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依赖

第31章 hapter 3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关就 书名:终身依赖

    作者有话要说:  上午贴防盗章,下午三点替换哦。大家下午来看吧。

    谎称自己是白领设计师实则是服务员的某人很快要被发现了。。。

    隔天一早五个人难得围成一桌吃早饭, 这所房子里除了徐威廉,其他人都有工作不得不早起, 本来每天必睡到日上三竿的徐威廉则是被十五从被子里拖出来的, 狗大爷才不管你是豪门少爷还是音乐才子,主人的命令大过天, 徐威廉的连连惨叫声伴着嚣张的犬吠,正式开启了全新的一天。

    徐威廉见尹光年不但不训斥十五, 还赏了它一块香肠, 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 他敢怒不敢言,只好乖乖坐在餐桌边,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神情幽怨地吃着早餐。

    尹光年姿态优雅地切着盘子里的荷包蛋,轻抬了一下眼皮:“我们几个人吃完都要去工作,你呢?今天什么打算?”

    徐威廉囫囵地吞下好几块培根, 一抬头发现所有人都在古怪地盯着他, 他怔了一下, 才明白尹光年问话的人是他。

    尹光年现在可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他的问题不能不回答。

    “啊……我……那个嘛……”大脑短路, 徐威廉磕磕巴巴地答话, 总不能坦白说自己打算趁所有人滚蛋以后再躺平补眠, 大少爷赶紧转移话题问梁暖:“暖暖你找到工作了?”

    梁暖前一晚早就跟安娜对好了台词, 所以脸不红心不跳地承认,神情间还颇为得意:“是啊,有家以前就认识的大牌工作室请我去做设计师助理, 算他们有眼光。”

    “就是啊,哎对了,暖暖你大学学的就是设计吧?那这个工作不是很对口吗?好期待你的作品哦!”安娜与梁暖一唱一和,配合地□□无缝。

    “等着吧,等姐姐红了,挖你去做当家模特。”梁暖嘴角含笑,看似神态飞扬,实则一直不敢去看尹光年,就怕自己万一露出马脚,被尹光年给发现破绽。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尹光年无疑是他们之中最聪明的那个人。

    连最没用的草包小姐都有了工作,徐威廉这回有点孤立无援的感觉,本想缄默装死,无奈尹光年还惦记他,严肃的目光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想好了吗?”

    徐威廉食不下咽,还没回话呢,大权大喇喇地替他把心里话给全倒出来了:“他能想什么啊,他就躺上床想,待会我们几个前脚走,他后脚又回去睡回笼觉,吃完睡,睡完吃,比那肥猪还能长瞟。”

    “好你个孙大权,你早上没刷牙是吧?”徐威廉脱了拖鞋就想教训多嘴的大权,无奈尹光年一个眼风杀过来,他就偃旗息鼓了。

    “我这里不收留动物。”尹光年面无表情,“威廉,你如果把自己当人,就出去找工作,我给你一星期时间。”

    衣食父母发了话,徐威廉预感到自己的米虫生活岌岌可危,愁眉苦脸:“让我上班还不如让我去死,我那么自由不羁的灵魂,再说,也不是我不想上班,实在是我出去抛头露面的话,不利于别人的家庭稳定……”

    大权忍着想呕吐的冲动,故作好奇地问:“你倒是给哥们说道说道,到底怎么个不利于别人家庭稳定了?”

    徐威廉甩了甩那好几天没洗油亮油亮的长发:“还用说吗?本少爷这一出山,多少已婚妇女哭着喊着要跟男人闹离婚啊。”

    “我说少爷,你下回卖弄风骚前能先把你的头发洗洗吗?没见你的头皮屑跟那雪花一样乱飞呢?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这辈子得天天吃你的头皮屑拌饭。 ”

    大权一边嫌弃,一边夸张地撅着肥厚的嘴唇对着空气一顿猛吹,试图把那看不见的头皮屑全吹回老家,徐威廉哪受得了被人嫌弃,也幼稚病发作,撅起嘴来试图想把孙大权吹过来的“头皮屑”吹回去,餐桌上一时之间只听得到两人拼命吹气的声音。

    梁暖本来抑郁的心情倒是被两个幼稚儿童给治愈了,浅笑着看他们耍宝,笑点低的安娜已经被逗得哈哈大笑。

    “咳咳。”尹光年沉着脸重重地咳了两声,那两个幼稚儿童终于偃旗息鼓。

    徐威廉本来还想再贫几句,扭头一看尹光年那山雨欲来的表情,打了个激灵:“哥,我错了,我马上洗头……”

    一家之主尹光年显然动气,浓眉动了动,干脆放下了刀叉,吓得徐威廉摆手改口:“不是,不是,我马上工作……哎,要不,我去地铁卖唱怎么样?”

    所谓的“语不惊人死不休”说的就是徐威廉这种没底线的人,大概是因为生来就是少爷命,所以哪怕现在自甘堕落到在红尘里打滚,他凡事也还是吊儿郎当的态度,什么不靠谱就做什么,因为心里有底气,知道自己有退路,只要不犯法,凡事都有他老爹兜着,谁让他那富豪老爸就他这么一个独苗。

    放在以前,卖艺就跟乞讨没什么区别了,徐威廉却完全不当回事儿,其他人几个人也都顾不上吃饭了,就拿看怪物的眼光看着他。

    徐威廉就享受这种被人围观的快感,越想越觉得这主意真不错,搞不好还会被群众发掘出他的才华一炮而红,忍不住嘚瑟起来:“我看中心广场地铁口那残疾小哥卖唱都戴上劳力士了,妈的,没爷爷帅,唱的也没爷爷好,凭什么他能戴劳力士楼妹子啊?爷不服!!爷爷要跟他打擂台!妹子应该是我的!掌声也应该是我的!”

    “现在是早上7点29分。”徐威廉的豪言壮语被尹光年无情打断:“也就是说,已经过了做梦的时间。”

    “噗……”餐桌上有人忍不住喷出了嘴里的牛奶,不用看也知道,是徐威廉的好兄弟孙大权。

    尹光年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见徐威廉的眼神依旧呆滞,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瞥了眼自己手腕上代表着尊贵的梵克雅宝手表,问:“怎么?你觉得这也是你的?”

    “没没没……”徐威廉把头摇成了拨浪鼓,顶着苦瓜脸卖力讨好:“年哥,以后有福同享,有妞同上,我的妞就是你的,这总行了吧……”

    “自己留着吧,我有洁癖。”

    “哈哈哈哈哈。”餐桌上其他三个人已经笑得拿不动筷子,就连本来心事重重的梁暖也被这清晨的对话给逗得乐不可支,在阳光的沐浴下一展笑颜。

    尹光年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唇角微扬,站起来准备去上班。

    众人出门前,尹光年把车从车库开出来,大权因为顺路,最近都蹭尹光年的车,俨然成了他的小跟班。在门口见到梁暖和安娜,大权摇下车窗热情地招呼:“姑娘们,上车啊,哥哥们搭你们一程。 ”

    他吆喝的时候车的主人尹光年并没有提出异议,车子在两个女孩身边稳稳停下,可见想绅士一把的不止大权一个。

    无奈梁暖铁了心要与他撇清界限,掐了一把漾着笑脸差点脱口而出“好”的安娜,冰着脸甩下三个字“不顺路”,就扯着安娜上了另一条小道。

    可怜了第一天穿高跟鞋出门的安娜,被梁暖拽的差点崴了脚。

    作为菜鸟服务员的梁暖,本以为自己会有鸡飞狗跳的一天,无奈她有一个脱线的老板标哥,所以这一天也过得很是无厘头。

    年届四十的标哥跟女友都是不婚主义者,两个胖子同居了十来年也没打算去领那张纸,自然也不想生孩子。一个教书画画开个咖啡馆专业吹牛皮,另一个则是十足工作狂,已经爬到了世界五百强中国区高层的位置,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标哥家里遵循的是女强男弱的格局。

    上班第一天,标哥这个老板也没打算给这前任VIP顾客现任服务员的梁暖立什么规矩,晾着她,懒洋洋地在小黑板上写下“老板昨晚跪了一宿搓衣板,膝盖疼,今日暂停营业。”

    标哥刚写完,抬头就见梁暖的目光正狐疑地往下飘,就气呼呼地敲了下她的脑袋:“看什么看,这你也信?”

    “标哥,你今天真不营业?”梁暖十分不解,瞅一眼外面繁华的商业圈:“你这房租不便宜吧。”

    “傻姑娘,知道饥饿营销不?那些年轻人习惯了天天来我这里自拍发朋友圈装个文艺小清新,你说她一天不装她心里得多难受?”标哥那张堆满肉的脸开始卖弄玄虚,“哥告诉你一个道理,人啊,骨子里都有种贱性,什么是贱性?那就是越容易得到的,越不晓得珍惜,就比如咱家的咖啡,哥今天就得让他们尝尝得不到的滋味。再说那些个小青年,放了个屁都要分享到朋友圈让大家闻闻余味,看着吧,你标哥明天就能火遍朋友圈,大家都得来围观我膝盖。”

    梁暖耸耸肩一笑而过,她虽然初入社会,却不代表可以被标哥三言两语就唬弄住,她从小就跟着她爸出入社交场所,他爸的社交圈里,不少叔伯都有传奇的人生经历,一个个又都是语言大师,亦真亦假让她一个小孩子分不清,每回向她爸求证,他爸总说:“把它当成一个好听的故事听过就好,凡事都要抱着三分质疑的态度,也不需羡慕别人,我们暖暖也会有与众不同的人生。”

    标哥那句“越容易得到就越不晓得珍惜”触动了梁暖心里的那个角落,她以为一辈子可以拥有挥霍的财富,转瞬就没有了,还好她那点石成金的老爸还在她身边,只是想想她爸也老了,她不能再厚着脸皮依靠他了,想到这里,梁暖打起精神,决定从今天开始做一个经济精神都独立的好女儿。

    至于独立的第一步,就先从学煮咖啡开始好了。

    整一天,伊莲咖啡馆大门紧闭,标哥耐心地教梁暖分辨咖啡豆的品种,不厌其烦地教她做咖啡,梁暖本来就聪慧,学起来很快,标哥很满意这个徒弟。

    不出他所料,他门前那张纸条频频被女顾客拍下发上了朋友圈,周边写字楼的女白领们都约好了明天要组团来给标哥送消肿药。

    中午时安娜跑过来和他们一起吃午饭,门一打开就对着大厨标哥哇哇大叫:“标标哥,不带这样的,我一走你就烧拿手意面了吼!还好我在对面大楼就闻到味了。”

    安娜把咖啡馆当自己家,标哥也没把她当外人,上来就一个铁掌劈过来,声音也是中气十足:“吃吃吃,就吃的时候想起老子的好!本店招牌意面不招待没良心的叛徒。”

    标哥还在气闷她跳槽去了对面,安娜也不是吃素的,露出伶牙俐齿的另一面:“你不给我吃,我就告诉楠楠姐你勾引了一大波女生来看你的下半身。”

    楠楠姐就是标哥好了半辈子的女朋友。

    梁暖捧腹大笑,给安娜竖起了大拇指,一边用暧昧的目光看着标哥的下面,一边对安娜说:“你别忘了跟她说,那一大波女生都喊着要来给标哥消肿。”

    “我这就发微信。”安娜作势就掏手机。

    手机下一秒就被标哥气急败坏地夺走了,可叹他在外自诩老淫棍,却败在两个外表清纯的女孩子手上,想想就郁闷至极。

    谁叫他是个一见他家胖婆娘揪眉就腿软的妻管严。

    女叛徒安娜自然留下来享用了这顿美味的午餐,标哥留法多年,厨艺精湛,因此才把老婆养的那么肥。这一餐少不了胖老板的絮絮叨叨,什么“你们现在的女孩子什么都敢说只知道欺负中年大叔”,什么“我们那个年代女孩跟白纸一样什么都不懂多美好啊”,两个女孩子嘻嘻呵呵不当回事,中年大叔只能落寞地翻翻白眼,把郁闷埋藏在食物中。

    这一天对安娜也是值得开香槟庆祝的全新的一天,这一天她跟方文修医生说了十五句话,他还夸她今天很漂亮,鼓励她好好干,他迷人的笑容还有专注的眼神轻而易举地冲昏了安娜的头脑,因为爱的力量,那些繁琐的医学术语也不是那么难记了。

    这一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方文修的女友也来了,这个神态高傲的女孩子一见新来的前台姑娘就是对面咖啡馆的女招待,当即脸就沉下来,扭头就进了方文修的办公室,因为她那不太善意的眼神,安娜的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所以一午休就跑出来找梁暖。

    “你紧张什么?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傻姑娘!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你很危险,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很优秀你造吗?”

    安娜苦着脸:“我听不懂。”

    梁暖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敢听懂。”

    安娜萎靡:“我只知道我的准老板娘是个醋坛子,虽然我是花痴方医生没错,可是我当然知道癞□□是不应该想着吃天鹅肉的道理啊,何苦为难我这个打工仔嘛。”

    “你难道不知道你看着那个姓方的小白脸的时候,就是一脸‘我好馋好想吃你’的表情?”梁暖翻着白眼说实话。

    “有……有吗?有那么明显吗?”安娜受了不小的惊吓,红着脸站起来去找镜子,匆忙中甚至撞歪了桌子。

    她们的对话也不忌讳标哥在场,标哥见安娜鬼叫连连,到底还是心疼她,问梁暖:“她胆子那么小,你干嘛戳穿她,以后还让人家怎么好好暗恋?”

    “我现在有点后悔让安娜去那里上班了。”梁暖的眼神显得有些忧郁,“暗恋是慢性癌症,迟早有一天会伤到她的。”

    标哥乐呵呵的浑不在意:“年轻就该多去折腾,你替她怕什么?”

    “人性本贪啊。”梁暖脱口而出她爸的口头禅,“就拿安娜来说,今天还只是想离他近点看看他就好,明天呢,忍不住对他嘘寒问暖,后天,开始想这个人这么好,为什么却不是我的?”

    “完了完了。”梁暖扒着头发越想越悲观,“我已经能想象到她被嫉妒折磨成怨妇的样子了,那……太不美了啊。”

    她神经质地抓住标哥的手,面带殷切:“标标哥,你给安娜加工资,让她回来干吧!回头是岸啊!我们不能见死不救的啊!”

    “不要乱吃人家豆腐好伐。”标哥夸张地抽回了自己肥嘟嘟的手,嫌弃地搓了搓,尔后露出了只有资本家才拥有的狡诈笑容,“我不,我等着她成了可怜的怨妇,降薪求我收留的那一天。”

    梁暖嘴角抽了抽,算是深切体会到,天下资本家都是一般黑。

    下午下班两个人为了庆祝入职第一天,跑去超市买了一堆好吃的回去,到家的时候跟下车的尹光年撞上,三个人前后脚进屋。

    梁暖下了班就换回了出门时的OL套装,看上去漂亮精练,谁都不会相信她其实只是个咖啡馆女招待,她也自信能骗过所有人。

    进屋脱了高跟鞋弯腰换好了拖鞋,她一直起身就见身旁的尹光年面带迟疑地望着她,她的大脑警铃大作,心里反复想着是不是哪里露出了马脚被他发觉了。

    “今天工作顺利吗?”他温声问。

    “让你失望了,顺利的不得了。”

    听出她刻意的挑衅,尹光年不再多问,随后拎过她们的购物袋,就迈步进了客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终身依赖第31章 hapter 31》,方便以后阅读终身依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终身依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