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很肤浅[娱乐圈]

第61章 6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翘摇 书名:男主他很肤浅[娱乐圈]

    第六十章

    赵曼歌拿着手镯, 眉头微蹙, 始终有些不安。

    池弥低头, 轻声说道:“我妈年纪大了, 在这方面总是有点着急, 你不用太在意。”

    赵曼歌看着手腕上的镯子, 沉默着。

    这种得到认可的感觉很奇妙, 有些骄傲,又有些慌张。在她的人生里, 还从未考虑过婚姻大事。然而现在不知不觉被推到这一步, 让她有些压力,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吧。”池弥摊开手,说道,“我先收着它,免得你为难。”

    赵曼歌点头, 一面将东西递给他,一面说道:“那你可别拿去哄其他小女生。”

    池弥接过手镯, 握在手里,轻笑没说话。

    回到公寓, 赵曼歌先去洗了澡, 池弥在整理行李。等赵曼歌洗完澡出来,池弥也整理好了,走进浴室去洗澡,趁着这个空档,赵曼歌坐到客厅里给罗如丝发消息。

    赵曼歌:【罗总, 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几分钟后,罗如丝回复:【知道是**还问?多大脸?】

    赵曼歌:“……”

    愣了一下,赵曼歌发了个[可怜]的表情,继续问:【就想问问你,为什么一直不结婚。】

    罗如丝应该是在开车,她直接发了语音过来,还夹杂着喇叭声:“我有花不完的钱,还有泡不完的小鲜肉,我结婚干嘛?嫌日子不够安逸?”

    还没等到赵曼歌回话,罗如丝又问道:“怎么?你想结婚了?”

    赵曼歌低着头,打字:【没有,最近有些迷茫。】

    罗如丝看着赵曼歌发过来的消息,说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真正好好交往一个男朋友了,但是如果遇到真爱了,谈婚论嫁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如果是真爱,结婚证这种东西有意义吗?不是真爱,结婚了也会离婚。是真爱,不结婚也会一辈子不离不弃。”

    赵曼歌:【……】

    罗如丝停在红绿灯,看着赵曼歌发的省略号,觉得自己似乎激动了些,她调整调整语气,说道:“我只是说我的情况,你别往你自己身上套。不过我还是劝你啊,结婚这种事情不能太冲动,你不多交往几个男人怎么知道谁是最合适你的?”

    赵曼歌听了罗如丝这句话,半天没绕过来。

    按照罗如丝的说法,那最适合自己的男人永远都是下一个,这一辈子恐怕都得花费在寻找“最适合”的那一个上面了。

    果然,赵曼歌还没回话,罗如丝也发现了自己逻辑有些不对,她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当我说的废话,这种事情看缘分的。怎么,你跟池弥真订婚了?”

    “没有没有!”赵曼歌连忙发了一条语音过去,她回头往浴室看了一眼,又说道,“罗总,我不跟你说了啊,对了明天《三月情侣》还有最后一期录制,我带董星斓出去。”

    罗如丝:[OK]好好保管他。

    赵曼歌一笑,放下了手机。

    池弥从浴室里出来,赤/裸着上半身,腰部以下裹了一条浴巾,手里还拿着毛巾在擦头发,他看了赵曼歌一眼,问道:“在打电话?”

    赵曼歌点头,“跟罗总说几个事。”

    池弥点点头,看了眼阳台,走过去把窗帘给拉上了。赵曼歌在他身后,看着他背部的肌肉曲线,优美得如同美术教科书上的雕像,让人看一眼就心生邪念。赵曼歌眯了眯眼,突然偷袭上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脸颊在他背上蹭了蹭。

    池弥一把按住自己小腹上浴巾打的结,生怕它滑落下去,赵曼歌注意到他这个动作,眯了眯眼,故意去扯他的浴巾。

    池弥连忙再腾出一只手来钳制住赵曼歌,另一只手死死护住自己的领地。

    “别闹……”

    “干嘛?”赵曼歌挣扎了一下,“我看不得?”

    她一面坏笑着,一面将手滑入浴巾里,说道:“以后我要是失业了,我就去卖你的裸/照,肯定能发家致富。”

    池弥:“……”

    他逮着赵曼歌乱撩动的手,说道:“明天凌晨四点要出发,你还睡不睡了?”

    赵曼歌突然松开手,然后举了起来,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

    池弥转过身的时候,看见她一面后退,一面坏笑着说道:“好啊,你自己说的哦,不要后悔哦。”

    池弥笑了笑,看见她风一阵似的转身跑进了卧室。

    如果个子矮一点,那动作还真的和小白兔一样可爱了。

    几分钟后,池弥吹干了头发,往卧室走去。

    一推开门,他傻站在了原地。

    赵曼歌不知什么时候从他衣柜里拿了一件白衬衣出来,套在身上,宽大松垮,刚刚遮住了大腿根,再往上看去,她胸前的风景在白色衣物下若隐若现。

    真空的。

    “傻站着干嘛?”赵曼歌对池弥招手,“明天凌晨就要出发,还睡不睡了?”

    池弥双手握拳,感觉全身在躁动。

    他看着赵曼歌脸上的坏笑,更是挠得他心痒痒

    池弥缓缓走到床边,刚躺下来,赵曼歌就“啪”得一下关了灯。

    “晚安哦。”她的声音在黑暗中传到耳边,像一根羽毛飘过耳垂,酥酥麻麻的。

    池弥躺着,鼻尖全是赵曼歌身上的香味,床单上还有她的体温,他深呼吸几口,强迫自己按压住躁动的欲/望。

    自己打自己的脸,疼,真特么的疼。

    *

    第二天凌晨三点半,王勃语带着浩浩荡荡的工作人员到了池弥的公寓里,连董星斓也从学校里赶了出来。

    赵曼歌只抹了些护肤品,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正要跟着出门,王勃语却突然把她拉到了一边。

    “曼歌啊,问你个事。”王勃语朝着池弥努嘴,“你们真订婚了?”

    赵曼歌抬手,将头发束了起来,“没有的事,要真订婚了,怎么会不通知王导呢?”赵曼歌眨眨眼,“你可是我们的媒人。”

    媒人王勃语一脸如释重负,对着赵曼歌笑了笑,说道:“赶紧出发吧。”

    一转头,他走到外面,跟剧务打了个招呼:“一会儿让他们俩分开坐,坐两辆车!”

    上一次的事情给王勃语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这次他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两人再坐一辆车了。

    不然中午都上不了山。

    王勃语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和池弥窃窃私语的赵曼歌,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又在商量玩什么新花样吧?那可是要玩儿死他啊!

    赵曼歌压根儿不知道王勃语在想什么,她看见池弥一直耸拉着眼皮,一脸憋屈的样子,觉得非常畅快。

    她走到池弥身边,在他耳畔低声说道:“昨晚没睡好吗?”

    池弥凝眉,没说话。

    赵曼歌轻轻叹了一声,“是你说要早点睡觉,我可是很听话的,动都不敢动一下,怕打扰你的睡眠。”

    池弥:“……”

    总是自己打自己脸的人,此刻没资格说话。

    董星斓一早从学校里赶来,精神却很好,和池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帮着赵曼歌收拾要带去山上的东西,十分勤快。

    王勃语见一切准备妥当,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跟着他下楼了。

    到了停车库,赵曼歌看着自己和池弥被工作人员分别领上两辆车,默默瞪了王勃语一眼。

    这个小气的老男人。

    王勃语似乎感受到了身后赵曼歌的怒视,他嘿嘿笑了两声,掉转头走到赵曼歌面前,说道:曼歌啊,咱们要坐半天的车呢,我陪你好不好啊?”

    赵曼歌哼了一声,转身上了车。

    王勃语和董星斓紧随其后。

    车开到郊区时,天已经亮了。

    赵曼歌打着呵欠,听着王勃语和董星斓侃侃而谈,觉得十分无聊。

    她拿出手机,刷了刷微博。

    这几天大概还没有哪个明星爆什么大新闻,所以飘在热门的还是她和池弥订婚的绯闻,而由“天价嫁妆”衍生出来的关于池弥妈妈的消息也不少。

    赵曼歌随意划了几页,点进一个商业报刊官博的主页看了看它关于池弥妈妈的报道。

    余光瞟到下面,看到了相关微博里一个熟悉的人。

    赵曼歌点开那条相关微博里的照片,再三看了看,确定是董星斓无疑。

    那是一个娱乐营销号的微博,二十分钟前发的。

    周扒皮魔王:【池弥母亲资助的大学生帅气不输明星,靠脸榜上特立娱乐有限公司总裁,两人年龄相差近十岁,这是要进军娱乐圈的节奏?】

    配图是几张偷拍图,穿着牛角扣外套的董星斓背着双肩包,学生气十足,却俯身上了一辆黑色保时捷。

    那是罗如丝的车没错,赵曼歌借用过一次。

    她回头看了看董星斓,见他正低着头玩手机,嘴角隐隐噙着笑。

    赵曼歌又继续看手机,点开那条微博的评论看了看。

    凡话公子:这男的是我们学校的,谁不知道他家里穷得跟什么似的,得了人家豪门善心人的资助还不够,居然傍上富婆了,果然是乡巴佬进城,心也大了。

    这是顶到热评第一的评论,话里话外又酸又带刺。赵曼歌又往下翻了翻,热评第三条是一个女孩子发的。

    单方面宣布和吴彦祖结婚:他是我们学校的没错,但是人家也没偷没抢吧?年年国奖在手,专业成绩第一,其他私生活方面外人有什么资格评价?

    赵曼歌往下继续翻了翻,评论几乎都是两个站队,要么骂董星斓傍富婆,要么说他也没违法犯罪,但总归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星斓?”赵曼歌回头,看了董星斓一眼,把手机递给他,“你看看。”

    董星斓一脸呆萌地接过手机,低着头一看,脸立马就白了。

    他的牙齿都打着颤,双眼闪着光,原本红润的双唇也失去了颜色,耳朵嗡嗡嗡的,感觉一道晴天霹雳打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着赵曼歌,惊慌失色。

    赵曼歌将食指压在嘴上,示意董星斓不要说话,车上还有别人呢。

    她想了想,还是先给罗如丝打个电话,但是一打过去却是正在通话中。

    赵曼歌一挂电话,董星斓的手机就响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眼神里有片刻犹豫,又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

    “喂……”他接起电话,声音有些发颤,“嗯,我看到了。”

    董星斓瞄了赵曼歌一眼,继续说道:“嗯,好的,我知道了。”

    短短几秒钟的电话,赵曼歌顿时明白是罗如丝打来的了,她问董星斓:“罗总怎么说?”

    董星斓眉心拧着,鼻尖泛红,“她说叫我不要管,她来处理。”

    赵曼歌嗯了一声,“那你放心,罗总会处理好的。”

    董星斓点头,心里如同擂鼓。汽车已经开上了山路,开始颠簸,董星斓捏着手机,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学校的贴吧。

    里面的内容,果然惨不忍睹。

    《计算计学院的院草真的傍富婆了呀?我室友还暗恋他两年了呢。》

    《谁说程序员情商低?看看你们院草,人家马上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快三十岁的老女人董星斓也睡得下去,佩服佩服,果然是“计院”啊!》

    《哭唧唧,男神人设崩了,我感觉自己失恋了,哦不,丧偶了》

    首页都被这样的帖子刷屏了,董星斓一点点看下来,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他和几个室友拉的微信群也炸了,那几个小伙子都是上次在酒吧闹事被罗如丝给捞出来的,他们打心眼里服气罗如丝,但是出了这事儿,他们想帮董星斓解释都没办法。

    因为据他们观察,董星斓和罗如丝确实有点什么,但是他们跑去解释董星斓和大总裁谈恋爱,有人信吗?

    董星斓叹了口气,正要打字回消息,一个来电又打了过来。他看着来电显示,心凉到了底。

    辅导员打来的。

    “喂,张老师。”董星斓接了起来,“我看到了……我现在不在学校,在羊顶山……现在?不行吧,这里交通不方便,我现在回不来……好,我问好了再答复您。”

    董星斓挂了电话,战战兢兢地看向王勃语:“王导,山上还有车吗?我有急事要回学校一趟。”

    王勃语看了看表,说道:“今儿恐怕是不成,组里司机脱不开身,最早也要明早才能送你回去。至于山上,据我所知是没有公交的,你要真的急,也只能等明天。”

    赵曼歌转过头,对董星斓说道:“你明天回去吧,先留一点时间给罗总处理。”

    董星斓深深看了赵曼歌一眼,对她的话充满信任,然后给辅导员回了消息。

    但是接下来的行程,王勃语感觉到整个车里的气氛都很沉闷。

    下车时,他搓了搓手,冷哼一声。

    至于吗?不就是让你们小两口分开一会儿,就摆脸色给我看啦?

    赵曼歌站到车下,裹紧了围巾,将双手插到衣服兜里。

    羊顶山海拔高,气温低,偏偏现在又是寒冬腊月,更是冷得不像话,但赵曼歌由于工作原因,常常在这种天气里拍过杂志,只穿雪纺裙那种,所以她也不觉得多冷,穿得比工作人员少多了。

    池弥从后面的车上下来,一股风立即灌进了他的领口,他在车上颠簸出的睡意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看向赵曼歌,天寒地冻,朔风凛冽中,她只穿了一件短款小香风外套,黑色牛仔裤下一双黑色裸靴。

    看着都冷。

    池弥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赵曼歌身上,紧锁眉头,似乎在责怪她为什么穿这么少。

    “哎,我不冷。”赵曼歌一边美滋滋地穿上外套,一边说道,“我们大冬天还穿走秀呢,早习惯了。”

    池弥哼了一声,把围巾给赵曼歌裹得更严实了,说道:“你为了工作不要命了吗?”

    赵曼歌笑,“赚钱不易呐,你以为我买名牌包包就不要钱啊?”

    一片枯叶飘落到了赵曼歌头顶上,池弥拂了下去,顺便揉了揉赵曼歌的头发。

    “嗯,名模小姐,以后不接这么伤身的工作行吗?大不了我再接几个广告,钱总够的。”

    赵曼歌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你不是从来不接广告吗?”

    池弥叹气,“你这么败家,我再不多赚钱,难道让你在这大冬天的拿命赚钱?”

    赵曼歌低头,将脸埋在围巾里,然后往池弥怀里钻。

    *

    节目组在羊顶山顶了一家四合院式酒店,给赵曼歌和池弥以及王勃语住的,其他工作人员都住在另一家相对便宜的酒店里。

    董星斓虽然跟着赵曼歌和池弥进了酒店,但一直魂不守舍的,池弥看了他几眼,最终说道:“你回房间休息吧。”

    董星斓哦了一声,在门口徘徊了两步,最终还是回自己房间了。

    赵曼歌目送董星斓的背影离开,说道:“你都知道了?”

    池弥点头,“在车上,我妈给我打电话了。”

    王勃语把自己东西放到房间后,连忙带着组里工作人员去布置拍摄场地,踩点下来已经日近黄昏了。

    冬天里天黑得快,王勃语忙完一切又拿着剧本找了赵曼歌和池弥聊节目拍摄。

    这剧本是编剧们连夜改出来的,现在池弥和赵曼歌都公开了,他要是再按照以前的剧本拍,可能会沦为业界笑话。

    聊完剧本已经□□点了,王勃语看着天黑得彻底,站起来搓了搓手,说道:“咱们出发吧。”

    羊顶山是帝都周边比较著名的景区,最出名的就是它的夜景。

    在雾霾严重的这几年,也就这里能够看见繁星满天的星空。按照剧本里的设定,最后一期节目,池弥要和赵曼歌去爬山,自己搭伙做饭,然后天黑后看星星,并要在山里露营一晚。

    但是为了时间安排紧凑,王勃语决定先拍夜里的节目,之后补拍白天的。

    除了董星斓以外,赵曼歌和池弥跟着节目组的车往山顶去了。由于是冬天,山上游客不算多,而节目组也圈了地,其他人进不来。

    一下车,赵曼歌抬头便看见了漫天繁星。

    天空像一片巨大的黑色丝绸,而星星像钻石一般镶嵌在上面,璀璨明亮,恍若幻境。

    各方机位就位,王勃语退到摄影机后,盯着赵曼歌和池弥的一举一动。

    池弥牵着赵曼歌坐在帐篷口,神情有些疲惫,恰能营造一种“录制一天”后的假象,因为这一段是要剪辑在这期节目的最后的。

    池弥抬头看着星空,说道:“居然就要录完了,想起来第一期的时候……”

    池弥没说下去,剧本上的煽情又感性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

    “那时候怎么了?”赵曼歌甜甜笑着,假装不知道剧本上的内容有多肉麻,“你说呀?”

    池弥抬手,搂住赵曼歌的肩膀,说道:“那时候还是夏天呢,没想到一转眼就冬天了。”

    赵曼歌:“……”

    你怎么不说那时候你还是个处/男呢。

    池弥好像能听见赵曼歌的腹诽似的,他突然低下头,在赵曼歌耳边说道:“那时你还不是我的,没想到转眼过去,你竟然在我怀里了。”

    这是剧本上的大概内容,但没剧本上的原话那么肉麻,不过却是池弥的真心话。

    他看着满天星星,真感觉自己像做梦似的。好几个午夜梦回,他都要默默看着赵曼歌的睡颜,手指轻轻在她脸上描绘,才能找到一丝真实感。

    赵曼歌笑盈盈地,说道:“你才你刚才那句话会不会被麦克风收进去?”

    池弥仰头,手在胸口鼓捣一阵,说道:“我刚刚拔了麦克风。”

    赵曼歌轻哼一声,伸了伸腿,说道:“你觉得这里的星空美,还是你家的星空美?”

    池弥仔细观察了一下,似乎在对比:“我觉得我家的美一些,你觉得呢?”

    赵曼歌点头,“我也觉得,你家真的很美。”

    池弥轻轻应了,勾起唇角浅笑,眼神清亮。

    赵曼歌扭头去看池弥,说道:“那你觉得你家的星空美,还是我美?”

    池弥垂眸看她,她的眼眸里有一片星河,还有他的瞳孔。

    眉眼如画,红唇似火,她的一呼一吸似乎都在邀约。

    池弥收紧了搂着赵曼歌的手臂,低头,吻了上去。

    摄像机后的王勃语一呆,又开心又心酸的。

    开心的是这一幕播出的时候,话题度肯定飙升,说不定还会成为他们《三月情侣》开播以来最经典的一幕。

    心酸的是,他做这一季节目真是太不容易了。

    几分钟后,王勃语看了看时间,该打道回府了。

    可是前面那两个人……王勃语真想立刻清场,给他们腾出空间。若不是考虑到安全性,王勃语真会丢下他们自己回去了。

    “嗯……”王勃语隔得远远的,说道,“那啥,要不我先带人回去了,司机给你们留在这里,你们一会儿自己回来吧。”

    听到王勃语的话,池弥停了下来,睁开眼看着赵曼歌。

    赵曼歌低着头,双腮潮红,双手理着他的衣领,没有说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

    池弥将赵曼歌的头搂进自己胸前,对着王勃语点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是晋江石榴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男主他很肤浅[娱乐圈]第61章 61》,方便以后阅读男主他很肤浅[娱乐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主他很肤浅[娱乐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