨桐拒绝合作,“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不认为一个对中国文化不熟悉的人能演出它的精髓。所以,合作还是等以后吧。这次实在是不合适。”

    “林小姐……”这人没有要放弃的意思,“我们的演员很专业,也很敬业。演戏当然是逼真的。只要给我们机会,你就能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而且我们的片酬不贵,五千万而已。这也是我们的诚意!”

    五千万?呵呵!真是跑来圈钱的!

    作者有话要说:  估计明天还会收到私信,再次强调,请勿对号入座!谢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837章 奇爸怪妈(33)三合一》,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