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

第10章 走阴婆(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墨青衣 书名: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

    ‘楚妙璃’的那一声“娘”就仿佛触动了茅家娘子身体里的哪根神经一般,让她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原本一直处于浑噩状态的大脑也前所未有的变得清明起来。

    “是小花儿……是我家小花儿的声音……我听得出她的声音……我能听得出她的声音……”

    一直规行矩步,任由楚妙璃施为的茅家娘子,突然像疯了似的,从她所坐的地方鱼跃而起,朝着楚妙璃的方向疾扑而去。

    俗话说的好,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

    同样被楚妙璃那一声“娘”震得不轻的围观者们见此情形,赶忙手脚并用的将茅家娘子又重新给硬拽了回来。

    一些惯常与她打交道的妇人更是语无伦次的劝说着她,让她千万别胡来,别惊走了她好不容易借着阴姥上身的苦命闺女。

    她们一面说还一面用充满敬畏和震撼的眼神偷瞄楚妙璃。

    显然,她们是彻底地被楚妙璃这种一言不合就请魂上身的举动给惊吓到了。

    要知道,这走阴人也分三六九等。

    替鬼传话的和直接请魂附身的,简直就如同天壤之别一般,压根就没有丝毫可比性。

    由于楚妙璃打破常规,主动现身于人前的缘故,在场围观的吃瓜群众对她——并不像其他的阴姥一样信任,相反心中还充满了质疑。

    若非如此,那姓王的店铺老板,也不会让小伙计把找女儿找得整个人都有些疯疯癫癫的茅家娘子给硬拽过来做小白鼠了。

    不过这样的念头,在此时此刻彻底的化为乌有了。

    毕竟,他们就算再脸大,也不会愚蠢到把一位能够成功请魂上身的阴姥当骗子一样看待。

    而他们之所以没有继续质疑楚妙璃是不是在用口技模拟那小花儿的声音哄骗大家,是因为茅家娘子母女俩的口音相较于本地人而言,颇有特色。

    茅家娘子从前和丈夫还有女儿生活在一个叫潞由的遥远小县城里,若非因为茅家娘子的丈夫意外离世,她们母女俩个根本就不可能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投奔亲戚。

    常言道,乡音最是难改。

    尽管茅家娘子母女俩个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她们的口音,依然带着几分潞由话的味道。

    恰巧,这潞由话又十分的拗口难学,在场众人可不信楚妙璃能够无师自通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然学会潞由话,并借此来糊弄他们。

    当然,除了这个缘由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的就是此时此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走阴姥姥虽然表面瞧着还是一副白发苍苍,垂垂老矣的模样,可实际上,不论是她那双仿佛会说话的悲凉眼睛还是那带着几分轻颤的宛若黄莺出谷一样的声音,都在无时不刻的告诉着在场所有人——这是一个少女,一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在韶华之年突然枉死的少女。

    经过大家一通七嘴八舌的解说,茅家娘子总算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冲动举止险些害了好不容易借了阴姥身来与自己相会的女儿。

    不知道该怎样弥补自己错误的她双膝一弯就要跪倒在地上给阴姥赔罪,一直都在旁边乖巧做隐形人的毅哥儿见此情形连忙面色大变地用小孩子特有的奶腔急嚷了一句:“不能跪!”

    而知道他跟着阴姥一起过来摆摊的围观众人连忙将一脸诚惶诚恐的茅家娘子硬拽了起来。

    从小就备受祖母熏陶的毅哥儿见大家把注意力都投注到他身上以后,浑身条件反射的就有些紧张,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努力地摆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小大人似的对茅家娘子以及周遭众人解释道:“现在坐在这里的这个人,虽然表面上看着是我的奶奶,可实际上,她却已经是茅家娘子的女儿了。在我们玄门一道上,父拜子、母拜女,那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毅哥儿可不想自己的祖母因为这样荒谬的——完全可以避免的——原因而受到天道的惩戒。

    被刚刚毅哥儿那一声大喝惊吓得脸色都变了的众人在听了他的解说后,几乎不约而同的在脸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而因为楚妙璃刚才的那一声呼唤,而脑子越发显得清明的茅家娘子也彻底打消了向楚妙璃跪拜的念头,老老实实地按照楚妙璃刚才的吩咐,继续在楚妙璃的对面坐了下来。

    由于刚才茅家娘子的那一通折腾,已经把头抬起来的楚妙璃又再一次的把头给低下去了。

    完全不知道面对此情此景该如何施为的众人连忙把求助的眼神再次望向毅哥儿。

    希望能够从他这里得到点什么补救之法。

    所幸,毅哥儿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自幼都被楚妙璃附身的这具躯壳的原主人当做未来继承人培养的毅哥儿一看大家那充满求助意味的眼神,就自动自发地再次对他们开口说道:“茅家娘子的女儿虽然已经不是人了,可她归根究底,是我奶奶用茅家娘子的九滴眉心血为引,成功召唤过来的,因此,茅家娘子只需按照我奶奶刚才的吩咐,再唤她一回也就是了!”

    毅哥儿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长松了一口气。

    茅家娘子更是迫不及待地又一次唤起了自己女儿的名字。

    果不其然,在她连唤三声后,‘楚妙璃’再次抬起了自己的头颅。

    一双充满着哀凉和悲愤的眼睛再一次锁定在了茅家娘子的身上。

    费尽千辛万苦,求子多年,好不容易才盼来这样一个女儿的茅家娘子当然不会因为女儿做了鬼就害怕恐惧对方。

    当‘楚妙璃’再次对着她用充满哀伤的语气唤了她一声“娘”以后,她的眼泪,就如同倾盆大雨一样,再次汹涌而出。

    “娘在!娘在这儿!”

    茅家娘子强忍住胸腔里那宛若撕心裂肺一般的剧痛,目不转睛地与自己的女儿对望着,一字一顿的,用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问她的小花儿:到底是谁害了她!她的尸体又在哪里!

    因为再次见到女儿而神智越发变得清明的茅家娘子知道,由于她刚才的冒失举动,她已经浪费了许多与女儿相处的时间,为了尽快弄清楚女儿到底是因何而死,尸身又在哪里,她只能强忍住满腔的不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放到查找真凶上面来。

    茅家娘子的询问成功的让‘楚妙璃’,也就是小花儿的眼睛变得血红一片。

    她同样用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愤懑难平地说道:“娘,是隔壁村长家的二小子杀了我!那天他娘让他到咱们家里来取您帮他们家做的衣裳,他正巧看到了刚刚从澡堂子里出来的我……骤起贼心……意图对我不轨……我自是不从,被他硬生生扼死在咱们家门前的那口池塘里!”

    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出血泪的‘楚妙璃’在茅家娘子痛不欲生的呜咽注视中,继续用充满控诉和仇恨的语气说道:“他为了避免我的尸体浮上来,特地在我身上绑了好几块大石头,娘……石头好重……池塘里面好黑啊,我什么都看不见啊!我好害怕呀!娘!你快去救救我!你快去救救我啊!”

    哪怕是没了父亲,也一直被母亲捧在掌心里疼爱的‘楚妙璃’彻底失控了!

    她声嘶力竭地冲着茅家娘子大声哭喊着,求救着,那凄厉无比的声音,那悲愤痛苦的眼神,让周遭的人瞧了,也忍不住为之淌下热泪。

    总算弄清楚女儿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彻底离开了自己的茅家娘子差点没就这么活活哭厥过去!

    她用力抓着自己的衣襟,痛哭流涕地对女儿迭声保证道:“你放心吧小花儿,娘会救你的!娘会给你报仇雪恨的!”

    得到母亲肯定答复的‘楚妙璃’在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开心的表情又道:“娘,时间到了,我要走了,你今天请的这位阴姥姥很有本事,在我彻底消除怨气投胎以前,你要是还想见我的话,记得也找她!”

    哭得浑身都在止不住抽搐的茅家娘子用力点头,同时在心里暗暗发誓,绝不能再像现在这样颓废下去了!

    她要努力挣钱!她要让仇人绳之以法!她要让她的女儿能够毫无挂碍的去投胎转世!

    在茅家娘子的拼命点头中,‘楚妙璃’缓缓的在众目睽睽之下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等到她再次睁开的时候,那属于少女所特有的鲜活已经从她的眸底消散殆尽。

    她很是坦然的看着双眼红肿不堪的茅家娘子对她重重磕头,然后目送着对方跌跌撞撞地冲着衙门所在的方向疾奔而去。

    她知道,对方这是要去击鼓鸣冤,这是要让恶人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生平头一次走阴就遇上了一桩命案的楚妙璃还来不及细思刚才那玄而又玄的感觉,就被围在周边的一大堆人给争先恐后的包围了。

    他们都想要让楚妙璃给他们走一回阴,让他们也见见自己往生的家人。

    特别是那支使伙计拽来了茅家娘子的王老板,他借着还没为茅家娘子付款为由,当仁不让地排在了第一位。

    此时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对方此举是多么奸诈的大家赶忙要多懊恼就有多懊恼的一叠声谴责对方。

    不想,王老板却厚着脸皮对楚妙璃恭维连连的表示他这是慧眼识珠,早就料想到楚阴姥必然是一位胸藏沟壑的走阴人,要不然也不会对他们刚才的冒犯宽宥以待,甚至还主动向他们证明她的能耐。

    已经成为楚妙璃忠实拥趸的王老板在说到这里的时候,更是再次毕恭毕敬地为自己刚才的试探行为向楚妙璃表示了深刻的反省,并且迫不及待地恳请楚妙璃再行一番慈悲,也让他见见自己已经去世多年的父母。

    还有一个小孙子兼攻略对象要养的楚妙璃刚要开口答应,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就毫无预兆的朝着她的脸上猛扇过来。

    眼中厉光一闪的楚妙璃下意识地把头一仰,就瞧见一个满脸横肉,目露凶光的女人正张牙舞爪地冲着她猛扑过来。

    边扑还边骂骂咧咧地冲着楚妙璃一叠声地叫嚣着:“你这老婆子还真是死不悔改!都被自己亲儿子用装神弄鬼的理由赶出家门了!居然还在这里厚颜无耻的行这招摇撞骗之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第10章 走阴婆(5)》,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香火成神攻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