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综].

第859章 奇爸怪妈(55)三合一

类别:www.sbf812.com 作者:林木儿 书名:敛财人生[综].

    奇爸怪妈(55)

    董双双示意秘书点开海纳的官网,很容易就在最显然的位置找到了音频播放扭, 在音频的上方, 还有这么一句话:感谢无偿提供这段音频的同学。

    秘书心里疑惑了一下,被人给录音了吗?海纳的运气也未免太好。她心里思量着, 鼠标轻轻一点,就传来清楚的说话声。

    “合作?……有什么项目和计划需要资金吗?”

    音频开场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直接出来的就是林雨桐的声音。董双双对着秘书一笑, 低声道:“什么无偿提供音频的同学?无中生有……这要不是林雨桐偷偷录的就见鬼了。”哪有刚好录音开始就进入了正题呢。“她那人心眼忒多了。”那些学生娃在她面前玩心眼,也真是够自以为是的。

    秘书笑了笑, 也有些认同。两人继续往下听。这回说话的是个男同学的声音。

    “这是咱们班的同学做的一个策划案……基本上有一半的人都参与进来了……我们想做一个新闻节目……这个节目我们没有资金……同样也没有播出平台……我们想跟海纳视频合作……你看是不是有合作的可能。”

    董双双点了暂停, “这个是那个刘山的声音吗?”

    “不是!”秘书低声道,“他们那期节目我看了, 这个说话的是那个叫李群的。”

    董双双这才想起第一期节目的时候这些人都上过节目, 对声音敏感的人不难分辨出谁是谁来,她笑了一笑, “你听, 他说有一半人参与进来了……可这些同学并没有在归属权中分配到既得利益吧?”

    秘书点头, “是!”

    那这就有意思了。

    “我能知道这个主意是谁出的吗?”这是林雨桐的声音,

    “他的主意一向最多。有了这个想法,就拉上这些难兄难弟们。我们都觉得应该还有搞头, 大家商量了一个月左右,才出了这么个策划案。”

    “嘿嘿嘿……”

    秘书按住暂停,“这个笑声是刘山的。”

    董双双点头,示意继续。电脑里马上传来林雨桐的声音:“你们的主旨是寻宝?在偌大的城市里寻找好的店铺, 然后做出来推介给大家……”

    “我们都还觉得不错。”

    “你们是想赚的快钱做原始资金吧。”

    “你是行家,一眼就看出这问题了……其实我还想着是不是做成旅游类节目,能对海外播出就更好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点子了。省时省力,要是再加上校园推广的话,肯定是不会赔钱的。你跟同班同学做节目本身就是个卖点,坚持个半年一年的,应该能行。到时候咱们也该毕业了,再转型做新节目也行。”

    “你估摸着得多少资金?”

    “一百万,行吗?”

    “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一个网络媒体受众大,你的所有的淘宝都是在京市这个范围内的……能不能换个思路?”

    “什么……说说,你也是咱们班的,群思广议嘛。”

    “要是我说把这个全部推倒重来,你们愿意吗?”

    “咱们都属于是纸上谈兵,但是你是内行。你觉得不行,肯定这个策划案是有大弊端的。有什么好点子就说出来,咱们看看。”

    “帮农!我们可以把主题放在这两个字上……要是有些地方有农家乐,可以推介。农家里有什么特产,节目里也同样可以帮着推介,甚至是代卖。”

    秘书一听农家乐三个字,马上按了暂停,急忙道:“小姐,这回咱们大概还真有嗲麻烦了。”自家节目就叫《周末农家乐》,一下子点到题上了。偏偏又是阮玲告彩凤,这个音频一出,可就真算的上是证据了。至少是从对方那里‘借鉴’了。法官或许不会判对方赢,但是网民和观众一定会判彩凤输的。

    董双双皱眉:“慌什么?往下听。”

    秘书重新点了播放,里面传来的还是林雨桐的声音:“推到重来,然后再找我。如果做的好,这个合约是可以签的。”

    “说定了。我们马上就改!半个月……不!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我一定拿出方案来。”

    “慢慢来。要做成精品……海纳的宗旨就是出品绝对精品……最后再叮嘱一点,就是保密!千万保密……一个好点子就是无穷的财富……要是谁泄露出去了……你们该知道后果的,这个不用我再强调了吧。”

    “放心!都知道轻重。”这是阮玲的声音。

    “那我先走了。”

    音频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

    董双双嘿笑了一声,“说放心那个是阮玲吧?”

    秘书点头,这就是不作死不会死了。当时信誓旦旦的叫人家放心,转脸就把人同学给卖了。如今事情由她发起,酝酿的这么大,她这名声可就完蛋了,谁敢用这么一个转脸就在背后捅刀子的人?“这个人就不说了,只说着音频出来,给咱们惹的麻烦……”

    “怕什么?”董双双不以为然,“告咱们的是阮玲,又不是《农乐》,更不是海纳。就算是有一些雷同的地方,咱们需要向谁交代吗?咱们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一个大学生手里买了一份策划案。仅此而已。至于这份策划案是怎么来的?咱们怎么会知道。马上给法务部打电话,以彩凤的名义起诉阮玲本人……咱们本身就是受害者,是她商业欺诈!她的这种做法给彩凤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名誉损失都是需要赔偿的。另外在官网上,谴责阮玲的行为,也向公众道歉,就说这是咱们事先没有调查而出现的纰漏。再声明,《周末农家乐》改版了,拍摄组将会前往国外,以后的农家乐带大家去领略国外的田园风光和农家乐趣。并且要对《农乐》和海纳公开道歉。”

    秘书眼睛一亮,这位小姑奶奶倒是越来越精明了。

    彩凤的回应关佳佳第一时间报给了林雨桐,“……您看接下来怎么办?”

    林雨桐看了看彩凤的一连串反应,不能不说董双双长进了。别管她做的那些有多不妥,甚至很多事情上是有些无耻的,但作为商人,她近一年里,确实是赚钱了。阮玲一个小人物,把彩凤和海纳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海纳有这一段录音,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彩凤却顺势一个甩手,从害人者变成受害者了。无辜的仿佛是阳春白雪。再接着这个浪潮,高调改版。而且这个改版的方向还不错。去海外拍摄,这对大部分观众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从镜头里去看外面的世界,这个着眼点很好。

    “只怕这一改版,还真会把农乐甩在后面。”关佳佳忍不住提醒了林雨桐一句。看大家在国外吃喝玩乐,那个新奇的世界总比看国内苦农民种地有吸引力多了。

    林雨桐笑了一下,“这就不是我该关心的事了。”迄今为止刘山都没有打电话过来。他虽然也是长进了,但跟董双双这种早就跟在董成后面看遍了商场上尔虞我诈的人不一样,还是稚嫩了些。没提前想好怎么灭火,就敢随意的煽风点火。他怎么就敢保证这火烧不到他身上?

    事实上刘山确实是有些发懵,因为网络的战火毫不留情的朝他扑了过来。

    “原来节目的策划是林雨桐的,怎么好好的分了刘山一半?”

    “刘山将策划完善了?”

    “楼上的别天真了。海纳那么好的团队,林雨桐为什么不用?刘山比那些人都厉害?”

    “那林雨桐和刘山是什么关系?”

    “别龌龊好吗?小心海纳的律师函。”

    “支持楼上,最讨厌这种把人往龌龊处想了。没听那段对话吗?全班一半人都参与了!林雨桐出点子估计是给全班出的,结果最后便宜了刘山。”

    “这个刘山很有心计!看起来跟阮玲也是半斤八两。”

    “楼上的有些过分了。你当林雨桐和他们班的同学都是傻子吗?大家都默认的事情肯定是有道理的。”

    “讲道理,我也是大三狗,真要是我们班遇上这事,我估计也就是个起哄围观看热闹的。最后大家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傻傻的根本不会争取自己的利益!当然了,肯定还是有个别比大家都成熟世故的同学的。”

    “从众心理是这样的,想着跟着大家总不会吃亏。往往就跟个傻子似得被人给忽悠了。”

    “肯定是有人不服气的。要不然录音从哪里来的?从音频上可以听出有五个人,教室里还有没有别人我觉得一眼就能看到底。这个音频肯定是五个人中的一人偷着录下来的……”

    “除了阮玲那个傻叉,再有刘山没这个可能,其他三个都有可能……”

    “我觉得林雨桐也没可能,她要给同学创意也是临时起意的,既然都给了,就是没放在眼里,干嘛留一手……”

    “有道理!”

    “那倒也说不定,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林雨桐直接撤资不就完了,用得着这么动心眼吗?”

    “我觉得也是,那就是剩下的两个男同学了。想想也对,大家都出力了,凭什么刘成一个人占了?”

    “就是!要是阮玲也能分的一份,还会做出出卖农乐的事吗?这从侧面也能说明,分赃是不均的!”

    “我看都是贪心闹的。我要是林雨桐,直接收了所有权,他们还闹个毛……”

    ……

    刘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遍又一遍的刷着往上的评论。他其实心里还真是怀疑肖遥了李群了。要不然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他有些泄气也有些惶恐,这两天走在学校里也被人指指点点的。在班上以前还不错的关系,这两天好像都疏远了起来。

    正琢磨呢,办公室门被撞开了,肖遥闯了进来,“你没事吧?”

    刘山抹了一把脸,“没事!怎么了?”

    “你一天没出门也不吃饭,哥们这不是怕你想不开吗?”肖遥拉他出去,“管别人怎么说呢,你该干嘛就干嘛呗。第二期的拍摄可今儿就完成了,用的还是海纳的摄制组。我说,咱们是不是该组建自己的配套班子了?”

    刘山复杂的看了一眼肖遥,“我知道了。还是在学校里招聘吧。本来就是大学生自主创业的性质……”

    “也好!”肖遥说着就想起什么似得顿住脚步,“你给林雨桐打电话了没有?要不然请出来一起吃顿饭吧。看这事该怎么解决?”

    刘山抬手揉了揉额头,他之前是想拜托海纳牵制的,如今这算什么?怎么联系?见了面说什么?他可不认为林雨桐是好糊弄的。好糊弄的人即便是在他们自家的公司也干不了像她那样风生水起。他垂下眼睑,“要不还是你和李群出面吧?”

    肖遥松开刘山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该不是相信网上那些话吧?觉得我和班长在背后搞你?”

    刘山犹豫了一瞬才道:“想哪去了?没有的事。”

    肖遥又不是傻子,那么明显的停顿他能看不出来吗?“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还记得当初策划节目时候是怎么说的吗?我就问你还记得当初的初衷吗?真是被钱给迷了眼了,阮玲算一个!你也算一个!”

    说着,一把推开对方,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农乐》整个摄制组租了学校学生处的几间办公室,紧挨着图书馆。他气冲冲的下来,刚好碰到李群和阮玲,看这两人的样子,像是要上去找刘山一样。

    他皱眉看了看两人,“你们……”怎么一起了?这话在嘴里转了一圈,还是没说出口,他朝上指了指,“要找刘山?他在上面。”

    李群点点头,“我知道了。要不你也上去,正好有正事要说。”

    肖遥正在气头上,“不用了!你们商量你们的,不用问我。”

    李群看着肖遥气哼哼走远的样子,扭脸看着阮玲叹了一口气,“非得这样吗?”

    “我这也是将功补过。”阮玲红着眼圈,“林雨桐占了一半我没意见,但是刘山凭什么独占?”

    所以,等林雨桐再次见到瘦了一圈的刘山的时候很诧异,“这是怎么了?”她递了水过去,“这一闹,第二期的点击率直线上升。也未必都是坏事。”

    刘山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份合约,“您看一下,如何合适,我希望将合约改签了。”

    林雨桐拿起来翻看了一下,就不由的皱眉,“我占五成,你占两成,肖遥和李群各占一成,剩下的一成分给办了当初要参与的人。是这样吧?”

    刘山点点头,“还是我自大了。”

    林雨桐拿着这合约沉吟不语,“你知道我要是你会怎么做吗?”

    刘山抬起头,带着两分好奇:“怎么做?”

    林雨桐这次却没说话,他到现在还没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了。肖遥和李群合起来占了两成,跟他齐平了,要是其他人把手里的那点分成折成现钱卖了,那两人合在一起压制他一点问题都没有。而李群是班长,这次又给班里的同学争取了利益,他的人缘和号召力可不是刘山能与之相比的。要真是将来为了利益,还真说不好会是个什么结果。

    其实事情已经出了,不管他是不是恶人,大家都把他当成恶人了,那这个恶人当到底又能怎么样?正好顺势把身后这么大的一团包袱给甩掉。他如今退了一步就变成好人了吗?没有!如今退了恰好证明了他当初的做法是错的,恶人才算是坐实了。这会子这么多人都得了好处,他就能在大家心里落到好吗?一样没戏!大家只会念李群的好!只能叫李群的威望更上一层楼。倒不如先做恶人,将归属权彻底坐实了。等赚了钱以后,可以拿出一部分利润补偿,失而复得只会叫大家欢喜,这样才算是把事情抹过去了。如今这一退,看似暂时缓解了矛盾,可真正的矛盾才刚刚埋下。

    对于刘山和李群两人,她其实更看好刘山。刘山好歹是个商人的思维,但李群不一样,他是政客的思维,做生意为的是赚钱,要那些支持和威望干什么?靠那个能赚钱啊?谁都想交好,可这怎么交好?不过是让渡利益罢了。今天大家闹一闹你让一分,明天大家闹一闹,你让两分,还怎么经营。而且,他这次算是造反成功了。那么下一次大家都利益不满的时候,还不得把这当成成例?

    她沉默了良久,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刘山还需要打磨,吃的亏还不够。“你要是想好了,我叫秘书带你去法务部,他们看过合约之后,你找关助理,她会办妥的。”

    刘山心里犯嘀咕,但还是起身告辞出去了,自有秘书带他过去。

    关佳佳低声道:“您不会打算招揽刘山吧?”

    “先看看吧。”林雨桐没有直接回答。不过一个刚刚起步的节目,还真未必比的上一个人才。有人了多少好的节目打造不出来?刘山点的这把火本身没错,错就错在他顾头不顾尾。还有就是膨胀的太快!还没走稳呢,就敢把扶着他的人甩开,也该受点教训了。

    可刚送走了刘山,阮玲又来了,“……《农乐》现在是你独大了。李群跟刘山谈判是我推动的……”

    林雨桐有些讶异,又不免觉得可笑,“那你觉得我该谢谢你。那我问一句,你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官司。”阮玲咬牙道,“跟彩凤的关系我希望你帮我摆平。我赔付不起彩凤……”

    林雨桐的脸一下子就放下了,“我在乎《农乐》吗?在我眼里那个草台班子算的上是什么呢?一家独大,我稀罕吗?你大概没细看,合约里写着的,我对《农乐》只有建议权,没有决策权。《农乐》跟海纳有合作,考虑到大家的利益,我在《农乐》是该避嫌的。所以,你说的那一家独大不一家独大的,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另外,之前你走的时候,我是不是劝过你,也告诉过你了,一旦闹大,这个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你呢?当初是怎么说的?摆平官司?好大的口气!我相信司法公正,请回吧。”

    说着,就摁了办公桌边的按钮,关佳佳马上走了进来,请阮玲出去。

    阮玲站在大中午的太阳底下,还是浑身发寒,甚至于鸡皮疙瘩都密密麻麻的起了一片。

    等阮玲走了,林雨桐还是打电话给苗苗,“知道阮玲家的情况吗?”

    苗苗愣了一下,“你又心软了吧?”

    “彩凤也不是什么好鸟,再逼迫下去,可能真得出人命了。”林雨桐叹了一声,“这钱就是个试金石……”很是感慨的样子。

    苗苗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以前挺好的同学关系,现在都变了味道。”感慨了两句,这才道:“阮玲自己说她家是做生意的,听起来好像家境也还不错的样子。不过最近又听她同乡说,她家做生意是做生意,可也不是什么大生意。她爸妈没什么正经工作,平时就是出摊。早上卖早点,包子豆浆油条什么的。大半夜就得起来的那种生意。晚上还得赶夜市,在夜市上卖麦饭。挣的不算少,但有时候也不是很稳定,常不常的被城管撵着到处跑。”

    那这挣得每一分可都是辛苦钱。

    林雨桐叹了一声,“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直接打给董双双。

    “怎么?”董双双呵呵就笑,“请我吃饭?”

    “我怕我的饭你吃了不消化。”林雨桐轻笑了一声,“董大小姐,适可而止吧。”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这样的人你还做起了好人了。”董双双撇撇嘴,“真是够爱惜羽毛的。怎么?怕逼死人命也算你一份?”

    正说着话,秘书进来,朝外指了指,无声的道:“阮玲来了。”

    董双双点点头,示意秘书可以把人带进来。

    阮玲双手握拳走了进来,就见董双双不知道跟谁在打电话。

    董双双摆弄着办公桌上今天新放上来的多肉植物,耳边听着林雨桐的说话声:“……别把事往绝处做……”

    “我要说不呢?”董双双耻笑一声,“你也别威胁我。”

    “那你试试。”林雨桐轻哼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董双双不屑的把电话往桌上一扔,然后看向阮玲,“过来干什么?自取其辱?”

    阮玲噗通一声跪下:“董小姐,我错了。我会撤诉的。也请董小姐撤诉。我家里没那么多钱陪给您。我家就是卖了房子,也凑不够!”她从包里翻腾,把背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才找出一张卡来,“这里面是您给的十万,我没动。现在都还给您,请您千万别再告了……”

    董双双耻笑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彩凤是给你这么往下踩的?你当你是谁?”

    阮玲的脸更白了,手不由的摸向包下面的那把水果刀,那是来的路上刚买的,不是杀人的!自己也没那个杀人的胆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能叫彩凤这么告下去了。

    可她这动作是真吓了董双双一跳,她以为对方是逼急了想威胁她的。可刀枪无眼,真要是失手了。她急着想按铃叫保安,可是这会子腿肚子却软了,一步也走不了。只得尽量平静的道:“不过……不过……也不是不能通融……”

    阮玲的头一下子抬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董双双见对方并没有松开刀柄,只得道:“你知道刚才是谁打的电话吗?”不等对方回答她就直接道:“是林雨桐打来的!”

    阮玲一愣,林雨桐不是拒绝了吗?

    董双双没看阮玲的表情,只看向她的手连同手里的匕首,“她叫我放你一马。还放话威胁我,叫我试试。说实话,我也不是怕她,就是真不想花费时间跟海纳耗下去。你耗不起我,可她能耗得起。这么一算,好像也不划算了。算了,我还是给她一个面子吧。这样,你发一篇公开声明,给彩凤道个歉。那十万我也不要了,再给你十万,算是买了我们公司的声誉了。咱们就到此为止吧。你觉得呢?”

    阮玲心里马上一松,“好!我回去马上发声明……马上发……”

    董双双却没松懈,“那就赶紧回去吧。顺便跟林雨桐说一声,就说这个面子我给她了。”

    阮玲将地上散着的东西一股脑都收了,“好的!我出去就打……出去就打……”

    看着阮玲从办公室出去,董双双才浑身一软,今儿也算是受教了。

    林雨桐接到阮玲的电话愣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好自为之吧。”

    哄哄闹闹的闹剧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给结束了。尽管媒体上还是各种声音都有,但谁都知道,这已经不触及什么根本了。

    就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考试完,大三彻底结束了。

    大学的学习到大三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了。大四开学上不了几天课,该实习的都要去实习了。有些在这个暑假已经开始实习了。对着这个班而言,一半要考研的大部分都留在宿舍上各种考研班,准备拼一把。而另一半,基本也都没走。实习单位他们不需要,直接去摄制组就行了。阮玲直接在网上报名了支教,好像好去西藏。到时候会按时回来考试,但从大四开始,就正式去支教了。

    林雨桐听苗苗说了,就觉得阮玲这个人其实是个心里颇有成算的人,去支教不管是三年还是五年,回来都算是镀金了。那点不光彩的事也算是时过境迁了,去二三线的小城市发展,也未必就没有发展前途。

    这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家里谁都没出面管。都看着她会怎么处理这事。

    苏媛对于林雨桐在最后能援手显得很高兴,“这就对!做人做事,都得留三分余地。”

    老爷子也挺高兴,“那个节目不管做的好不好,这都没什么要紧的。咱们国家是个人情社会,海纳每年的新员工里面有好些都是传媒大学的毕业生。真到了招聘的时候,怎么办?同班同学都打回去?可要是录取,选谁不选谁呢?不管怎么选都不免落下埋怨。如今多好,你没赔本,也支持了同学创业。之后也没什么能叫你作难的地方了。你办事可比你爸和你大伯强多了。你大伯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都没你周全。爱惜羽毛,不是贬义词。自己的羽毛都不去爱惜,谁还能替你爱惜?我看公司交给你一点问题都没有。”

    “爸!”林博抗议道:“没你这样的。撺掇着闺女造当爹的反,您老不地道。”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你小子从五岁就开始造老子的反,还不兴老子报复了。”

    刚赶上周末,一大家子都回来吃饭,林雨桐去厨房做了一桌子,吃饭的时候丁醇却拿着勺子打盹了。

    林雨桐看向林渊,“大伯,你还是带大伯母去医院了。这家里是不是该添丁进口了。”

    一家子同时朝丁醇看过去,丁醇手里拿着勺子,头都快埋到汤碗里了。林渊唬了一跳,赶紧把她扶住,苏媛已经起身了,“轻着点,先报上去睡,睡醒了再说。”

    林博低声问朱珠,“你坏桐桐的时候也这样?”累的吃饭都能睡着了?

    朱珠摇头,那时候哪有犯困的条件。但这话不能这么说,“我那时候多大?年轻精力旺盛。大嫂三十大几的人了,身体负担重。”

    林博心惊胆战的,“那咱们还是别再生了。”

    朱珠扭脸看他,这是最动人的一句情话了。

    第二天果然传来好消息,丁醇确实是怀孕了。这可不得了了,苏媛直接勒令两口子搬回老宅,“你上班了,留下丁醇一个人在家你放心?她的年龄在那里放着呢。”

    林渊心说,我都请好住家的护士了。可转念一想,不管是谁,也不急老太太叫人放心,于是两口子麻溜的回老宅了。

    两个儿媳妇,一个有孕了,马上成了大熊猫了,得重点保护。而另一个却成了捡来的。

    饶是朱珠向来不爱主意这些小节,还忍不住跟林雨桐念叨:“不管什么时候,女人传宗接代的能力都是最被夫家看重的能力。”跟能挣多少钱没关系。

    “您也赶紧生一个……”林雨桐是真这么想的,“您跟我爸好歹也该享受一点育儿的乐趣的。”

    朱珠摸了摸林雨桐的头不说话,“少操心!以后叫你爸给你带孩子。”这么乐趣都有了。

    林博过来就听了这一句,可这一句真是深得他心,“以后有了孩子你去公司,爸爸就彻底不去了。在家等着我闺女养了。”

    “那我明年可结婚了。”林雨桐趁机钻空子,“也好赶紧给你们生孙子去。”说着,就笑着往楼上跑。

    林博直觉得心口被撞了一下一样,疼的都呼吸不畅了。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扒拉朱珠往她怀里挤,“完了!完了!你听听……是不是心被摘走了……”

    朱珠锤了他一拳,这爷俩不要脸的德行倒是一样样的。

    暑假了,《农乐》那边该拍还是再拍,林雨桐没去管。但是还有别的事情非林雨桐去不可。

    《山河情》要拍摄,这个拍摄地点大部分都在言安,在言河边上。可那里并没有现成的拍摄基地。这得提前去选址。不光是选址,选址之后那时候用的窑洞,都得提前挖好,装饰好。

    所以,林雨桐趁着这个暑假,去言安安排相关的事宜。

    四爷知道了,叫林雨桐等了他五天,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也跟着他一起,故地重游。

    林博本来是不放心林雨桐去的,但见他要跟去倒也放心了,临走的时候再三叮咛,“跟当地政府打交道的事,少不了你帮着出面交涉。还是那话,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多花点,只当是支援老区建设了。别叫她受委屈。”絮絮叨叨的叮咛了大半个小时,连花露水灭蚊剂要带上都说了三遍了。这才被朱珠镇压了,“韩新高涵都跟着呢,能处什么事?”话是这么说,还是多派了两个保镖,另外也给栖凰在那边分公司的负责人打了招呼,叫他们多照看着些。

    早上九点的航班,十点四十分的时候已经降落在言安的机场上了。

    出去直接有栖凰的工作人员来接,另外提供的几辆车也都到了。韩新亲自开车,扭脸问林雨桐,“先去市区安顿?”

    林雨桐和四爷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很长时间之后才‘嗯’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作者会捉虫的,今天就先这样了。她倒霉催的顾不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敛财人生[综].第859章 奇爸怪妈(55)三合一》,方便以后阅读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敛财人生[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