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甚是心累

20.心有怀疑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木妖娆 书名:朕甚是心累

    方睿跟在沈玉的身后,才走到衙役晨练的地方,方睿突然察觉到有敌意,瞬间转身,一只手从他的身后穿透而过。

    没有抓到人,那手又绕了回来。

    “呼延锁云,住手!”沈玉在一旁看到了呼延锁云袭击方睿,怒喝他。

    呼延锁云不仅没有住手,攻击还更加的猛烈,那攻击都是往方睿左胸膛袭去,一招一式似乎都想要把方睿身上的衣服撕开。

    沈玉心中一惊,呼延锁云该不是怀疑昨天和他交手的那个吧?!

    方睿后退了几步,原本要挡呼延锁云的手臂似乎特意的略微一偏,呼延锁云的手直接抓上了方睿的衣襟,一拉一扯,方睿的衣服就被呼延锁云撕开拉了一大片。

    看着什么痕迹都没有的胸口,沈玉眼中闪过诧异,瘀伤去哪了?!

    呼延锁云看到那没有任何伤痕的胸口,眼中也出现的疑惑,但随即松开了方睿的衣襟,抱拳带着歉意道:“方才怀疑阁下是昨夜的飞贼,多有得罪,请见谅。”

    方睿还未说话,沈玉就站到了方睿的面前,虽然身高比呼延锁云矮了两个头,可气势一点都不输,冷眼的看着呼延锁云。

    “既然得罪,就别冠冕堂皇的让别人见谅!”

    大概是刚刚方睿和呼延锁云交手的时候已经有人去禀告崔颢了,崔颢匆匆赶来,听到沈玉的话,快步走过来,赔罪道:“沈大人,呼延狱丞只是心中有疑,得罪了沈大人你,还请沈大人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原谅呼延狱丞这一次吧。”

    沈玉闻言,转过身,看这崔颢,冷冷一笑:“心中有疑,他是怀疑我的人昨晚盗了崔大人你的官印,毁了你牌匾的贼人?!”

    怒挥袖子,指着呼延锁云:“你倒说说看,我大启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只要怀疑就能对人大大出手的律法!我见谅,谁来见谅我?!”

    方睿嘴角染上了笑意,忍住了想要给沈玉拍手叫好的冲动,沈玉底气这么足,也不知道像谁。

    这样的沈玉,好不霸气。

    呼延锁云再次拱手,带着歉意:“下官认错,任由沈大人责罚。”

    沈玉深呼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手,看向崔颢,道:“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别人对我有恩,我便报恩,别人对我有仇,我便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面无表情的继续道:“三十大棍,一棍都不能少。”

    说罢拂袖离开,方睿则心情欢快的跟在沈玉的身后。

    沈玉这三十棍算是为他昨天的那一拳报仇了呀。

    出了呼延锁云这事情,沈玉也没有继续找崔颢,而是直接回了办公的书房。

    原本走路还生风的沈玉,一回了书房,气势顿时弱了下来,转身看向了方睿,语气惊诧的问道:“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一个晚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睿轻笑了一声,道:“不过是些江湖偏方而已。”幸亏他早有准备。

    方睿身上的衣服被扯破,就是刚刚理了一下,也没有完全理好,在沈玉的目光之下,那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慢慢的变色。

    沈玉的眼眸也逐渐睁大,凑近了看,惊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方睿把衣服理好,遮掩住了伤口,抬眸看着沈玉,语气轻松:“既然说了是江湖偏方,就不会是什么能让人起死为生的灵丹妙药。”

    “你的意思是你方才只是回光返照?”方才见到方睿胸膛上面没有半分的伤痕,沈玉还以为方睿的伤全好了。

    一听从沈玉最里面说出“回光返照”这个字,方睿抬起头狐疑的看向她。

    “怎么听,你这话是想要我快点死的意思?”

    沈玉目光转了一下,有些心虚,似乎是有意的撇开死不死的这个话题,道:“你昨晚去换人,怎会有时间去盗了崔颢的官印,还把牌匾给摘了。”

    因着眼前有黑纱遮住,所以沈玉并没有见到方睿的眼神闪躲了一下,方睿呵呵的笑了一声,大概是胸腔的位置被伤得重,数“咳”了几声后,还是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就我自己一个人行动了?你也没有说就只让我一个人干这一票买卖。”

    听到方睿的话,沈玉一下便严肃了起来:“你把我们的计划告诉别人了?”

    我们……他喜欢这个用语。

    “这点买卖道德我还是有的,此事就只有你我知,天知地知。”

    有了方睿的承诺,沈玉这才松了一口气,还是觉得自己要有良心一点,道:“在这大理寺想找个大夫给你看一下,是绝对不可能的,我觉得即便你已经洗脱了嫌疑,呼延锁云也不会轻易的对你放松戒备。”

    从呼延锁云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沈玉就看得出来,这两人的气场不和。

    “我也不管他会不会对我放松戒备,我现在就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会。”他近乎天明才回来的,再加上胸口剧痛,根本就无法入眠,扶着胸口坐到了椅子上面,朝着沈玉道:“尽量不要让人进来,不然你可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沈玉“嗯”了一声。

    沈玉办着公,还能听见非常细微,也非常均匀的呼吸声。

    时到响午,门外的衙役道:“沈大人,可要用餐了?”

    沈玉闻言,目光落在趴在桌子上面的方睿,回道:“稍等片刻送进来。”

    “是。”

    沈玉站了起起来,走到了方睿的身旁,压低了声音喊道:“喂,你该起了。”

    叫了一声没有动静,沈玉继续喊:“你再不醒,别人该起疑了。”

    这一声是有了动静,但趴在桌面上的人却只是颇为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沈玉一愣,视线落在脖子上面,这身上除了手就是这脖子是露出来的,脖子上面的肤色红得一点也不正常。

    沈玉伸出了手,放在脖子上方,踌躇了半响,手背还是贴上了脖子上面。

    一贴上那滚烫得灼人的皮肤,沈玉瞬间收了手。

    静了良久之后,大概方睿也有了意识,睁开了眼睛,看到沈玉就站在他的身侧不语,调侃道:“你是不是已经在想怎么样把我给毁尸灭迹了?”

    见人清醒了,沈玉松了一口气:“我搬不动你。”

    方睿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说出来的话还是一样的放/浪:“那你可得祈祷我千万别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朕甚是心累20.心有怀疑》,方便以后阅读朕甚是心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朕甚是心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