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攻略夫君

第77章 失忆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尹真熙 书名:重生攻略夫君

    就算是皇甫嵩记恨江云飞对自己暗中下手,可是他虽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面对自己的大仇人沈相, 皇甫嵩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松的。

    因而沈相虽然成功的挑拨了皇甫嵩和江云飞, 让这两个人不再一心,而是产生了间隙, 可是他却还是没有能够将沈蓉给救出来。

    沈相终于不再是表面上那种气定神闲的模样了, 自己的女儿的性命还掌握在皇甫嵩的手里, 让他也忍不住着急了起来。

    “冀王殿下,我女儿是无辜的, 和你有大仇的人是我!”

    沈相说出这句话来,却是让皇甫嵩不可自已的大笑出声了。

    “可笑,真是可笑,心狠手辣的沈相何时也会说出无辜两个字了?无辜你就会放过他们吗?”

    皇甫嵩冷笑一声,伤了腿之后他的性子越发的偏激了:“就你的女儿无辜,其他人就不无辜了吗?”

    皇甫嵩说着,一剑刺伤了沈蓉的手臂,让沈相目眦欲裂。

    见着沈相痛苦的模样, 皇甫嵩终于从中得到了些许快感来, 果然当着这老贼的面折磨他的女儿真是个再好不过的主意了。

    见着皇甫嵩此时疯狂可怕的模样, 江云飞也不敢招惹。

    他四处观望了一下,准备借机偷偷溜走。

    然而皇甫嵩的声音却是在他的身后幽幽的响起:“江将军, 你要去哪里?”

    江云飞的身子一顿,只能够不甘心的回到了皇甫嵩的身边,被他的人给看住了, 今日他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皇甫嵩此时是没有时间料理他,可是等他处理了沈相之后,肯定就会轮到自己了的。

    “住手,皇甫嵩!你若是再敢伤害蓉儿的话,老夫就和你同归于尽!”

    沈相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皇甫嵩感觉到了,他只得停下了自己手里的剑。

    他也清楚,沈相已经被他给逼到绝路了,这样的人在这种时候会做出怎样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的。

    皇甫嵩可还没有活够,显然他不想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沈蓉身上已经有了好几道伤口,可是咬着牙没有叫出声来。

    尽管在此之前她可从来都没有面对过这样的险境,也从来都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可是怕沈相分心,她咬着牙没有喊出疼来。

    事实上,沈蓉心里也害怕极了,可是看着自己的父亲在这里,她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冀王,你不过是要老夫一条命罢了,老夫就在这里,你将蓉儿放了吧。”沈相心平气和的对皇甫嵩说道。

    可是皇甫嵩根本就不相信,即使是对方真的很疼沈蓉,可是皇甫嵩不信沈相就舍得这么死去,这只老狐狸一定还有什么后招在等着他。

    “那好,沈相,你过来,一个换一个!”

    皇甫嵩让沈相用自己的命来换沈蓉的命,他不想沈相自我了断,因为他还没有好好折磨过自己的仇人。

    沈相同意了,可是沈蓉心里却着急得很,她不想自己的父亲出事。

    她对着皇甫嵩大声道:“用我的命换我父亲的,你想报仇的话,可以冲着我来!”

    不管自己的父亲做了多少错事,他对于沈蓉来说都是一个好父亲,沈蓉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自己而死去呢?

    沈蓉的话还真让皇甫嵩动摇了一瞬,因为折磨沈相最爱的女儿说不定比折磨他自己更加痛苦。

    可是也只是一瞬间,就被皇甫嵩给否决了,因为他还是喜欢仇人落到自己的手里。

    眼看着皇甫嵩没有半分迟疑的推着她过去和沈相交换,沈蓉拼死抵抗,可是她的力道对于皇甫嵩来说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

    沈蓉哀求的看向沈相,她不希望如此,她宁愿自己的父亲快些逃走。

    沈相如何不明白沈蓉的意思,可是他都是一把老骨头了,沈蓉还有大好年华,自然不能让她因此而丧命。

    这位冰雪似的一向脸上都没有多少表情的美人,此刻她终于忍不住悲从中来,脸上流出了两行清泪。

    “父亲!”沈蓉哀泣的唤了他一声,可是他心意已决,沈蓉无论说什么都不会让沈相动摇。

    沈蓉和沈相已经走到了一起面对面了,沈相深深的看了这个女儿一眼,仿佛要将她的模样给深深记住一般,让沈蓉的眼泪流得更多了。

    而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沈蓉的头顶冲出来一个黑衣人直取皇甫嵩,这是一击就要他的命。

    沈相乘机将沈蓉给拉过来,然而皇甫嵩却是也对沈相早就有所防范。

    他一把将自己身旁的江云飞给拉过来替自己挡了一剑,江云飞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他嘴里都发不出声音来了,只是嘴角流下了鲜血。

    他的胸口破了一个大洞,他不敢相信皇甫嵩居然如此卑鄙,打着的是让自己替他挡剑的目的。

    可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了,身子一软倒了下去。沈相暗中还埋伏了几个人,护送着他和沈蓉一起逃离。

    可是皇甫嵩也不是吃素的,他同样带来的人手比沈相只多不少,紧追着他们不放。

    沈蓉是一个弱女子,很明显的拖累了他们,可是沈相本来就是为了救女儿来的,怎么会放弃沈蓉呢?

    皇甫嵩没有多久就追上了他们,只能决一死战了。

    沈相的人兵器上都带了毒的,这杀伤力比皇甫嵩的大多了。

    就连皇甫嵩也不小心中了一刀,身子一软就渐渐支撑不住了。

    只是他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取来弓箭朝着沈相射了一箭。

    如今眼看着仇人就要逃走了,折磨他是不可能了,至少要把命给他留下。

    皇甫嵩到底身手不错,沈相尽管迅速反应过来还是没有躲开,他的胸口中了一箭。

    “父亲!”沈蓉大惊,惊叫出声,她连忙跑过去扶住了沈相倒下的身体。

    正在这个时候,皇甫悦带着人赶过来了。

    他既是皇帝知晓了皇甫嵩干的好事之后,叫他带人过来收尾的。

    也是因为收到了沈相的报信,沈蓉被抓了。

    沈相察觉到了皇甫悦对沈蓉的心意,信王的确性子纯善得多。

    如果他不敌皇甫嵩,有何不测的话,最起码皇甫悦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沈蓉受到伤害的。

    眼看着沈蓉一身狼狈,满心哀泣的模样,皇甫悦心里一痛。

    他连忙让人将皇甫嵩给送去诊治,沈相带来人的几乎全部伏诛了,沈相如今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皇甫悦让大部分人都回去了,只剩下几个人在外面守着,他小心翼翼的靠近沈蓉。

    可是皇甫悦却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他到底开口道:“沈小姐,让本王将沈相送去治疗吧。”

    皇帝都没有说要沈相的命,既然他伤重的话,应该送去医治没有问题。

    可是沈蓉知晓沈相和信王府有大仇,虽然他相信皇甫悦的为人,可是却也不敢将沈相交到信王府那里去。

    更何况,沈相的情况她心里知晓,这样的重伤…..。

    沈相还有最后一丝意识,他握住了沈蓉的手交代道:“他不想被抓回去。”

    如果这是父亲所希望的话,那么沈蓉无论如何竭尽全力都会去完成的。

    可是,沈蓉泪眼摩挲的抬头看了皇甫悦一眼,他是要来带沈相回去交差的,他是不会让她带走父亲的。

    沈蓉心里一狠,她偷偷的在自己的身后藏了一块石头,放柔了声音对皇甫悦说道:“信王殿下,可否过来一下,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皇甫悦自然没有不同意的,他在沈蓉的面前蹲下身子,沈蓉迅速出手一下敲晕了皇甫悦。

    皇甫悦对沈蓉毫无防备,她又正是伤心的时候,看起来虚弱极了,因而沈蓉才会这么容易得逞。

    看着皇甫悦软倒下来的身体,沈蓉将他扶着靠在了树干上。

    沈蓉看着皇甫悦的容颜,歉意的低声道:“对不起。”

    她利用了皇甫悦对她的信任还有好心,恐怕她也没有什么机会再对他道歉了。

    就算是外面只有皇甫悦的几个侍从守着,可是沈蓉也不敢掉以轻心,她轻轻的带着自己的父亲,往树林里走去。

    沈蓉在都城生活了这么多年,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很熟悉。

    这林子外面有条小道,是通往一座小湖的,那里是个风景秀美的地方。

    她的父亲说,那里作为他的墓地,也很不错。

    沈蓉压抑着自己心头的难受,她艰难的将沈相带了出去。

    当他们父女两好不容易到达那里的时候,沈相已经出气不多了。

    沈蓉心里痛苦,可是她却在沈相面前还不能表露出来,她强颜欢笑道:“父亲,我们到了,这里很美。”

    沈相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大限将至,他这一辈子,位极人臣多年,也算是值了。

    可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么一个女儿。

    他若是去了,沈蓉可怎么办?

    依着沈蓉的心性,有他这么一个罪孽深重的父亲,她会活得很艰难的。

    沈相心头满心忧虑,可是看着沈蓉为了不想让他难过,走得不放心而露出的笑颜,沈相心头更是酸楚。

    他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年轻的时候只想往上爬,不在意其他,让夫人因为孕中忧思过度难产而亡。

    后来他一腔的愧疚感情全部都放到了沈蓉的身上,可是沈蓉的性子像她母亲不像他。

    为了权利他不择手段做过许多的肮脏事情,到头来她的女儿却要承受那么多不属于她的痛苦。

    那些错是他自己犯下的,那些罪也该他自己去承担,不应该算在沈蓉的身上。

    可是沈蓉她自己却不会那么想,正是因为沈相是她的父亲,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才会也需要承担那些罪孽。

    沈相想得越来越多,他的呼吸越来越弱,他还有好多话想对沈蓉交代清楚,可是他却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就撒手而去了。

    至死,沈相都无法放心自己的女儿,带着满腔的担忧离世了。

    沈相的手从沈蓉的手中无力的掉落了下来,沈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愣愣的注视着他,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能的,父亲不会就这么离开她的,不会的!

    就算是沈蓉曾经因为他父亲做下的恶事而很痛苦,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讨厌过自己的父亲。

    正是因为她那么濡慕的父亲,却是伤害了那么多的人,才会让沈蓉的心里越发的痛苦难受。

    可是如今,沈蓉深深依赖着的父亲就这么离世了,沈蓉的天的确是塌了,这世上再无什么是她留恋的。

    皇甫悦很快就醒过来了,沈蓉的力道并不大,她能够敲晕皇甫悦都是运气好。

    他捂着自己的脖子站起身来,摇了摇头,让自己有些晕的脑袋清醒一下。

    可是突然,皇甫悦意识到了,沈蓉呢?她在哪里?

    皇甫悦立刻心慌了起来,他的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她。

    皇甫悦顾不得自己还有些不适的身体,他推开前来搀扶他的侍从,摇摇晃晃的往前跑去,去找沈蓉的身影。

    当沈蓉将沈相给埋葬好了,正站在自己的父亲坟前发呆的时候,皇甫悦赶到了。

    他看着这个坟墓,皇甫悦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可是他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小心翼翼的偷瞄着沈蓉。

    “你来了,我父亲已经去了。”

    沈蓉看起来面色很平静,她的声音也很平稳,可是越是如此,越是让皇甫悦的心里不安。

    “你若是难过,想哭的话便哭吧。”皇甫悦喏喏道,为了父亲逝世而哭泣本是寻常。

    然而沈蓉却没有,明明她和沈相的感情那么深厚。

    “不了,既然你来了这里,那我再向你说声对不起吧。”

    沈蓉转过身来看向皇甫悦,她的面色依旧毫无波动,眼眸也依旧平淡,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让皇甫悦安心。

    “是我不好,利用了你,对不起。”

    沈蓉很是惭愧,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来,让她再无颜面对皇甫悦。

    可是皇甫悦却根本就不在意,他只希望他能够好过点,这让他无论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不,没关系的,我不在意,真的。”

    皇甫悦越是说的诚恳,就越是让沈蓉的心里愧疚难安。

    不过还好,这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这时候能够见你一面,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

    沈蓉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可是眼神却是释然和解脱,看得皇甫悦一阵心惊肉跳。

    他猛然朝着沈蓉冲过去,因为他心头的不好预感,可是却还是慢了一步。

    沈蓉已经拿着剑抹脖子了,皇甫悦只来得及撞开沈蓉挥剑的方向。

    可是沈蓉还是割伤了自己的肩膀以下,很大的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她的身子一倒下,头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蓉儿!”皇甫悦终于再也忍不住惊叫出声了,他的脸上也留下了泪水。

    亲眼见着自己心仪的女人差点在他面前自尽了,这样的冲击险些将皇甫悦给逼疯了。

    他迅速的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沈蓉的身边,将自己的脸上的泪水给抹干净。

    皇甫悦将沈蓉身上的伤口给简单的包扎止血了,然后打横抱起她往外跑去,他一定要快点将沈蓉给送去医治。

    求求你不要死,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别丢下他!

    皇帝本来做出将沈相流放的决定就让他心头很是不痛快了,可是没想到沈相居然还敢逃了。

    当他是什么了?皇帝都觉得自己仿佛能够感觉得到沈相对他的嘲讽了,这样都还能够让他给跑了,果真是废物!

    但是没想到事情反转的那么快,还没有等皇帝派人去将沈相给抓回来,居然就听闻他去皇甫嵩那里自投罗网了。

    结果皇帝一查,居然是他的好皇弟将沈小姐给绑了,他对自己的前未婚妻倒真是一点都不留情了。

    这果然就是皇甫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还冷血无情。

    不管皇甫嵩和沈相这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反正是狗咬狗,得利的还是皇帝。

    皇帝想等他们两败俱伤之后,再派皇甫悦过去收拾烂摊子。

    只是没有想到,这还真是个烂摊子,皇甫嵩又是一身伤回来了,可真是让皇帝心头痛快。

    如今沈相已经伏诛了,他和皇甫嵩的联盟自然也就不存在了,皇帝是巴不得皇甫嵩去死。

    可是面上该做的还是得做,御医皇帝还是要派过去的,他只是暗自祈祷沈相的□□厉害点。

    可是有容颜在那里守着,就算是皇帝想要动点什么手脚的话,这个女人很精明,不容易得手。

    因为忙着皇甫嵩的事情,对他太过担忧,容易一时就将江云飞跟着去可是没有回来这件事情给忘了。

    然而皇甫悦却是火急火燎的带着沈蓉赶回了信王府,立刻进宫去请来了御医为沈蓉治疗。

    不同于其父,皇帝对沈蓉的印象还不错,也就没有为难皇甫悦。

    他只是不知,为何这一个个的都伤得这么重,幸好沈相已经死了。

    如今皇帝心情大好,他可以亲政了,朝堂之上也再也没有人把持朝政将他当成傀儡了。

    皇甫悦带着满身是血的沈蓉进来的时候,可真是将慕太妃给吓了一大跳。

    同样,慕太妃对沈蓉除了她父亲是沈相之外,其他感官都不错。

    她的确是个好姑娘,最难得的是品质也好,就凭着这一点,慕太妃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经过一番诊治之后,幸亏沈蓉沈蓉伤得重,可是都是些外伤,并没有伤到内脏,只是需要好好补补气血调理一番,再将外伤养好。

    这让皇甫悦大松一口气,他的身子一软,毫无形象的跌坐在地上了。

    幸好,幸好,沈蓉无事,他多怕御医说她不行了,皇甫悦一直提着的心此刻他才放回自己的胸腔里。

    然而自己的儿子这反常的行为,却是引起了慕太妃的注意,让她微微眯起了眼眸。

    可是皇甫悦还毫无所觉,他只是抹了一把自己脸上冒出来的虚汗。

    皇甫悦的双眸痴痴的凝视着沈蓉,生怕自己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见了。

    得了,见着皇甫悦这幅模样,慕太妃几乎是不用从他的嘴里得出答案来,他看着沈蓉眼眸里的情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慕太妃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走了出去,她不再看着他们了。

    真是孽缘啊!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了沈蓉呢?

    不过,这都是沈相作的恶,不然的话,沈蓉这姑娘她是挺满意的。

    但是正是因为沈相,这中间恒隔着的是杀兄之仇,慕太妃怎么也不可能让害死自己哥哥的人的女儿嫁给他儿子的。

    更何况,依着沈蓉的秉性,就算是她喜欢皇甫悦,她也不会嫁给他的。

    对于沈蓉而言,这中间又何尝不是恒隔着她父亲这件事情呢?

    这样显然没有结果的感情,慕太妃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快点走出来,不要误人误己才好。

    慕卿得知了信王府发生的事情之后,她不放心,只得将宝儿交给慕容嘉,自己过来了一趟。

    上次在猎场里的时候,慕卿就注意到了皇甫悦对沈蓉的感情。

    如今沈小姐这般状况,她和皇甫悦实在是令人担忧啊。

    沈相已经伏诛了,慕卿心头也放下了一件事情,只恐怕对于皇甫悦和沈蓉来说,如此才更加艰难。

    慕卿到的时候,正好沈蓉醒过来了,慕太妃和皇甫悦都在沈蓉的卧室里。

    皇甫悦听下人回报说沈蓉醒过来了,他自然是喜不自胜,立刻赶到了她的房里。

    沈蓉刚刚清醒,被侍女扶着靠坐在床头。她看见皇甫悦走了进来,面色有些奇怪。

    刚开始皇甫悦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了,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沈蓉的怪异。

    可是当沈蓉面露好奇和打量的看向他到时候,这样的眸光让皇甫悦渐渐的觉察出不对来。

    还不等皇甫悦问出什么来,沈蓉便开口道:“你是谁?”

    皇甫悦:“!!!”

    皇甫悦大惊,不明白沈蓉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会不认识自己了呢?

    “我是信王皇甫悦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皇甫悦非常激动的凑到了沈蓉的床前,他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双手也紧握着她的肩膀。

    皇甫悦的反应有些吓到沈蓉了,她在他的手里挣扎了起来。

    然而皇甫悦却不放开她,皇甫悦此时才发现,原来有比她恨他更加绝望的事情,那就是她不记得他了。

    皇甫悦立刻让人去通知御医过来,慕太妃得知了沈蓉的情况之后,也一起过来看望她了。

    只是御医诊断之后,却是说沈蓉头部受到了撞击,又刺激 过大,她已经失去记忆了。

    如今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是连自己谁都不知道。

    这个结果让皇甫悦心头失落,她不记得他了,也不记得了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美好回忆。

    可是转瞬皇甫悦却是眸光大亮了起来,亮得惊人,脸色也出现了喜色。

    沈蓉不记得了,那他也就不会记得自己的父亲和信王府的恩恩怨怨了,更加不会记得自己曾经喜欢过皇甫嵩。

    这不就是他的机会来了吗?这可真是上天赐予他的绝佳好时机!

    皇甫悦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这让他的心里涌现出了无限的喜悦来。

    当沈蓉眸光迷茫的看着他,轻声问道:“我是谁?”的时候,皇甫悦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你是我的未婚妻。”

    慕太妃听见皇甫悦这句话,她一口去差点没有喘上来。

    这个死小子,她什么时候教他坑蒙拐骗了?

    趁着人家失忆的时候欺骗她,这种手段真是令人不齿,这是乘人之危啊!

    更何况,慕太妃完全没有想过有沈蓉这么一个儿媳妇。

    只是看着皇甫悦脸上的笑容,她到底是忍了忍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来。

    看着皇甫悦和沈蓉相处,不,完全是他的儿子在编谎话骗人,慕太妃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她揉了揉自己有些抽痛的额角离开了,正好慕卿过来了,她去和她好好谈谈去,这个儿子可真是愁死人了。

    看着慕太妃和皇甫悦在忙着沈蓉的事情,慕卿并未过去,她只是在客厅里等着他们忙完。

    她还以为要一会儿功夫呢,可是没想到慕太妃很快就出来了。

    “姑姑,怎么样,沈小姐还好吗?”

    慕太妃看着慕卿担忧不似作假,对于沈蓉是真的关怀,这不禁让她感叹道,自己的侄女还真是善良。

    想起了那房间里的儿子,慕太妃更是叹息了一声,有苦说不出啊。

    和慕卿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慕太妃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过了慕卿。

    这不禁让她也惊讶不已,感叹道:“这真是天意啊!”

    说不定老天爷都在成全皇甫悦和沈蓉呢,不然的话,怎么会让这两个根本就不可能的人,在这绝境之中还生出了一丝希望来呢。

    慕卿不由得想到,怎么上辈子她就没有想过装失忆和慕容嘉重新来过呢?多好的借口啊!

    她也只是暗自可惜一番,幸好这辈子她不用沦落到那般地步。

    “卿儿,你真的不介意吗?”

    慕太妃担忧的看向慕卿,她的神□□言又止。

    慕卿知晓慕太妃心头在忧愁什么,她介意的只是沈相而已,他已经死了,慕卿就不在意了。

    可是慕太妃和她不一样,慕卿深深知晓这一点。

    让仇人的女儿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她的心里绝对过不去,绝对会很难受的。

    “姑姑,我不介意,沈小姐也是无辜的。而且她一直以来不都是在帮忙吗?”

    沈蓉多番出手相助,慕卿记在心里,也领她的情。

    慕太妃心头自然知晓沈蓉是个好姑娘,不然的话,她根本就无需如此纠结了。

    慕卿都不在意杀父仇人的女儿嫁给她表兄,虽然这么说来的话,似乎慕卿这样有些不对。

    可是慕太妃却也说不出指责她的话来,她的心里头一团乱麻,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慕卿不忍心见着慕太妃如此忧愁,她走过去握住慕太妃的手柔声道:“姑姑,这件事情你和表兄好好谈一谈吧,母子之间有什么不好谈的呢?你都是为了表兄好,表兄也对你一片孝心,这件事情说开了不就好了吗?”

    慕卿不希望她最亲的两个人,因为沈蓉而心中存了一个疙瘩。

    慕卿说得不错,慕太妃也是因为太过在意皇甫悦的感受了,才会如此踌躇。

    不过,她也并不是非要棒打鸳鸯的恶人,只是皇甫悦和沈蓉的情况实在是太过复杂了,慕太妃害怕将来皇甫悦会受到伤害。

    等皇甫悦安抚好了沈蓉,意犹未尽的从她房间里离开的时候,就接到了下人传达的慕太妃让他过去一趟的通知,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皇甫悦知晓慕太妃的心结,可是沈蓉他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更何况沈蓉如今这般情况,他哪里放心让她离开啊?

    失忆之后的沈蓉纯真又迷茫,她整个人都比之前软糯多了,不再是如表面一直覆盖着一层冰雪。

    不管是怎么样的沈蓉都是她,皇甫悦都喜欢。

    可是她如今这般,却确实是让皇甫悦疼惜不已,他不放心离开她身边。

    “母妃。”皇甫悦恭敬的站在慕太妃的下首,他不敢坐,因为他知晓自己一定会违背慕太妃的话的。

    知子莫若母,皇甫悦这幅模样,慕太妃哪里还看不出来他的心思,真是让她心中烦闷。

    “沈小姐的父亲,害死你的舅舅,这点你心中毫无芥蒂吗?”慕太妃厉喝道

    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慕卿不在意,皇甫悦好像也不在意,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揪着这仇恨不放吗?

    也不是她想如此,只是慕太妃心中总觉得膈应而已。

    “母妃,儿子厌恶沈相,因而即使是他是沈蓉的父亲,我也不会放过他。可是与沈蓉无关,她还多次帮了我。”

    皇甫悦的话几乎和慕卿重合了,他们都坚持如此,慕太妃怎么还会和他们过不去呢?

    只是这只不过是一方面罢了,真正让慕太妃介意的还是沈蓉的记忆问题。

    “好,先不说这个,我随你们去了。”

    “可是,若是有一天沈蓉想起来了,到时候你要如何?”

    “沈蓉失忆之前心仪你吗?她能够忘记自己父亲的死,和你好好在一起吗?”

    慕太妃的话,字字句句都刻进了皇甫悦的心里,直指他最害怕的地方。

    这些他怎么会没有想到过?可是皇甫悦却宁愿自欺欺人,维持着如今虚假的幸福。

    “母妃,您说的我都知晓,可是儿子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看着皇甫悦倔强的在自己面前抿着唇,显然他是心意已决了。

    皇甫悦从小就脾气温和,虽然有时候会在无伤大雅的方面有点小执着,可是他确实是从未坚持要过什么东西。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般强烈的想要拥有某个人,慕太妃又怎么忍心不成全呢?

    可是她心头担忧的是,这明显就是个火坑,难道她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跳下去吗?

    即使是皇甫悦和沈蓉在一起了,可是他们的未来依旧是渺茫。

    沈蓉的记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到时候一切都完了。

    慕太妃咨询过御医,就连他们也不知晓沈蓉的记忆何时会恢复。

    有可能是一个月,一年,或者是一辈子都不恢复了,难道就拿着皇甫悦一辈子的幸福去赌这种可能性吗?

    可是看着在自己面前固执的儿子,慕太妃还是心软了。

    皇甫悦并非没有想过那种让他接受不了的后果,可是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这母子俩暂时达成了协议了,慕太妃也再不干涉沈蓉和皇甫悦之事了。

    慕卿带着满肚子的感慨回到了竹屋里,慕容嘉正拿着拨浪鼓逗着宝儿玩。

    她清脆的笑声让慕卿的烦恼不自觉的就消退了,唇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宝儿今日可乖?”慕卿站在摇篮旁,看着她乌溜溜的眼眸随着拨浪鼓转悠。

    “我们宝儿可是又聪明又乖巧,你说这是像了谁呢?”

    慕容嘉习惯性的每天夸一夸自己的女儿,然后他挑眉看向慕卿揶揄道。

    “这自然是像了她的阿父,大岐的王上啊!”慕卿也和他调笑了两句。

    “不,我说的是她美丽的阿娘!”

    慕容嘉将慕卿拉进自己的怀里,抱着她的身子轻摇着。

    这让慕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还真从未看出来,王上这么爱玩闹。

    只不过,自从慕容嘉在自己的面前露出了幼稚的一面之后,他就再也不掩饰自己了。

    也不知道上一辈子在自己面前总是忧郁而沉闷的王上,自己到底是怎么将他给憋成这样的。想起来就替他觉得心酸。

    慕容嘉含笑的眼眸注视着慕卿,眸光闪亮,那多情的眼眸里只能够容纳得进她一人,实在是让慕卿心动。

    慕卿在他热烈的眸光之下,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去:“王上这自卖自夸的真是....。”

    慕卿说不下去了,毕竟她没有慕容嘉脸皮厚。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又进入甜腻腻日常,希望你们不会腻O(∩_∩)O~快要回大岐了,沈蓉这反转你们没有想到吧哈啊哈

    话说不这样的话,这两只不可能在一起也不可能he啊,妥妥的悲剧╮(╯▽╰)╭

    连载中:妖女[快穿]

    专栏收藏卖萌打滚求收藏

    喜欢的菇凉记得戳个收藏哟喵~ >▽< *^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攻略夫君第77章 失忆》,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攻略夫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攻略夫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