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

第二十六章 大事件,看病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月亮喵 书名: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

    正月初六。

    云夕回想起那鸡飞狗跳的后续,忍不住又喝了一杯的茶水,给自己压压惊。

    “姐姐,后来呢?”云瑶性子急,忍不住催促开来了。

    也莫怪她会是这个反应,毕竟京城里这几日都在对此事议论纷纷。原本陈茜和五皇子的大婚是在年底,结果却突然改成了一月底。

    倘若因为原来的时间不妥所以修改,最多也就是提早或者晚一两个月罢了,偏偏直接提早了快一年,就连准备嫁妆的时间都不够。尤其是礼部,简直想骂娘。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安排好一个皇子的大婚,不是一般的赶,礼部不少官员可谓是每日加班加点。

    云夕道:“等我们进去以后,里面却是陈茜和五皇子,三皇子当时眼睛都充血了,当着陛下的面将五皇子给揍了一顿。”

    就算在场的人那时候多少都猜测到这两人是遭遇了算计,但是他们两个在惠妃灵前做出这种事是事实,楚龄就算直接将楚烨打到残疾,事情传出去后,大家都只会说他这是情有可原。这时代对于孝道原本就十分重视。

    虽然楚息元第一时间便将这事情给控制住了,不让风声传出去。不过因为陈茜和楚烨亲事提前的缘故,所以不少人依旧纷纷猜测。

    “所以陛下提前婚期,是担心陈茜怀孕吧,若是等年底孩子生下,反而是丑闻。”若是一月底成亲的话就还好,就算真怀孕了,生产的时间也也能说是因为早产。

    楚息元这样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了。

    云夕道:“若不是太医敏锐地发现那蜡烛的不对劲,查出这两人是被算计的,不然陈茜的皇子妃位只怕保不住,楚烨更是会受到惩戒。”

    当时楚息元的脸黑得那叫一个可怕,云夕只要一回想起来,便心有余悸。不愧是一国的王者,当严肃表情的时候,那气势当真是常人所难以抵御的。

    朵朵静静地听云夕说完发生的事情后,好奇问道:“所以说,小谢氏他们几人,是怎么弄到那一个局面的?”

    这几个人互相算计,却没想到弄到这么一个局面,和他们每个人最初的期待截然相反。

    云夕抿唇浅笑,说道:“冯冬华想算计的是楚龄和陈茜,倘若陈茜和楚龄发生了丑事,陈茜肯定没法再嫁给楚烨,而楚龄也会受到牵连,太子之位不保。”

    “陈茜之所以会入那园子,是因为看到楚烨进去了,便想要有一个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

    “那楚烨本人,为什么要进去?”

    云夕勾唇浅笑,“不过是因为收到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真以为能抓到楚龄什么把柄,结果反而将自己给搭了进去。”

    送消息的人云夕猜测不是苏婉便是杨叶卿。

    被云夕这么一解释,在场的人都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了解。

    云瑶好奇问道:“不过姐姐,陛下若是让人调查的话,不知会查到谁头上?”

    云夕语气肯定,“应该会查到小谢氏和冯冬华两人身上。”

    杨叶卿和苏婉做事肯定不会落下把柄,所以最大的可能性便是顺着她们之前的谋划行事。这样就算再怎么调查,也是查不到她们身上。

    云瑶撇了撇嘴,说道:“倘若真查到冯冬华身上,冯冬华不死也会脱层皮。”

    就算楚烨被人算计,犯下这种过错的他是彻底与皇位无缘。倘若他知晓这事同冯冬华有关,冯冬华在他心中那个善良懂事的形象便会轰然崩塌。冯冬华没有所谓的家世,唯一依仗的便是楚龄的爱,那么下场可想而知。

    云夕抿唇一笑,说道:“不必担心,冯冬华这次应该会安然度过。”

    “咦?”

    云夕却没有再说这事,反而转移了话题,对冬香说道:“我听说李霖家乡的亲戚都要来京城投靠李霖了?”

    朵朵皱眉道:“你不会真的打算让他们留在京城中吧?”

    不是朵朵有偏见,只是这种人明摆着是要打算赖在李家,依靠李霖,而且还会仗着长辈的身份颐指气使。

    冯冬香笑道:“不必担心,我们收到消息后,直接换了一个一进的宅子住,那宅子也距离皇宫更近一点,李霖每天过去当差也方便一些。”

    “至于原本那三进的宅子,我已经先租贷出去了。”

    冯冬香十分从容说道,半点都不担心。

    云瑶噗嗤一笑,“冬香果然也学坏了呢!这样也好,一进的宅子,住下你和李霖和服侍的下人正正好,可塞不下他那些乡亲。李霖本人是什么说法?”

    那些人再不要脸,也不能让李霖和冯冬香出钱给他们租房子长时间住京城,加上京城的物价贵,只怕他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乖乖回去了。

    冯冬香道:“那些人在相公条件最艰苦的时候,也不曾给过所谓的帮助。等相公考中功名后便想着沾光,哪有这样的好事。”她眸光微微转冷,说道:“实在惹毛了我,我便将名下全部的嫁妆田地都挂在相公名下,让那些人别想沾半点光。”

    李霖作为官员,名下有两千亩的免税田地。冯冬香和他商量过后,便决定将其中一半的名额分给那些亲戚,让他们能够不用交税。倘若都是自家用的话,冯冬香嫁妆里的田地可不少。

    有这双重的应对,所以对于那些打秋风的亲戚,夫妻两还真的是不担心。

    云夕赞同地点头,冬香本来就不是什么包子,这些年来也躲过了诸多的算计,哪里是那些乡下亲戚能轻易拿捏的。

    云瑶笑道:“若是不行,就让姨婆过去,对了,你身边的姑姑也能派上用场。”

    云瑶也跟着出主意。

    云夕道:“好了,这点小事冬香自己可以处理。”她也只是听了风声,所以才问一下冬香这事。

    几个人又换了别的话题,比如陈家发生的事情。陈波飞的爷爷竟是想越过几个儿子,上折子想让陈波飞领兵。这事在朝廷上还掀起了掀然大波。虽然陈老将军因为身体的缘故,回到京城后就将兵符交给楚息元,可是楚息元或许是为了表示他对自己这位老臣的信任,表示陈老将军可以推举自己的一个晚辈来率领一个师。一个师的兵力是两千五,人数也不算少。陈家的几个儿子为了这个,这段时间不断地在陈老将军面前尽孝心,偏偏陈老将军却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孙女陈波飞。

    倘若陈家没有男丁也就罢了,可是陈家还真不缺少。陈波飞的叔叔伯伯一个个都身强体健,本事也是有的。不少人也觉得陈老将军太过糊涂,陈波飞毕竟是姑娘家,就算再宠爱她,也不能越过儿子孙子。

    朵朵眼底是淡淡的厌恶,“陈波飞的本事一点都不输给她那些叔叔伯伯,为什么不能给她?”

    云夕道:“毕竟男尊女卑嘛。”

    冯冬香道:“还是陛下英明,直接将这位置给了陈波飞。”

    杨玉蓉用力点头,“陈姑娘真真了不起。”

    陈波飞这也算是为她们女子争气,所以冯冬香等人知晓这消息后,也十分为她高兴。若不是因为楚烨和陈茜那事,只怕陈波飞被封赏一事便会成为京城这段时间的头条。

    云夕说道:“陈波飞毕竟是女孩子,到时候要收回这兵权要容易许多。再加上陈波飞由陈老将军教养,思想和他如出一辙,都是纯粹的保皇党,陛下封赏了她以后,对她有知遇之恩,她只会更加死心塌地地忠诚于陛下。同时,这也是对陈波飞那些叔叔伯伯的一个警告,毕竟他们并不算安分。”

    说起来陈波飞的父亲作为陈老将军的嫡长子,其实是最有这个资格的。只可惜这位……从小便喜欢吟诗作对,游山玩水,对调兵遣将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可惜他在文上的才华平平,也就只勉强考了一个秀才的功名罢了,不过他的绘画倒是一绝,在画坛上也闯出了不小的名声,就算将来陈老将军去了,凭借着卖画,也能够养活妻子儿女了。陈波飞上头还有一个嫡兄,这位嫡兄同她爹也是一个性子。

    “同时也可以展现自己作为天子的风度,并不因为性别而小看人,可谓是一举多得。”云夕回过神,继续道。正因为这些缘故,陈波飞便比陆翊染更早成为大楚第一个将军。

    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公平的,陈波飞从小也是接受着军队的一样的训练,吃的苦头一点都不比其他人少。

    朵朵眉毛舒展开来,神色带着一种静谧的美好,“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很高兴越来越多的女子能够在人前展现出她们的风采和光芒。”

    其他几人也十分赞同地点头。

    ……

    正如同云夕和几个妹妹所猜测的那样,楚烨和陈茜这件事,最后还是调查到了小谢氏身上。

    后宅争斗,若是牵扯到皇子身上,这毫无疑问是楚息元所无法容忍的,楚息元直接送了小谢氏一条白绫。

    这位野心勃勃在三皇子府中掀起过不少争斗的侧妃最后还是沦为了一把黄土。

    小谢氏所诞下的二皇子最后被楚龄抱到了尤氏的膝下养着。尤氏也是侧妃,能够抚养孩子。

    至于冯冬华,这事还真没有牵扯到她身上,她依旧平安无恙。

    苏婉却给她送来了消息,告诉她,帮冯冬华抹去痕迹的是她们。而冯冬华所付出的代价便是变成了楚烨身边的眼线。发生这事后,楚烨与大位无缘,这也是冯冬华权益局势以后,做出的选择。

    冯冬华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后,还真的是吸取了教训。她知道她娘放印子钱后,连忙让冯氏停手这事,还主动到楚烨面前说了这事。楚烨还心疼了她一回,帮她将这事的痕迹给抹去了,填补了不少银钱进去。只是经过这一事,楚烨明显对拉后腿的冯家没有什么好感,虽然依旧宠爱冯冬华,却没有要拉冯家一把的意思。冯家等于赔进了冯冬华这个女儿,却一点实惠都沾不到。

    杨叶卿帮冯冬华遮掩痕迹了以后,顺手将证据给转到了谢侧妃头上。毕竟谢侧妃原本也的确出过手的,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罢了。

    若不是谢侧妃还怀有身子,只怕她也要步上自己妹妹的后路。

    云夕觉得,大概等什么时候谢侧妃“小产”了,她这条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所以楚息元所调查出的结果便是,这事是因为这两姐妹互相算计,最后反而牵连到楚烨和陈茜,当然这两人身上也是有一定的问题,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中计。

    于是谢家便因此倒了霉。大过年的被楚息元找了个理由,从上到下爵位都被撸了个干干净净,谢家家主更是被削成了白板,其余尚存的官职也就是一些不起眼的小官罢了,直接跌成了京城中二流的人家,这还是因为谢家还有一些给力姻亲的缘故。谢家虽然作为世家,有所谓的底蕴。但是这一代却没有出现什么杰出的人才,青黄不接,这也是谢家会在皇子后院动心思,一心想出一个皇子外孙的原因。

    如今他们上了楚息元的黑名单,加上太子楚龄又恨极了他们家送来的两个女子,只怕等他上位后,谢家也讨不了好。

    谢家的泯然于众人,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云夕觉得这个新年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啊,八卦一个连一个的,十分有趣。

    在出了正月以后,她却是收到了陈波飞母亲陈卢氏的帖子,帖子上只说陈波飞身体有些不愉,偏偏她不愿看太医和城里其他的大夫,强撑着身子,又听闻云夕这边有医术高超的医女,便想着请她过去。

    云七这几年收了几个弟子,其中那名叫白夜的医女水平医术高超,有云七六成的水准。云夕见她有天赋,还让她翻阅了云深的一些私藏。白夜在毒理一道已经出师了,云夕有时候也会将她带在身边。

    寻常人不知道白夜身份,最多只当是她新近宠爱的丫鬟。因为和陈波飞一见如故的缘故,陈波飞倒是清楚这事。

    云夕看了帖子后,心中便有了主意,知晓陈波飞这是打着隐瞒病情的想法。云夕猜也知道原因,陈波飞才刚接任一只军队,等到二月后,便要一展宏图。这时候若是传出她身体不舒服的消息,肯定会有不少人说“女子天生身体羸弱,不能胜任这工作”,也难怪陈波飞会咬牙撑着。

    云夕本身希望能有更多的女子当官,加上同陈波飞关系好,在收到帖子后,很快就回复了,表示三天后就会过去。

    珠珠那天正好学校休息,也嚷着说要一起过去。

    她脆生生说道:“陈姐姐之前还说要亲自做一把小木剑送给我呢。”

    云夕点了点她的鼻子,说道:“带你去可以,但是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可不许说出去。”

    珠珠皱了皱鼻子,说道:“我才不会呢,我嘴巴最紧了。”

    云夕也知道女儿虽然天真活泼爱说笑,但她吩咐的事情从未往外漏过半句,不过是叮嘱几句罢了。

    等到正月十九那天,她便让白夜扮成大丫鬟的样子,同她一起出门。

    陈家距离公主府不算很远,坐马车也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

    等她下了马车后,陈波飞的丫鬟定光便迎了上来。陈波飞爱舞刀弄枪,就连她身边的丫鬟也直接取名历史上一些有名宝剑,同寻常女子再不相同。

    “见过两位公主。”

    云夕笑了笑,“不必多礼,我许久不见波飞,甚为想念。”

    定光点了下头,将她们带了进去。

    正屋内,陈波飞和陈卢氏坐在座位上,云夕的目光落在陈波飞身上,尽管对方用脂粉很好的掩盖着,云夕却可以察觉到胭脂下的虚弱,只是那双眼睛依旧很亮。

    陈卢氏是一个长相秀美的妇人,见了云夕后,视线在白夜身上停留了几瞬,然后又温和地寒暄着。

    寒暄过后,陈波飞才说道:“我先前给珠珠做的木剑已经做好了,不如去我房间看看如何?”

    云夕在心中叹了口气,面上依旧是完美无缺的笑容,“好。”

    在迈过门槛的时候,陈波飞似乎有些脚软,差点摔了。

    云夕手疾眼快地扶住了她,等她站稳身子后又立刻收回,因为她动作很快的缘故,所以旁人根本看不清,也就当事人知道而已。云夕知晓陈波飞并不想让府里其他人知道她身边的事情,自然要配合她行动。

    陈波飞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等回到房间后,陈波飞便将其他人都遣了出去。

    等门一关,陈波飞直接坐了下来,额头上甚至渗出了汗珠。白夜则是给她诊断了一下脉象。

    云夕低声道:“你身体已经虚弱成这样了?”

    她原本以为陈波飞也就是生个小病罢了,没想到事情却比她想象中更严重。

    “能帮我倒杯水吗?”

    陈波飞的声音中充满了难得一见的虚弱。

    白夜拿起那青花瓷的杯子,在其中倒入了热水,然后眉头狠狠地拧起,盯着这杯子里的水不放。

    云夕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这水有问题?”

    她嗅了嗅,并没有嗅到什么气味啊。

    白夜抿了抿唇,说道:“我刚刚不小心摸到最上沿的杯璧,感觉有些问题。”

    “嗯?”陈波飞皱起眉头,“将杯子拿来给我看看。”

    云夕摸了一下,果真觉得光滑得过了头。

    白夜低声说道:“我心中有个猜测,让人烧一壶热水进来。”

    云夕直接以要泡茶的名义,让陈府的下人送了一壶的热水。

    不多时一壶刚烧的水就被送了过来。

    等人退下以后,白夜用刚出炉的热水冲泡着杯璧。

    云夕看了里面的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白夜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荷包,拿出里面一个枯黄的叶片,放入水中。说也奇怪,叶片放下去以后,那水便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粉色。

    白夜沉着脸道:“这水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杯璧有问题,被人涂抹了一层的弱柳。”

    所谓的弱柳,并非是柳树,而是一种不常见的毒。服用以后,身体越发的虚弱,便有了弱柳扶风的纤弱姿态。

    陈波飞每用这杯子冲泡一次的热水,便等于是将这毒给服了下去。难怪平时身体一向健康的她都吃不消,更别提对方还得在人前撑住健康的样子,可谓是心力交瘁。

    白夜将弱柳同陈波飞解释了一下,并且告诉她,这弱柳并不难根治,等下她开个方子,陈波飞喝个十天就差不多了。

    陈波飞紧紧咬着下唇,眼中有伤心也有愤怒。

    云夕原本还想让她调查一下是谁给她下的这毒药,一看她这表情,便猜到她已经有了答案。

    陈波飞深呼吸一口气,声音恢复了平静,“这杯子,是茜茜送给我的。”

    本书由胜博发娱乐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第二十六章 大事件,看病》,方便以后阅读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